第一百三九章 风寒-君妻-赛车比赛游戏网
君妻

第一百三九章 风寒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一语既出,四下皆惊。

    谁也没有想到一位在九重宫阙里的金枝玉叶,会和常年生活在塞北边关的封疆大吏有交集,二者委实相距太过遥远了。

    不过一想去年夏魏康曾远赴京城,又联系重华长公主今日种种友善,众人惊讶过后,各自不约了然,想来去年魏康上京后确实曾救过重华长公主,今日重华长公主才会如此待魏家一众人。

    众人心里有了猜测,不免好奇魏康如何救了身处深宫之中的重华长公主,奈何魏家乃施救的一方,自不可能去问被救一方,无故落个挟恩之名。遑论这番救命之恩所太过突然,加以重华长公主今夕身份不同,便是孔颜因着前世之故多有好奇,也断不可能贸然询问此事的前因后果。

    如此,不管当场魏府的一众人如何惊讶好奇,孔颜只是一派谦和的以“臣子本分”应了重华长公主的话,然后一切如常地安排重华长公主入住魏府。

    常君为臣纲,重华长公主虽仅是一介公主,却代表大周齐氏王朝的威仪,即使客居臣子府邸,也当居住一府正院。

    这些对孔颜而倒是便宜。

    当初因为陈氏走时场面实在惊心,又见魏康没有搬入正院的意思,孔颜索性将正院一直空落下来。如今重华长公主这一凤驾到,也不用专门腾出地儿来,直接就能布置了让重华长公主入住。加上正院是魏府最大的院子,虽也只是一个二进的院子,却可以不算入第二进的五间正房,拥拥挤挤地还是可以住下近一百人,正好够了重华长公主身边伺候的宫人人住。至于另陪嫁的一千号人自然不能一齐入住魏府,早由魏康差人安排到郊外的几处大庄子上,也就用不上孔颜费心他们后面半月的衣食起居。

    是以,不论重华长公主的语引起了多少惊讶的涟漪,却总算妥妥当当地迎接了凤驾。孔颜当下松了一口气,向端坐中堂之上的重华长公主告辞道:“长公主一路舟车劳顿,臣妇等人就不再打扰,等长公主殿下凤体安康之后。再为长公主殿下接风洗尘。”

    重华长公主居高临下的瞥过堂下躬身告退的魏家妯娌三人,看着她们脸上至今未缓和过来的苍白脸色,目光越温和,轻轻看向孔颜,一张肌肤微丰的芙蓉面,即使已冻得血色尽失,却反倒添了一丝楚楚风韵,望之不禁心生怜惜,果然姿容之盛已非两年前可比。

    她的目光微微一垂,似为孔颜妯娌三人受冻而心怀歉意。只听她关切的颔道:“看颜妹妹和两位夫人脸色似乎不佳,你们且向回罢,本宫自行即可。”说时又打量了下,便是轻声一叹,“真是受本宫所累。可千万别受凉了,不然就算你们不怪,本宫自己也心难安。”

    孔颜并付氏、李燕飞一共妯娌三人,虽不如重华长公主身份尊贵,却也是没吃过半点苦的大家女子,这样冒着风雪深深等了一个多时辰,即使碍于君臣之别不表。心里多少是会有些绪。

    但是,见重华长公主屡次表示歉意,又一来就释出了友好,心里的绪自然去了大半,更为重要的是现在浑身上下冻得难受,盼得就是重华长公主让离开的话。心里哪还有其它的想法,只忙不迭起身应退,然后匆匆出了正院,各自坐了步辇而去。

    正如每年农历十月一日开炉取暖,到了每年的农历二月二。屋里
好色家族的秘密吧
则要奉了地炕炉子。孔颜没想到今年是一个倒春寒,只考虑到重华长公主要来,就只留了正院一处还拢着地炕。当时恭迎重华长公主进正院时,觉得一进屋子就有暖气往脸上扑,将在外冻了一个多时辰的寒气褪了去,心下还暗道舒服,不想这一冷回暖后再到天寒地冻的外面一走,竟是比先前二门处候驾时还冷。

    其时一阵冷风吹来,才替换了棉布的锦缎轿帷猎猎一飞,冷风就立时往身上一吹,孔颜再是忍不住得深深打了一个寒噤,并隐隐竟还听得牙齿嗑咯的声音,心下忙道一声不好,手上也不闲得从袖笼拿出一条绢子,赶紧往鼻息下一抹,却是有些许的清鼻涕。

    等步辇到了二房的院门口,孔颜感觉已经是有些头重。

    是英子搀扶着孔颜下地的,立时感觉手上重量多了些,再一看孔颜竟醉酒般红了脸,顿时唬了一跳,叫道:“夫人,您看着不好!一会,定要请了张大夫来看!”

    英子声音不小,冯嬷嬷本就担心孔颜等久了受寒,她在上房屋子里一听到英子的声音,连忙三步并两步地直奔出来,见真是英子一脸焦急的抚着孔颜回来,她忙一把将中堂的帘子高高打起,一面张罗院子里的小丫头去厨房备姜汤来,一面对孔颜道:“夫人,可有哪里不舒服?马上就让张大夫过来,您快些进屋了来!”

    孔颜看着冯嬷嬷一脸的操心焦急,她想着自己一贯身体康泰,来凉州两年了,也就来时路上病了一次,这还是她前世今生两辈子屈指可数的一次生病,如此虽知自己多半是受了一些凉,但必然喝碗姜汤出一身汗就过去了,于是一边解颈口的络子,一边宽慰道:“嬷嬷,我身子一向不错,无碍的!”

    话未说完,英子已“呀”了一声,当下把孔颜宽下的大氅往身边的丫头怀里一塞,连忙就去握住孔颜的手,脸色却顿时一变,“夫人的手怎么这般烫!?”

    烫么?

    孔颜倒是没有感觉,她这会儿只想躺上床睡上一阵,也不大有精神想说话,遂也不答声,只将力气留在一双脚上,将鹿皮靴上的积雪在中堂门外的地毡上踏下,见大约不会踩脏了屋子里的地砖,这才在冯嬷嬷和英子的焦急中一路进了中堂,到西外间的炕上坐下。

    虽因着以往的经历,对自己受寒不大看重,但到底怕过了病气给天佑,也不顾天佑这个小家伙的依赖,径自让素娘抱了天佑回厢房去,而后就了一碗热腾腾地姜汤,感觉周身跟着暖和了回来,她吁了口气道:“这下好多了,张大夫就别请了,不然让长公主殿下知道了却是不好,再说四夫人今日也受了寒,怕张大夫还在那里罢。”

    这样一番话交代完,孔颜也不强撑了,草草了事的盥漱过后,也不补用中饭一顿,径直去了里间屋子里睡下,临睡前还想着晚间问魏康救重华长公主之事,却不想这一睡根本起不来,竟然真是染上风寒。

    ****

    ps:话说俺也感冒了,整整昏睡了两天,感觉要起来了,不能再睡了,却起不来,睁不开眼睛,太困了。虽然难受,但是今晚起来时一称,廋了五斤,忽然觉得因祸得福,咳咳。归正传,调整好了,从今天开始,会每天都更新。

    今天先这点,实在饿了,想吃东西,没法再写了,见谅!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