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章 我可能病了-冷少霸爱:亿万老公-赛车比赛游戏网
冷少霸爱:亿万老公

第249章 我可能病了

  你不觉得你这样很贱吗?

  听到这句话苏暖暖瞬间了情绪崩溃的跑了出去,她是很贱,这是事实,她在几个男人中间纠缠不清,别人只是说出了事实而已,她有什么好伤心的!

  有些事情做了为什么怕别人说呢?

  “呵……”方慕瑾离开前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看着程锦冉的目光带着浓浓的鄙夷和冷意。

  苏暖暖是什么样的人他再清楚不过,她的身不由己她的被逼所迫,他都亲眼见证。

  在这个现实冷酷的社会中,她没有被生活压垮,他从来没有轻视过她,只会觉得她的坚强让人心疼。

  她就是为了爱这个男人,拒绝了所以的倾慕者,也拒绝了他的爱意和真心,到头来却乱来这个男人的一句一很贱!

  他可以体会苏暖暖此刻的心情,让她认清了也好,有些男人不值得她爱!

  方慕瑾胡思乱想着,看到苏暖暖在马路上横冲直撞,吓得他瞪大眼睛快速冲了过去。

  对面一辆面包车呼啸着极速驶来,苏暖暖被吓得忘了反应,突然有人从身后拉了她一把,大声吼道:“回来,你不要命了!”

  “对,我就是不要命了!”

  “你管我干什么?我只是你的情妇,你是我的金主,你的命那么金贵万一伤了怎么办?”苏暖暖情绪激动的大吼着。

  “呵,你犯了错我还不能说你几句了?你撒谎还有理了是吗?”

  “你看看你喜欢的是个什么东西?不分青红皂白就相信一个外人说的话,他真的有脑子吗?”

  “这种蠢货值得你爱吗?”

  “我不许你侮辱锦哥哥,他再怎么也比你好!”

  “呵呵,你简直无药可救了!”方慕瑾被气的想要掐死她。

  “那就不要救了,让我死好了,反正你们都见不得我,我活在世上也是多余!”苏暖暖蹲在情绪崩溃的大声哭着。

  回到家后,苏暖暖直接把自己关进了房间,不吃不喝,不管谁敲门她都不理会。

  方慕瑾也是冷着脸什么都没有说,现在她这种心情也不宜多说什么。

  就这样两人冷战了几天,并且没有都是几乎不见面的。

  因为方慕瑾去上班的时候苏暖暖还没有起床,等他下班时她又已经回到了自己房间,房门紧闭着。

  方慕瑾并没有特别愤怒,也并没有刻意的为难苏暖暖,因为他早就知道苏暖暖的心底深处藏着一个心爱的人,现在她心爱的人回来了,对她肯定会有些影响的。

  不过经过那晚的事情,他知道他们两人是不会有可能的,让她自己想清楚了也好。

  这是事情外人无法强求也无法阻止,越阻止越反弹,只有她自己想清楚了,觉得她和程锦冉是没有可能的,才会彻底死心。

  这天早晨,方慕瑾准备上班时看着苏暖暖的房门还是紧闭的,便无奈的摇了摇头,依然没有主动敲门,下楼离开。

  苏暖暖在房间里睡得迷迷糊糊的极不安稳,脸和额头都烫的要命,一副生了重病的样子。

  昏昏沉沉中,她小声呢喃道:“水……水……”

  可以偌大的别墅只有她一人,并没有人理会她。

  不知过了多久,苏暖暖的电话突然响起,她费力的抬起拿起电话,声音虚弱沙哑的说道:“喂?”

  “暖暖,是你吗?你怎么了?声音怎么这么小,还这么沙哑,现在不方便生病吗?”电话那头传来宋悠悠关切的声音。

  “我……我也不知道,可能是病了,浑身没力气,昏昏沉沉的……”苏暖暖声音虚弱的说着。

  “生病了?怎么不去医院,有病就赶快去医院,不能拖,我听你声音很不对劲,是不是病的很严重?”

  “你……你到底怎么回事?你还好吗?是不是……方……方先生为难你了?他打你了?”宋悠悠试探的问道,她好像很关系方慕瑾的情况。

  “没有……我们不说话……”

  “咳咳……你找我有什么事,如果没什么事我挂了,感觉好累挣不来开眼,不想说话……”

  宋悠悠完全不管苏暖暖到底有多难受,也不管她现在是否有力气说话,依然问道:“暖暖,你生病了,方先生不管你吗?”

  “我,没有告诉他……”

  “你在哪里,我过去找你,你病的太重了,再不去医院会很危险的!”

  “在家里,我没事,睡会儿就好了!”苏暖暖实在没有力气说话。

  “快把地址发给我,我现在就去找你,你就算真的和方先生赌气也不能不管自己的身体!”

  “恩,好!”苏暖暖实在不想继续说话,只是在电话内报了一遍地址和家里密码锁的密码就把电话挂断了。

  大概半个小时后宋悠悠按照地址找了过来,只见她在门口敲了敲门,又喊了几声没人应她,这才试着输入密码打开了大门。

  毕竟这是她第一次来海边别墅,也不确定苏暖暖给她的地址是不是正确的,她现在病的迷迷糊糊,万一胡说八道,她再被人当做小偷就悲剧了。

  进到房间后,她的第一反应不是找苏暖暖,而是被房间内低调又奢华的装饰给震惊了。

  她甚至幻想着如果有一天自己能成为这栋房子的女主人该有多好?

  “暖暖?暖暖,你在吗?”

  “暖暖,暖暖……你在哪个房间?”

  “暖暖,你能听到我说话吗?”宋悠悠在偌大的别墅内试探的喊着,毕竟对于一个陌生的地方,她还是有些警惕和生疏的。

  听到二楼有一些动静,她便快速的上了二楼,又试着喊了几声,发现左边的房间里有声音,推开门便发现苏暖暖脸色烫红嘴唇干裂的趴在地上。

  “暖暖,你怎么了?”

  “怎么病的这么严重?”

  “为什么躺在地上?”宋悠悠看着苏暖暖病情严重的样子,一脸紧张的跑了过去。

  赶忙将人扶起,摸着她滚疼的额头,宋悠悠脸色剧变,道:“怎么烧得这么严重,我送你去医院!”

  很快宋悠悠便将苏暖暖送去了医院,医生告诉她,幸好送来的急事,若是再晚来一小时,就算不出人命也会烧成傻子。

  “谢谢您医生,非常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