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章 我叫程锦希-冷少霸爱:亿万老公-赛车比赛游戏网
冷少霸爱:亿万老公

第199章 我叫程锦希

  他的眼睛大大的,鼻子挺挺的,皮肤白白的,五官精致又好看,她还记得当时他穿着一件黑色的羽绒服,白色的棉靴,肩上斜跨着一个酷酷的书包,那个样子真的又阳光又帅气,唯一不完美的就是他当时紧皱着眉头一副紧张担心的样子,那也是她第一次见。

  他隔着别墅前的雕花镂空大铁门关心的问道:“小妹妹你怎么了?为什么会昏倒在院子里?你的爸爸妈妈不管你吗?你这样会生病的?”

  当时她只是呆呆的看着他,带着满脸的戒备,并不回答。

  “你可以起来吗?你试着动一动快点起来吧,如果手脚被冻坏了,以后可就不能走路了,只能躺在床上当残疾人了!”大男孩一脸认真的说着。

  苏暖暖听着他好听的声音不由得眨眨眼睛,然后竟然很听话的试着动了动自己的手脚,却发现自己的手脚真的被冻僵不能动了。

  “我……我好像动不了!”她艰难的说着。

  “你的家人都不在家吗?”他问。

  苏暖暖没有回答,只是委屈的眼神暗淡了下来。

  “你等我一下,我帮你!”程锦希说着很快的跑回去隔壁,然后又很快的跑了出来,不过这次他竟是搬着一把梯子走了出来。

  只见他将梯子斜靠在大铁门上动作利索的爬到门上,然后又帅气的跳了下去,虽然他当时差点跌倒脸上出现了一丝小小的尴尬,但是苏暖暖却觉他当时像是童话中的王子一般真的好帅。

  程锦希走了过去快速的将已经手脚冻僵的苏暖暖抱了起来,只见他看了看苏家别墅紧闭的房门,以为家中没人,小妹妹淘气才在院子里冻僵了。

  便想也没想的抱着她走向大门口,从内将大铁门打开,又把苏暖暖抱回就隔壁的自己家。

  苏暖暖记得很清楚,他让她躺在客厅的沙发上,又赶快给她拿来被子,最后又温柔的帮她搓着已经冻僵的手脚,并且一边搓一边告诉她很多很多道理,就在哪一瞬间她便喜欢上了这个温暖又聪明的大哥哥,对他几乎是崇拜式的喜欢。

  他告诉她被冻僵的人不能直接在热水中泡澡也不能直接接触很热的火堆或物体,最好的办法就是先把手脚搓热,等有了直觉身体恢复过来才能泡热水澡,因为在身体冻僵的情况下,身体内的毛细血管会被冻得很脆,遇到热水会爆裂的。

  他还告诉她在很饿很饿的情况下看到好吃的不能大吃大喝,肠胃会受不了的,一定要先喝一点小米粥养养胃,等不是很饿的时候才能一点一点的曾加食量。

  “对了,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你还没有告诉我你为什么一个人在院子里,是不是趁着家人不在家出来贪玩了?以后可不许这样哦!”程锦希说着伸手摸了摸苏暖暖被雨雪打湿的头发,他笑的很好看很阳光丝毫没有嫌弃的意思。

  “我叫苏暖暖,哥哥叫什么名字?”她怯怯的问。

  “我叫程锦希,你可以叫我名字也可以叫我哥哥。”

  “程锦希,好好听的名字,我可以叫你锦哥哥吗?”苏暖暖瞪大眼睛一脸期待的看着他。

  “当然可以了!”

  “你是不是饿了,我给你拿点面包和牛奶,你吃完在我家睡一会人,等你爸妈回来了你再回去!”

  很快程锦希就拿来了鸡蛋牛奶面包和一个小女孩爱吃的甜食放在桌上,还贴心的交代先吃饭再吃零食,然后才出门去上学。

  这基本就是苏暖暖第一次见程锦希的画面,一个温暖贴心聪明勇敢高大帅气的大哥哥,给她留下了很好的印象,以至于让她见到他的第一眼就爱上了他,并且一爱就是一整个青春。

  在那之后程锦希仿佛知道了她家的情况,一直都很照顾她,她也对程锦希越来越依赖,这也就是为什么在苏家对她如此苛刻的条件下,她不但养活了自己还养活了从小生病的弟弟,如果没有程锦希的帮助,他们姐弟恐怕早就冻死饿死了。

  她曾经幻想过如果将来有一天她可以嫁给锦哥哥该有多好,并且她也一直在朝着那个目标努力着,好好学习好好努力做一个优秀的配得上他的妻子。

  但是现实往往是残酷的,在她即将成年,鼓足永远准备向他表白的时候,他突然告诉她他要出国深造,也许三五年回来,也许永远不回来了,还嘱咐她一定要照顾好自己,有什么事情可以和她打电话。

  她当时含泪将他送走,期待着他能早点回来,等他回来她一定鼓起勇气说出自己已经喜欢他很久很久了。

  可是苏暖暖却没想到在她十八岁的某天晚上发生了噩梦的一夜,她不记得那晚是谁玷污了她清白的身体,她只记得没多久她竟然怀孕了,但是她的天都塌了下来,一个刚刚高中毕业的女孩突然未婚先育,她当时的惊恐和慌乱是常人无法理解的。

  再后来王丽君嫌弃她丢人,把她丢到了农村去生孩子,她不想生求着她把孩子打掉,但是王丽君不知是出于什么原因一定要她把孩子生下来。

  生孩子的过程太痛苦,农村的医院条件又太差了,她昏迷过去好几次,她只记得自己醒来的时候女儿就安静的睡在怀中,小脸黑黑红红、皱皱巴巴难看极了。

  但是那时她就已经体会到什么是母亲,她虽然还不到十九岁,但她已经是一位母亲了,她有责任和义务好好抚养自己的孩子。

  只是她怎么也没想到的是,在孩子满月时,王丽君竟然狠心的抢走了自己的女儿,并且以此来屡次威胁。

  那时她常常会想,是不是程锦希的离开把她的好远也带走了,好像真的是他离开后,没有了他的照顾,各种磨难各种逼迫各种挫折全都一股脑的找上门来,让她经常觉得活着就是为了受罪。

  苏暖暖蹲在屋檐下紧紧抱着双腿,看着隔壁的方向,嘴中低声呢喃道:“锦哥哥,你到底什么时候回来,你把我的好运都带走了,现在我真的快要支撑不住了!”

  “你回来帮帮我好吗?”

  眼眶渐渐湿润,目光慢慢模糊,意识也越来越虚弱……再后来她什么事情都不记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