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7章 我要毁了她-冷少霸爱:亿万老公-赛车比赛游戏网
冷少霸爱:亿万老公

第267章 我要毁了她

  “额……方总这样做是不是有点过了,怎么上个班还不能说话了,大家恐怕会更加对苏小姐不满吧?”

  方慕瑾黑着脸说道:“公司的八卦风气早该整治了,我花钱请他们来是为了工作,不是为了聊天。”

  “好吧,我这就去办。”

  第二天公司竟然开除了五个员工,其中两个总裁秘书,一个主管助理,两名保洁人员。

  公司以下炸开了锅,公告栏上的处分和开除通知,明确写着这几个人在公司不思进取,不认真工作,搬弄是非,给公司造成不良影响,因此开除,并且处分留档。

  这就意味着这几个人以后想找好的工作是不可能了,这些处分和污点要跟随他们的档案一辈子。

  到哪家大公司只要一看她们的档案都不会要这种不干活又搬弄是非,把公司搞的乌烟瘴气的人。

  况且这几个人是方慕瑾亲自开除的,其他公司就算为了巴结他,也不会要这几个人。

  不过也不是没有一点活路,那种不看文凭不看档案,扫厕所刷盘子的工作还是有人用的。

  就在大家议论纷纷的时候,公司又颁布了一条禁言令,在公司除了谈工作,其他话题一概不许议论八卦,一经发现立刻开除。

  这一下大家更加人心惶惶了,方总竟然为了一个情妇,颁布这么奇葩苛刻的要求,以后限制言论自由,这还让不让人活了。

  之后的两天公司出奇的安静,苏暖暖走到哪都没人再指指点点了,不过大家看她的眼神更加的不屑和充满敌意了。

  这种成为全民公敌的滋味真的不好受,别人一个字都不用说,光眼神都能杀死她。

  开除了琳达和琪琪之后,最忙的要数宋悠悠了,不过她却忙的很开心,除掉了两个障碍,现在可以天天见方先生了。

  只要再把苏暖暖撵走,以后方先生的声音就只剩下她了。

  她了解苏暖暖,公司再挤兑她几天,她肯定不会再来了,这种被众人排挤的滋味不好受。

  “暖暖,你别不开心了,方先生为了你已经把那些乱嚼舌根的人都给开除了,现在没人敢乱造谣了。”

  “你不要听她们那些人胡说八道,她们什么都不清楚,就乱造谣,诋毁你,开除也是活该。”宋悠悠和苏暖暖一起在逛街,看着她不开心便开口劝说几句。

  “我没有不开心,就是觉得心里很憋屈很压抑。”

  “方慕瑾明明知道我在公司不开心,明明知道我别人排挤,为什么就不肯让我去找其他工作?”

  “难道他不清楚我更适合幼儿园的工作吗?”

  “每天教小朋友们一起唱唱歌跳跳舞画画画,才最开心了,谁愿意在他的破公司被人指指点点。”

  “好了,别烦了,那些人只是嫉妒你罢了,这是典型的仇富心理,她们找不到方先生那么优秀的男朋友,便开始挑你毛病。”

  “过段时间就好了,她们还能说一辈子不成,不用搭理她们。”

  “走吧,去前面看看,听说前面新开了一家餐厅,味道很好,咱俩去尝尝!”宋悠悠岔开话题,拉着苏暖暖直奔餐馆。

  夜里在一间黑漆漆的房间内,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站在窗前,拿着手机捏着嗓门,语气低沉道:“琳达,你还好吗?”

  “呜呜呜,我现在过得特别不好,想和你说说话。”

  “你是谁?”琳达听着对方低沉沙哑的声音奇怪的问道。

  “我是小薇啊,我感冒了昨晚又喝了太多的酒,嗓子火辣辣的疼,现在都快说不出话了。”

  “小薇,你打电话干什么?”

  “现在的结果你满意了,当初千叮咛万嘱咐不让你出去乱说,可是你偏偏管不住你那张破嘴,现在可好我一个北大研究生,想找人月薪四千的工作都找不到,只能去餐厅当服务员。”

  “你知道那些人有多恶心吗?喝完酒吐得到处都是,我要忍着恶心清理他们的呕吐物,然后在蹲在地上一遍遍的用抹布擦地板。”

  “还要被那些人呼来喝去,他们牛逼什么,不就是吃顿饭吗?那一顿饭下来最多不超过二百块钱,还真把自己当上帝了,用得着那么侮辱人吗?”

  “我以前什么时候做过这种脏活累活,什么时候受过这种侮辱?”

  “我是我们家唯一有出息的,唯一考上名牌大学的,唯一在帝都生活的,可是现在竟然沦落到这种地步。”

  “这都是你害的,你还有脸给我打电话。”琳达在电话里大声咆哮着,最后委屈的哭了起来。

  “就因为我丢了工作,当了服务员,我男朋友都和我分手了,你现在满意了?”

  这几天她受的委屈谁知道,她从小就是家里的娇娇女,现在竟然在外面端盘子,她又好面子不肯告诉家里,就只能自己在外面受苦。

  “呜呜呜,琳达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我现在也好后悔,好难过,我也不好过!”

  “我在一家小公司当前台,每天要穿着高跟鞋站七八个小时,而是一个月才两千五,连交房租的钱都不够。”

  “你活该,你自找的,你怎么不去死,连自己的破嘴都管不住,你还有脸活着,你现在就该出门被车撞死!”

  “我的人生都被你给毁了,我恨你!”琳达的气的浑身颤抖,满脸的恨意。

  “这能全怪我吗?当初要不是你最先八卦,最先调查苏暖暖的破事,要不是你和我说,我能知道吗?”

  “我是调查她了,我也议论她了,可我让你往外传了吗?”

  “你现在反倒怪我!”

  “琳达,我们现在已经丢了工作,说再多也没有意义了,我们的人生已经毁了,现在不是吵架的时候,我们应该报仇。”

  “报仇?报什么仇?招谁报仇?”

  对方用着恶毒沙哑的声音说道:“当然是找苏暖暖报仇,要不是那个不要脸的贱人,我们会这么惨吗?”

  “凭什么我们现在过得连狗都不如,而却能在公司耀武扬威?”

  “不就是她那张漂亮的脸蛋吗?我要毁了她,看她还怎么勾引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