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 冰天雪地中等待的女人-冷少霸爱:亿万老公-赛车比赛游戏网
冷少霸爱:亿万老公

第224章 冰天雪地中等待的女人

  也有人小声嘀咕几句:“这女的神经病吧,大冬天站在这里发呆,也不怕被冻死。”

  “是啊,老子都快冻成狗了,她还有心情在这里赏雪。”

  “我知道她,站在这里有小半月了,每天风雨无阻的站在这里发呆,都快成望夫石了,听人她老公好像在她站的地方出车祸死了,所以她才天天站在这里发呆。”

  “唉,走吧走吧,可是可怜的女人,刚刚死了男人,伤心一阵也是难免的。”既然嘀嘀咕咕一同离开。

  而此时,办公室里吹着暖气的男人根本无心工作,虽然他强迫自己认真工作,不要为一些琐事分心,但是他的眼睛盯着电脑,思想在意飞到窗外的雪地里。

  该死的女人到底要作死到什么时候,难道她不知道今天零下十度吧,在这么下去真的会冻死人的。

  哼,对这种不知好歹的女人不能心软,不然她真当用死就能威胁他了。

  方慕瑾一遍遍的说服自己不能对那个没心没肺的女人心软,但却还是忍不住拿起电话说道:“让邵助理进我办公室一趟。”

  咚咚咚,邵陌康推门进来问道:“方总您找我?”

  “恩。”方慕瑾点点头,然后又随手指了指窗外的女人,语气平淡不在意的说道:“去把那个女人赶走,整天站在窗前看了就心烦。”

  邵陌康随着方慕瑾手指的方向看去,看到苏暖暖还在原地站着,身上落了一层厚厚的积雪,仿佛一个瘦瘦的雪人立在广场中央,若不是隐约显露出来的黑发,很难发现广场中央还站着一个人。

  只见他猛然瞪大眼睛,惊讶的说道:“天哪,她怎么还没走?今天可是零下十度啊,她在外面冻了一天,就算穿的再厚也早就冻透了,这样下去是要出人命的。”

  坐在老板椅上的方慕瑾听着邵陌康的惊呼声,忍不住皱了皱眉眉头,女人体寒可是非常严重的,她简直是不要命了。

  只见他不耐烦的说道:“快把她赶走,以后不许她在出现在公司门口,公司的保安都是吃白饭的吗?”

  “咳咳……方总,您这话就有些不讲理了,广场中央属于公共场所,谁想站就站想做就做,我们公司的保安管不着。”

  “要我说啊,您还是关心苏小姐的,不然也不会每天都让我赶她走,其实您不是觉得苏小姐碍眼,只是怕她一个娇弱的女孩子在寒冬腊月的天气里冻坏了。”

  “既然这样您又何必跟她置气,你们好好坐下来谈一谈把误会解释清楚不就行了,苏家的人的确不咋地,但是您犯不着为了教训苏家连累苏小姐。”

  “我看您干脆就放苏家一次吧,等找到机会再教训他们不迟,要收拾苏家还不是您一句话的事情,您若真的想让苏家倒闭也不会拖拖拉拉两个月还让苏家开门营业。”

  “我看您这次给苏家的教训有些本末倒置了,没有教训道苏家那几个极品,反而给苏小姐到来了巨大的麻烦,若不是她被苏家人逼狠了,也不会天天像个望夫石一样守在公司门口,就为了见您一面。”邵陌康苦口婆心的劝着。

  作为方慕瑾身边最亲近的人,方慕瑾这些天的行为举止,情绪变化他全都看在眼中,他不是不在乎苏暖暖,而是太在乎了,反而不知道该如何在乎了。

  虽然不知道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误会才让两人闹到这种不可开交的地步,但是他能看的出来方慕瑾应该是吃醋了,而且还是吃了一坛子陈年老醋,也不知道让某男吃醋的对象是何方神圣?

  “我发现你最近的废话越来越多了?是谁告诉你我在乎那个女人的?”方慕瑾目光幽冷的盯着邵陌康,把人盯得心里发毛。

  “咳咳……那个啥……我……我去劝苏小姐离开,就说您把广场那块地皮也买了下来,以后不许她站在您的地皮上行吗?”邵陌康缩缩脖子弱弱的说道。

  “滚

  “方总息怒,小的这就滚。”邵陌康用着打趣的目光看了方慕瑾一眼然后转身离开。

  只见他打着一把大黑伞,踩在厚厚的雪层上咯吱咯吱的响,等靠近苏暖暖才发现情况比自己想象的要严重,她的身上已经落了厚厚的一层雪,一双小手也冻得红肿发紫就像五根丑丑的胡萝卜似的。

  苏暖暖看到邵陌康过来,整个人像个冰棍似的慢慢转身,然后用着青紫发污的嘴唇哆哆嗦嗦的说道:“你不用劝我,劝了我也不会离开的。”

  “唉,苏小姐您这又是何必呢,你就算冻死在这里方总不愿见您还是不愿见您。”

  “再说了这里是公共场所,您就算冻死在这里也跟方总扯不上半点关系,您说您似的多冤?”

  “还是走吧,回家吹吹暖气泡个热水澡,舒舒服服的睡一晚,等春暖花开的时候再过来也行,说不定那时候方总就愿意见你了。”邵陌康缩缩脖子又将围巾裹了裹,被冻得哆哆嗦嗦一脸无奈的说着。

  “等……等那时候什么都晚了……”

  “您放心回去吧,这几天方总没有闲空对付苏家,苏家也不会一夜之间倒闭,你就回去安心的过个好年,等来年开春如果方总的气还没消,还要继续教训苏家到时候你再来不迟。”

  “实话告诉你,方总就没打算玩死苏家,不然就凭苏家那种不入流的小公司,方总要真想对付,最多也就两万搞定,用得着拖拖拉拉两个月吗?”

  苏暖暖听着邵陌康的话说道:“最怕的就是他这种玩法,死也不让人死个痛快,他随便一个喷嚏苏家就要颤一颤,他能玩的起苏家可玩不起。”

  “能不能求他大发慈悲放过苏家也放过我吧。”

  “唉,你怎么和方总一样是个死性子呢,说什么都不停,非要在这里自己找罪受?”

  “我就不明白了,苏家那一窝极品那样对待你,你为什么还要拼了性命保全苏家?你到底有什么把柄在他们手中,还是因为什么原因被他们控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