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用冷水把她泼醒-冷少霸爱:亿万老公-赛车比赛游戏网
冷少霸爱:亿万老公

第155章 用冷水把她泼醒

  他们苏家好歹已经挤进世界五百强了,虽然排在末尾,但已经是很多企业无法仰望的高度了,说一夜之间倒闭怎么可能!

  但是女儿的话她从来没有质疑过,更何况这些年她一直在国外发展对方家了解的比较多,如果方家真的打击苏家,就算不会一夜倒闭,估计也要受到重创。

  想到这里王丽君突然有些后悔刚刚去方家闹事了,也不知道他们会不会记仇!

  都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虽然方家欺人太甚,但是她也不应该因为一时冲动而毁了苏家。

  “妈,苏暖暖呢?她现在在哪里?”

  “在后院的杂物间关着,饿了她几天现在应该老实了,看我过两天怎么收拾她!”王丽君提起苏暖暖又想起了在方家受的羞辱。

  “妈,你不是说要帮我修理她,还说让她也尝尝我曾经吃的苦,你有没有让人去轮了她,我没好日子过那个贱人也休想好过!”苏宝贝提起苏暖暖恨得双眼喷火。

  王丽君正想说苏暖暖坏了方慕瑾孩子的事情,但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女儿最近接二连三受到打击,如果现在又告诉她苏暖暖怀孕了不是给她心里添堵吗?

  还是先不告诉她了,走一步算一步吧!

  其实现在王丽君也在骑驴看唱本走着瞧,想要杀了苏暖暖来解气又不太现实,毕竟杀人是要偿命的,她可不想为了一个贱人搭上一条命,但是要放了她更不可能,那样就太便宜她了。

  可是想要好好教训教训她吧,她现在又不太清楚方慕瑾到底知不知道孩子的事情,又对这个孩子的重视程度,如果教训的狠了把孩子折腾没了,惹怒了方家那苏家也别想好过。

  所以现在她只能把苏暖暖关起来不打不骂,又想出口恶气,最好的办法就是精神折磨。

  “妈,你在想什么?我问你话呢?”苏宝贝皱眉。

  “嗯?啊?哦哦哦,教训了,那个小贱人就是欠收拾能不教训吗,她可比你凄惨一千倍一万倍!”

  苏宝贝听着母亲的话,这才好受了一点点,只能让苏暖暖过的比她惨,她才觉得世界是公平的。

  “宝贝,你好好休息,妈妈回家处理一点事情,等两天后看我怎么收拾那个贱人!”

  “好!”

  王丽君回到家后立刻吩咐佣人给苏暖暖送去了清淡的米粥,这对饿了几天的人来说简直就是救命良药,吃大鱼大肉反而会要了她的命。

  现在还不是要命的时候,还有一场好戏等她欣赏呢。

  杂物间的门被打开,苏暖暖三天只喝过几口水几乎到了死亡的边缘,现在已经陷入了恍惚和昏迷。

  “喂喂喂,醒醒,饭给你放地上了,饿了自己吃!”只见那人放下一个小瓷碗便离开了。

  苏暖暖艰难的睁开眼睛,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她绝对不可以饿死,死了就什么希望都没有了,之前受的苦和难也白受了。

  只见她没力气坐起来,只能在地上慢慢的爬着,爬到门口就着碗边一点一点的喝着米汤。

  平时不觉得一碗米汤有什么珍贵的,但是对于一个快饿死的人来说,一碗米汤就是这么神奇,刚刚她还只能在地上爬,两小时后苏暖暖就能走能动了,虽然不是生龙活虎但至少不是快死之人了。

  到了第二天,苏家开始有人给她送饭一天三顿米汤,虽然清淡寡味但对苏暖暖来说已经比前些天好太多了。

  也不知道王丽君准备把管多久,从出事到现在已经四天了,她已经被关在这里四天了,方慕瑾大概以后都不想再见她了,所以也不会在乎她去了哪里,更不会在乎她的死活。

  这一次她好像真的死到临头了,苏暖暖胡思乱想着眼皮变得越来越重越来越重,很快便陷入了沉睡。

  到了后半夜的时候,杂物间来了两个人将她抬到一辆不起眼的小轿车上,然后汽车向着一个偏僻的方向快速驶去。

  “夫人,人带到了!”到了目的地后,两人搀扶着昏迷不醒的苏暖暖到了一间房中。

  王丽君看着苏暖暖眼上蒙着黑布昏迷不醒的耷拉着脑袋,只见她伸手捏着苏暖暖的下巴,嘴角扬起一抹冷笑,语气讽刺玩味的说道:“暂且让你睡一会儿,希望半小时后你还能睡得着!”

  “把她扔在地上,用冷水把她泼醒!”

  “是!”

  就在这时门外响起了高跟鞋敲击地板的声音,只见苏宝贝穿着厚厚的羽绒服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走了进来。

  “妈,这是什么地方你让人把我接到这里干什么?”苏宝贝一脸不解的问道。

  说话间她便看到躺在地上蒙着眼睛的苏暖暖,又是一愣再次问道:“她怎么也在这里?你想做什么?”

  “给你看一场好戏,今晚不用打她也不用骂她,就能让她体验体验生不日死的滋味!”

  “你是说……”苏宝贝眼前一亮,一副兴奋不已的样子。

  王丽君笑了笑没有说话,而是对着身后的人吩咐道:“还没快去给大小姐搬一张椅子来,真是不长眼!”

  “是!”

  等佣人搬来了椅子,一个保镖模样的人也刚好提进来一桶带着冰块的冰水准备泼醒苏暖暖。

  苏宝贝却突然喊道:“等等,让我来!”

  “是!”

  “你拿一个舀子过来!”

  之后,苏宝贝便拿着舀子舀了一瓢水,一脸玩味的浇在苏暖暖的脸上,只见地上的女人因为冷水的刺激本能的浑身一颤,眉头也跟着皱起,但是却依然没有醒来。

  接着苏宝贝第二瓢水、第三嫖水,一次比一次激烈的浇在苏暖暖的脸上身上,寒冬腊月这冰冷可想而知。

  很快苏暖暖便被冻醒了,一张眼就看到苏宝贝放大的脸,并且一脸狰狞玩味的笑容,她还以为自己是做恶梦了,本能的皱皱起眉头,但是身上刺骨的冰冷又让她瞬间清晰,这不是梦,而是现实!

  只见她伸手推开旁边的苏宝贝,快速的像四周张望,这个陌生的地方给她一种莫名的危机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