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被人敲闷棍-冷少霸爱:亿万老公-赛车比赛游戏网
冷少霸爱:亿万老公

第160章 被人敲闷棍

  这个时候苏宝贝不敢有任何反抗乖乖的将钥匙拿了出来,苏暖暖按了一下开锁键确定钥匙和车是匹配的,这才放心下来。

  只见她向后看了看没有人追出来,眼中闪过一抹狠辣,对准苏宝贝的后脑猛然劈了下去,苏宝贝则是尖叫一声便软软的躺在了地上。

  苏暖暖快速的打开车门将孩子抱上车,然后自己绕到驾驶座前,准备开始离开。

  但是,当她刚刚打开车门的一瞬间有人突然从她身后敲了一记闷棍,苏暖暖在昏倒前只听到女儿惊恐的尖叫声,其他什么都不知道。

  “呜呜,妈咪……妈咪不要死……呜呜……甜甜害怕……”

  “呜呜,坏婆婆……甜甜讨厌坏婆婆……”下丫头坐在后车厢内小手指着拿着棍棒的女佣,哭的伤心极了,眼泪吧嗒吧嗒的掉。

  随着小甜甜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汽车驾驶位的车门边站着一个穿着女佣服的中年妇女,不是刚刚害怕跳进蛇窝被吓跑的女佣还能是谁!

  而她手中此时拿着一根碗口粗的木棒,木帮上沾着斑斑点点的血迹,她的脚下便是昏迷不醒的苏暖暖。

  小孩子撕心裂肺的哭声让原本脸色惨白表情惊恐的中年女佣更加还害怕了,她看着木棒上的血渍吓得赶忙将木棒扔在地上,捂着耳朵尖叫道:“啊……我杀人了……不……不是我杀的……我没有杀人……我没有杀人……”

  中年女佣害怕的乱跑乱叫,此时,玻璃缸中的保镖已经赶了过来,将昏迷不醒的苏宝贝和苏暖暖全都扶了起来,另外一个把大哭不止的孩子抱在怀中,还有一人去追已经害怕疯癫的女佣。

  “呜呜……坏人……不要你抱……我要妈咪……”

  “呜呜……妈咪不要死……宝宝害怕……宝宝不要妈咪死……”小丫头看着昏迷不醒耷拉着脑袋的苏暖暖,哭的伤心极了。

  不久,王丽君在几个女佣的搀扶下也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当她看到昏迷不醒的苏宝贝时心疼的大吼大叫:“都是死人吗?没看到大小姐受伤了,还不快叫救护车!”

  “是是是!”

  “今晚的事情谁都不准说出去半个字,否则后果你们承担不起!”王丽君目光犀利的威胁到,吓人所有人浑身一颤全都低下头去,连大气都不敢喘。

  “夫人,她怎么办?”

  王丽君看着已经昏迷过去的苏暖暖,恨得双眼喷火发泄似的拽起苏暖暖的头发,迫使她的头抬起来然后又狠狠的打了几个耳光,目光阴毒的恨不得生吞活剥了她。

  “呜呜……坏婆婆不许打妈咪……甜甜讨厌你……你是坏人……打死你……打死你……”小甜甜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这时王丽君才停止打人的动作目光犀利的瞪着小孩子,吓得小丫头浑身一颤哭声更加响亮了。

  “把这对贱母女先关起来,分开关!”

  “等我回来处理,我再警告你们一遍,今晚的事情谁敢传出去半个字,小心你们的狗命!”

  “是!”

  “夫人,人抓到了!”

  王丽君看着被吓傻的女佣,一脸厌恶的说道:“也先关起来,省的她出去说些疯言疯语,坏了苏家的名声!”

  “是!”

  很快救护车便来了,王丽君小心翼翼的扶着昏迷不醒的苏宝贝上了救护车,即便她再气再恨,恨不得将苏暖暖拨皮抽骨,但是现在也是女儿的命要紧。

  收拾苏暖暖那个贱人只是早晚的事情,等她空闲下来,看她不亲手剥了她的皮!

  当苏暖暖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了,她只记得当时自己被人敲了闷棍,后面的事情她全都不记得!

  “来人……放我出去……你们是什么人……”

  “放我出去……把我女儿还给我……来人……快来人……”苏暖暖拍着房门大声的喊着。

  门外看守的人被她喊得不耐烦了,只见一个中年女佣趴在门口语气愤愤的骂了起来:“闭嘴吧,小贱人,落到夫人手中还想活命,简直做梦!”

  “恶毒的小贱人活该你遭到包养,长得挺美心眼怎么这么恶毒,还让老娘跳蛇窝,哼,哪天老娘也让你跳蛇窝!”门外的女佣愤愤的骂着,完全忘记了当时是谁更恶毒,把一个三岁的小女娃丢进蛇窝里。

  苏暖暖听着门外的谩骂脸色越来越苍白,她已经确定自己又落入王丽君手中了,她不害怕接下来要面对的惨痛折磨,但是她现在只想知道甜甜在哪里?

  她还好吗?是死是活?

  当晚自己逼着王丽君下跪,她会不会怀恨在心对孩子下狠手?

  “放我出去,我女儿呢?”

  “你们把我女儿怎么了?我警告你们,你们若是敢动她一根汗毛,你们全都会死无葬身之地!”

  “等孩子父亲来救我的时候,你们全都要死,包括你们的家人,父母孩子,统统全都要死,一个都别想活命!”

  “你们知不知道王丽君为什么一直关着我们却不敢杀了我们,那是她知道孩子父亲是谁,她惹不起的大人物,也就你们这些没脑子的走狗会替她办事,等孩子父亲找到我们的时候你们就是最惨的替罪羔羊,因为他会把你们全家都杀了。”

  “他那个人向来有仇必报,你们应该都有孩子吧,你们这些天要小心了,小心你们的孩子在放学路上被人掳走,等半夜十二点你们正着急的时候,你们的门口会出现一个包裹,里面就是你们孩子的尸体,不对应该是一团碎肉,死无全尸!!”

  “你叫李玉芬是吗?今年50岁,你的丈夫死了,全家老小都靠你来养活!我记住你了,第一死的会是你的孩子,不信等着瞧!”苏暖暖声音阴森恐怖的叫着女佣的名字,吓得门外的女佣脸色惨白,急忙转过身去生怕苏暖暖会记住她的相貌。

  本来她一点都不害怕,她知道苏暖暖的话只是在吓唬她,或者绝望时候一通乱骂,她完全不当回事。

  但是当苏暖暖连名带姓的喊出她的名字年龄的时候,她才感觉到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