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章 想死就尽管死吧-冷少霸爱:亿万老公-赛车比赛游戏网
冷少霸爱:亿万老公

第223章 想死就尽管死吧

  苏暖暖惊慌失措的要去找药箱帮方慕瑾包扎伤口,方慕瑾却用着他受伤那只手一把抓着苏暖暖的手腕,目光愤怒喷火的看着她,吓得苏暖暖不敢直视男人的双眼,只能害怕的挣扎着。

  她今天明明是来求他手下留情的,却不想又得罪了他。

  “放开我……你……方先生……你的手在流血,我……我还是帮你包扎一下吧。”苏暖暖低着头一脸心虚焦急的说着,隔着半米远的距离她都能感受到方慕瑾身上冰冷骇人的寒气。

  他真的生气了。

  “你很想死吗?”

  “呵,是想用死来威胁我吗?你的命还真是够贱的,竟还没有一件东西值钱。”

  “既然你这么不惜命,想死就尽管死吧,我不过我告诉你就算你死了,我也不会放过苏家,并且还会把苏家的所有东西全部毁掉,包括你最在乎的东西。”方慕瑾冷笑着说完,然后一把甩开苏暖暖的手腕,冷漠的摔门离开。

  苏暖暖看着嫩白的手腕上留着他血淋淋的手掌印,心中滋味万千。

  他的手一定很疼,可是……他为什么要伸手替她挡?

  他明明那么讨厌她,为什么还要替她挡着,大概是不想让她死在他的办公室里,怕公司出了人命对他影响不好吧?

  毕竟如果自己死在他的办公室内,他又在旁边看着,怎么也脱不了干系吧?

  恩,一定是这样,总是他不会是关心她的安危,若是对她还有点点的情分,也不会把她逼上绝路了。

  虽然逼她的不是方慕瑾,但是苏家的危机是他一手造成的,只要他放手,她的日子就会好过些,可是他却偏偏不肯放手。

  “方总,您的手怎么了?快上车,我带您去医院。”

  “刚刚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手上了,谁把您伤的?苏小姐呢?她也受伤了吗?”邵陌康一脸担心的问出一连串的问题。

  “话多。”

  “额……要……要去医院吗?”

  方慕瑾没有说话,只是脸色很难看的坐在副驾驶位上,邵陌康看着他的脸黑的不能再黑,也不敢继续多问,只要默默的自作主张将人送去医院,毕竟方总的手还在滴答滴答的流血,不赶快处理一下恐怕会有大麻烦。

  今天苏暖暖无功而返,只要垂头丧气的回家去,苏家的人从来没有等她一起吃饭的习惯,等她到家时三人已经酒足饭饱,剩下一点残羹冷炙让她吃。

  “怎么样了?见到方慕瑾了吗?她答应不再和苏家作对了吗?”苏宝贝一边吃着餐后甜点,一边冷嘲热讽的问道。

  苏暖暖看了她一眼并没有理会她,而是直接上楼。

  “站住,谁准你用这样的态度勉面对我,难道你不清楚你自己什么身份吗?”苏宝贝看着苏暖暖不理会的态度,恼羞成怒的喊道。

  苏暖暖还是懒得搭理她,脚步依然不紧不慢的上楼,然后进屋关门。

  “贱人神气什么,早晚有你好看。”

  “行了宝贝,不要和那种没有素养的人说话,免得降低你的身份,过来吃点水果美容还养颜。”

  苏宝贝气鼓鼓的跺跺脚,然后又回到餐厅内继续吃甜点。

  “妈,今天公司的状况有没有好转?照这样下去公司还能撑多久?”苏宝贝一脸担心的问道。

  “今天的情况比昨天好了一点点,也不知道是不是苏暖暖那个贱丫头去找方慕瑾起到了作用,至于公司还能撑几天就听天由命吧,现在我就算把脑袋想破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了,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苏暖暖那个贱人就是一头倔驴,打着不走赶着倒退,但是逼一逼她总是有点成效的,苏家过的不好,她也别想过的舒坦。”王丽君说起公司的事情就一脸的厌烦,恨不得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苏暖暖身上。

  “好了好了,不说了,吃完了让保姆把这里收拾一下,我上楼睡觉了,一天天的烦都烦死了。”

  苏宝贝看着王丽君烦躁忧愁的模样一把扔掉手中的草莓,也没心情吃水果了,拍拍屁股上楼睡觉了。

  再说苏暖暖这边,第一天没有成功第二天一大早她便又去方慕瑾的公司门口去等,不过今天的她理智了很多,不会动不动就以死相逼了。

  她想只要她够诚意的天天在门外等,方慕瑾总有一天肯坐下来心平气和的和她谈一谈的。

  这一次她就和方慕瑾死磕上了,毕竟解铃还须系铃人,这件事必须要求得方慕瑾点头才算完,不然永远解决不了。

  就这样苏暖暖在方氏集团一等就是小半月,眼看着马上就要春节了天气也越来越冷了,可是自从上次后,苏暖暖就再也没能见到方慕瑾的面。

  而她也成了公司门口一道‘亮丽的风景线’,现在方氏集团的人几乎没有不认识她的,虽然大家不知道她和方慕瑾是什么关系,也不知道这个美丽的姑娘每天早出晚归的风雪无阻的等在公司门口是为了什么,但是大家都知道有这号人物的存在。

  今天的雪下得格外大,温度也低的可怕,不一会儿地上就积了一层厚厚的雪,路上的行人缩着脖子揣着袖子匆匆行走,留下一排排深深浅浅的脚印。

  苏暖暖站在公司大门前的广场正中央,并没有躲避风雪的意思,因为这个位置只要一抬头就能看到方慕瑾的办公窗,而方慕瑾在办公室内只要一低头就能看到窗外站在雪地里一动不动的人儿。

  她一直抬头盯着那扇窗,仿佛不知道寒冷不知道疲惫,她知道方慕瑾一定可以看到她,一定知道她还没有放弃,她就不信他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冻死在雪地里,都不愿给她一次见面的机会。

  苏暖暖站在雪地里仰着头一动不动任凭暴风雪拍打的她娇嫩红晕的脸颊,长长的睫毛被风雪吹打的不停颤动,仔细看去她的睫毛已经结冰,一张小脸冻得红扑扑的仿佛已经僵硬。

  偶尔有三三两两的人从她身边快速走过,看到她站在雪中发呆的样子都忍不住多看两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