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2章 凶手竟然是她-冷少霸爱:亿万老公-赛车比赛游戏网
冷少霸爱:亿万老公

第272章 凶手竟然是她

  “你们把她叫来,我可以当面和她对质,这些天我都没有出门,又怎么可能用硫酸泼她?”

  “瞎叫什么,当这里是菜市场吗?”

  “案件还在调查中,真相还没查出,你瞎激动什么?”

  “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再大呼小叫我们真的会拘留你,告你一个妨碍公务最!”警察可不管她是不是大明星,该怎么办案就怎么办案。

  而且前段时间的事情新闻上也天天报答,大家对面前这个白莲花、绿茶婊也没什么好感。

  心想,之前她都能陷害妹妹,后来陷害不成反而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怀恨在心找人向妹妹脸上泼点硫酸也说的过去,而且她的作案动机可是很充足的。

  “我是冤枉的,凭什么不让我说话?”

  “我是被陷害的,是有人陷害我的!”苏宝贝的情绪依然很激动,甚至觉得自己比窦娥还冤。

  这些天我整天不敢出门,窝在家里当缩头乌龟,可是非但没有换来太平,反倒被扣了这么大一个屎盆子,她能不气吗?

  “安静,你再闹真的把你关起来!”警察也来了脾气。

  王丽君赶忙哭哭啼啼的上前劝说道:“警察同志,你消消气。”

  “这件事实在不怪的家宝贝,她是被人陷害的。”

  “我可以替她作证,这几天她都很少出门,晚上更是不敢出门,怎么可能做出那种事情?”

  “再说了,暖暖是她妹妹,她就算再狠的心也不会那样做的。”

  角落里一个年轻警察嗤笑一声讽刺道:“那可不一定,都能跳河诬陷妹妹,什么事情做不出来。”

  “而且苏小姐的作案动机可是大的很呢,怀恨在心,一次不成又来一次,这也很合乎情理。”

  警察的话气的苏宝贝咬牙切齿,这种被人冤枉的滋味真是日了狗了,她现在恨不得一巴掌扇死那个年轻的小警察。

  王丽君按下一脸激动的她,讨好说道:“警察同志你们查案要讲究真凭实据,不能仅凭猜测就胡乱抓人。”

  “这件事真的和我们宝贝无关,我敢拿人头担保。”

  “行了,你们都先出去吧,等我们昨晚笔录自然会放人离开。”

  “我们绝对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但也绝对不会放过一个恶人。”

  王丽君两口子在警局大厅等着,知道夜里两点,苏宝贝才从里面走了出来。

  “宝贝,你总算出来了。”

  “让妈妈看看有没有受伤,他们打你了吗?欺负你了吗?”

  “你跟妈妈说,妈妈请律师过来给你做主,就算警察也不能乱抓人。”

  “没有,走吧!”苏宝贝没有了之前的嚣张大胆,拉着王丽君灰溜溜的离开。

  王丽君看着女儿脸上有些紧张的神情,回家的路上紧张的问道:“怎么了?难道真的是你……”

  “不是我,这件事和我没有一点关系。”

  “他们问了我很多,还问我为什么和苏暖暖有这么深的仇恨,我说了一些事情他们好像不太相信,还说他们会调查清楚。”

  “虽然破硫酸的事情和我无关,但是我怕他们一直查下来,会查出那件事,到时候麻烦可就大了。”

  “那件事?你是说他们会查到孩子?”王丽君突然害怕的捂着嘴巴。

  那可不是一件小事,如果被查出来,他们一家子都要吃牢饭。

  “恩,所以我才不让你在警局门口大呼小叫,以免被他们看出什么端倪。”

  “希望这件事情快点查清,不要给苏家带来太大的麻烦。”

  这边的苏宝贝忐忑不已,那边的方慕瑾已经找到了真正的凶手。

  他怎么也没想到跟在他身边一年多的秘书,竟然能做出这么疯狂的事情。

  琳达被抓到的时候供认不讳,而且她一个人认下了所有的罪责,因为在被抓的前一天晚上,她又接到莫晓薇的电话。

  对方告诉她,如果有一天她们其中一个被抓了,都不要互相攀咬说出对方,一定要一个人把罪全认了,然后另一个在外面想办法救人。

  她们既然已经做出了那种事情,就已经是一条船上的蚂蚱了,与其两个一起死,还不如留下一个拼命一搏,说不定还有活命的机会。

  然后脑子有包的琳达就这样又一次相信了对方的话,一个人抗下了所有的罪责,等着莫晓薇来救她。

  殊不知真正的莫晓薇根本不知道这回事,已经离开了帝都回老家发展了。

  而真正的幕后黑手,才不会出面救她,反倒希望她一辈子背着这个锅。

  琳达被抓之后,苏暖暖也就自由了许多,因为凶手抓到了,也就不用再担心时不时的被人泼硫酸了。

  恢复自由之后她也没有再回去公司上班,因为当秘书的工作实在不适合她,反倒特别适合宋悠悠。

  那既然她喜欢自己就不过去凑热闹了。

  她准备再找个自己喜欢的工作,先存下一点钱,如果真到了离开的那一天,也不至于太困难。

  苏暖暖正在街上走着,手机突然响起,是个陌生号,她犹豫了一下还是接听了。

  “喂,请问哪位?”

  “你好,请问是苏暖暖,苏小姐吗?”电话那头传来一声女人的声音,听声音对方应该有五十出头了。

  “我是,请问您是哪位?”

  “暖暖,你还记得我吗?我是阿锦的妈妈,我有点事情想请你帮忙可以吗?”程母的语气非常的轻柔和善。

  “程伯母您好,有什么事您直接开口,不用这么客气的。”

  “你能不能来家里看看阿锦,他……他最近很不好!”程母最后的声音有些哽咽。

  苏暖暖的心里咯噔了一下,非常不好?

  “锦哥哥怎么了?是生病了吗?”

  “唉,你来看看就知道了,伯母知道你们从小一起长大,他又把你当妹妹一样疼爱,现在也只有你能劝他了……”

  “上次的事情对他打击很大,这孩子单纯,好不容易开窍了,有了真心喜欢的女孩子,却没想到竟然遇到那么可恨的一个女孩……”程母提起苏宝贝都有种咬牙切齿的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