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八章 新生-君妻-赛车比赛游戏网
君妻

第一百四十八章 新生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baidu_clb_fillslot(”892774”);

    只有她能救了?

    孔颜心下无声一笑,果然一如前世般,在需要做选择下,血脉相连的姐妹也不过如此,即使今生自己给了诸多庇护。

    不过这样也好,此次事后,她也算无愧父亲了,无愧为孔家了。

    “哦?”孔颜听到自己的声音问道:“怎样救你?”

    听到孔颜接下了话,孔欣心下一喜,果然不枉她今日冒险出行,连忙说道:“大姐,其实您的一片拳拳之心,欣儿是知道的,只是刚才一时心切才对大姐口不择,其实大姐先前说是可行的,不过……”话略一停,不觉想到这两年来孔颜的帮衬,尤其是近一年的明里暗里维护,她不觉犹豫了下去,攥着孔颜青缎披风的手紧了一紧,感到手中质的柔软顺滑的青缎,孔颜河西节度使夫人的尊荣,李燕飞和李家的咄咄逼人,仿若掠光浮影一般在脑海交错,迫她终是抬头看向孔颜继续说道:“孩子却不能在这里不明不白的出生!欣儿被李燕飞抢了三夫人的名头没关系,可欣儿不能让腹中的孩子应有的名分也让了啊!”

    “所以,只要大姐将今日的安排地点换成府中即可!”孔欣深吸口气,向孔颜露出急切的笑容,“其实欣儿也害怕坠了父亲和孔家的名声,按着大姐想的现在对外称我已平安生产,这样还在十个月上,也不会背了那污名。再则这事到底有几分没底气,若能安排在府里,不仅孩子能更名正顺,也不容易引起他人怀疑。大姐你想,谁会想到众目睽睽之下,我们会在府里瞒天过海呢?”

    一口气说完,孔欣松了口气,却久不等孔颜回应,她心中顿时不安,忙又小心翼翼地唤道:“大姐,怎么了?欣儿可是哪里说得不妥?”

    合合理,哪有不妥?

    甚至完美得不似突而至的急智,而是久经计划的妙计。

    孔颜的眼中越来越冷,最后一丝源于父亲的血脉顾忌也消失殆尽。

    孔欣却一语甫落,又道一语,“大姐是担心府中守卫森严,容易被现么?”说着越觉得可能,这便就着此话劝道:“大姐,此地驻守的护卫不是周副将么?你在此都让了周副将知道,在府中让他知道了又何妨?若是大姐顾忌大嫂和李燕飞更是不用,府中三千护卫都是大姐和姐夫的人,不说大嫂她们难以得知真相,就是前衙上差的官员也别想探知后府丝毫!”

    字字句句都是安全无虞,当真是拿她作无知小儿!

    孔颜却不怒反笑,只看着匍匐脚下的孔欣,一字一句缓缓说道:“若是被前衙的官员现了呢?你可想过我的处境?想过孔家和父亲的声誉?”

    孔欣闻一怔,蓦然想到让她引以为傲的孔家,想到自幼被教诲的家族为重,还有生她养她的父亲,她脸上的笑容忽然有几分苍白,口中却依旧如初道:“怎么可能被现,大姐你想太多了!”说完浓密的眼睫微微一垂,复又掀起,目光坚定的看着孔颜,“就算被现了,欣儿也一力承当,绝不连累大姐!”

    “一力承当?”
嫂子合集帖吧


    孔颜轻笑出声,在孔欣惊诧的目光下,拂开孔欣覆在膝上的手,任英子搀扶着缓缓起身道:“是让我一力承当罢。”

    孔欣怔愣,忙又辩解道:“大姐……不,怎么会……”

    孔颜置若罔闻,语不停歇的兀自说道:“凉州乃至河西谁不知道,魏家二房和三房不睦,为了节度使之为争得头破血流。只怕我前脚才安排了稳婆和婴儿进府,后脚就会有李大人率官员当场揭我祸害三房血脉,或者混淆魏家血脉。”说到这里,目光望向吐蕃的反向,“夫家从父,到时再一传我是受二爷指示,不说我可会成为阶下囚,二爷篡夺父位的污名必然会再度掀起,引起军心动摇。后方不稳,远在有血海深仇之地的二爷无疑更加孤立无援,若魏湛再狠一点,和吐蕃王勾结暗中取了二爷的性命,而河西因为二爷大位名不正不顺,又有多少人会去追究,想必大多人只会认定魏湛才是最名正顺的继承人,也是唯一的继承人罢。”

    孔欣没想到孔颜会一道破所有,她心下大乱,连连摇头不迭,慌乱地矢口否认,“怎么会?就算被人当场撞破,可那时欣儿腹中还怀着……”

    孔颜回看向孔欣,断然打断道:“舍不得孩子套不得狼,魏湛许你魏家三房的嫡长子必有你所出,而且还告诉你事成之后会为你请封节度使夫人之位。当然你不一定会相信魏湛的许诺,但是哪怕为了坐稳你魏家四夫人的位子,你也必须应下,因为在这里你无依无靠,只能依附魏湛,何况万一真如魏湛许诺,你就可以稳压李燕飞一筹,还能成为河西节度使夫人了。”

    孔欣这一次彻底地僵住了,被孔颜全然中的话震住,楚楚可怜的脸上终于破裂,她难以置信的盯着孔颜,仿佛突然间不认识眼前之人,目光陌生而骇然。

    孔颜见孔欣这样看着自己,她心下一默,看来是自己不愿沾这些阴私,甚至一而再地心软出手相护,才让孔欣、让其背后的所有人欺她至此。

    可是却错算了她一项,她固然会为她的家族有所折损,甚至不息去主动涉及阴私,不折手段地用尽一切,可她同样还是一个母亲,为了她的孩子,她亦能如此!

    孔颜看着瘫软在地上的孔欣,她不再多费唇舌,直接冷声道:“现在你只有两条路可选,要么今日在此平安生产、坐月子,要么产下一子后身亡!”冰冷不含一丝感的声音,前世今生两辈子已不曾听到过,当话音入耳,方知她也有这样一天。

    孔欣也未料到孔颜会有这样话语深寒的一天,眼中的骇然遍及满脸,身上不可抑制地簌簌颤抖,不知是功败垂成的失望愤怒,还是被那一句产后身亡的害怕,她惨然一笑,隐有几分绝望之色,只是似含笑的弯眸中却迸出了针尖似的寒芒,“大姐,这次你赢了!”

    是夜子时,轰隆一声,大雨倾盆。

    一声清亮的婴儿哭声划破漆黑的雨夜。

    魏府四夫人于凉州城南郊别庄产下龙凤胎。

    ****rs

    baidu_clb_fillslot(”957512”);。.。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