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渐愈-君妻-赛车比赛游戏网
君妻

第五十四章 渐愈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魏康的突然出声,让孔颜有些无措。

    她素来被赞灵巧敏慧,自十三岁参加京中名媛齐聚的七夕“巧女会”伊始,便蝉联三届斗巧魁,一手五彩丝穿九尾针让众多闺秀都望尘莫及,不想今日会被一个除尘洗帕弄得手忙脚乱,本就气馁羞恼,却还被屡次欺辱她的魏康撞了个正着。

    抹布慌乱的掉入污水盆里,孔颜顿时少了往日的从容,她忙转身问道:“吵醒你了?”话音未落,又解释道:“我女红其实很好,敬茶时给夫人的绣鞋就是我一个人做的,还有父亲走时——”

    一语未完,声音嘎然而止,孔颜仿佛一下子被人扼住了喉咙似的,人连声音一起僵愣了。

    暮色夕阳,屋影红彤,大片大片地笼罩着过来,孔颜脸似火烧,身影掩在血色残阳之中。

    满目红霞,一室静谧。

    良久,终于有个声音打破沉默,只听魏康从鼻腔哼了一声道:“哦,是么?”

    连日的咳嗽让魏康的嗓音格外低沉而沙哑,哼出的尾音微微上扬,似乎在空气中打了一个圈儿,方像一尾轻羽缓缓飘落,落在心田,酥麻痒。

    这声一出,两人皆有一怔。

    魏康目光微暗,无心插柳,却柳成荫。

    在大事既定后的轻松之下,在孔颜竟愿挽袖除尘之下,他脑海中不禁浮现出孔颜的青涩无状,惊慌失措得任他搓圆捏扁不懂应对,一如刚才的慌张样子——她不懂如何与男子相处!

    魏康目中闪过一束清亮的幽光。

    不过当下他也无心思,去深想孔颜与她的不同,心下只有一个年轻男人的感官,他被自己无意勾起了一月前被打断之事。

    然,年轻力壮的气血刚是翻涌,他立时忍不住的猛咳起来,胸口随之传来剧烈疼痛。

    孔颜正一怔之下瞪大眼睛。满心的不可思议:魏康一向一本正经,就是床帏上也无那满口荒诞之,现在怎会出调戏?还是床帏上才会出的那种声音!?想到又是床帏又是调戏,她刷地涨红了脸。心下又气又怒,暗自恼道:男人果真都是色令智昏的物什,都快重伤身亡了,居然还能满脑子的污秽之事!不过心头是骂得很,却到底面浅脸薄,终究是反驳不出,正不知如何是好,忽听魏康一阵猛咳,眼睛一亮,转身一鼓作气端起水盆。大义凛然道:“二爷,伤得这样重就好生静养,妾身也不打搅了!”说罢,竟不同起先双臂无力端水盆的样子,仿佛突然天降神力。端着手盆就如脚下生风般地出了屋子。

    听着隐约有几分切齿的“静养”二字,魏康微怔,旋即嘴角一勾,看来不是一个木头美人。

    念头一起,便想到自己对孔颜这样美人的所有权——如今金贵的美人已在手,其余的……

    魏康目光骤然一深,口中再次咳出一丝血迹。随着他唇间的笑意掠起嗜血的锋芒。

    只是到底病体不支,而在有了孔颜居然挽袖做脏活之后,魏康心知孔颜必是会仔细他周围的一切,便顺从自己的伤势昏沉的睡过去。

  
偷偷摸摸疼坏你全文阅读
  孔颜也确实如魏康预计的,除了这一晚躲着没有过来,只等了子时众人将院子收拾妥当。她兀自在西次间沐浴后累极睡去,但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孔颜却堪为一个贴身婢女般照料起魏康的饮食起居。

    虽然这并非孔颜所愿,却无奈现实况迫人。

    自孔颜带了一院子女眷住下,王大一个外男当然不能同住。当晚就和张大夫搬去同军医一起住下。

    如此之下,照顾魏康的事自然落在了孔颜身上,毕竟一院子就六七个人,不能让粗使的到上房伺候,也没得让英子、宝珠去给魏康擦身换药,而她这个做妻子的袖手旁观。尤其还有隔壁院子头魏成妾室柳姨娘在一旁比照着,她自是得亲力亲为的照料下去了,并在来沙洲的第二天,因着张大夫和军医一起对她道:“二爷晚上离不开人,少夫人与其在西次间就寝,不如就留在东次间近身伺候着便宜。”这样在众人都认为应该由她近身看护魏康下,她还有何好说?只好贴身照顾不说,还得绊倒搬到了南窗的炕上,每晚和魏康一炕一床的相对入眠,以便随时侍候。

    其实,这样的伺候在大户之家并不少见,比如祖母病重,孝子贤孙在床榻下日夜伺候汤药,或丈夫有疾时,妻子这般照料。

    孔颜虽知有例可循,可她还是不免委屈,不过试问天下有哪一出嫁的高门女子,在这样简陋的环境中像丫头一样伺候人,心里能舒坦了?

    再见魏康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她又是没伺候过人的生手,总会弄出些不灵巧的事儿来,于是每每弄得满腹怨气,可从小的教诲与这多人看着之下,却只能忍着,低头做一派恭顺贤良的模样,心中却将所有《女则》、《女诫》之类的书咬牙默背,这才终于缓了过去。

    又《史记?管晏列传》云: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

    孔颜虽然不缺衣短食,但她自认为眼下的境况与之相差无几,所以她才会服侍魏康半月之后就得心应手起来,到了后来对这个贴身丫头的活计竟然完全接受了。

    比如,她陪嫁的灶房嬷嬷改式该样的做各类吃食,她就一一送到魏康嘴边而不漏下一毫半屑。或是沙州夏热,又无冰块消暑,不到半日便是一身汗,她又是喜洁的性子,便每日早晚给魏康净面洗头擦身青盐擦牙,到了后来,连着英子、宝珠两人也渐好意思捧着盥洗之物在旁候打下手了。

    可以说,她是从头到尾将一个妻子能做的全做了,只除了如厕出恭等事。而这也是她最庆幸的,不知可是魏康亦觉不妥,入夜之后他从无这些事,只有每日白天王大来了才有这等需求。

    此般日复一日,在孔颜全心全意地伺候之下,魏康终于渡过了一月危险期。

    孔颜自内心的松了口气,却忘了一件事: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

    ps:不是字少,而是这刚好告一段落,所以见谅哈。另外,如常感谢的打赏,还有让俺有些惊喜的js79两票粉红支持!

    明天一章赶早见!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