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7章 孤儿院-冷少霸爱:亿万老公-赛车比赛游戏网
冷少霸爱:亿万老公

第277章 孤儿院

  “学校啊,你让我想想。”

  “哦,我想起来了,村口是有一个小学,不过也拆了,现在改成盐城一小了。”

  “小姑娘,你朋友要找谁?”

  “学校拆了,校长和老师都换了,你估计不好找了。”老大娘笑呵呵的说着。

  “盐城一小,在哪里?”

  “顺着这条街走到头,右拐就是了!”

  “谢谢您,您可以给我留一个联系方式吗?”

  “我怕我朋友一会儿过来还有其他问题要问您。”

  “呵呵,这个好说,你看到前面那家早餐店了吗?那是我家开的,不过现在是儿子和媳妇在做了。”

  “你一会儿要是有事就去店里找我,我每天锻炼完总是去店里给儿子帮会儿忙。”

  “我这老胳膊老腿儿不管用了,但是收个碗擦个桌子还是能做的。”

  宋悠悠道谢之后就给方慕瑾打去了电话,脸上带着掩饰不住的得意之色。

  “什么事?”

  “方总,我今天可能要请假一天了。”

  “请假?找王经理就行。”方慕瑾有些奇怪,这点小事她不是不懂的。

  请假找自己的上司就行,怎么直接找到他这个公司老总头上了。

  “我已经和经理请过假了,我的意思是您今天恐怕也要请假一天了。”

  “什么意思,有话直说!”方慕瑾微微皱眉,除了苏暖暖之外,他不太习惯和其他女人闲聊。

  虽然宋悠悠工作能力很强,又是暖暖的朋友,而且曾经还舍命救了暖暖一次。

  不过这也只能让方慕瑾对宋悠悠稍微有点好感,并不代表他们可以像朋友情侣一样大早上的打情骂俏。

  “方总,我找到那张图片上的城市了,我现在已经到盐城了,我给您发定位,说不定您今天就能找到您一直想找的小姑娘呢。”宋悠悠语气略显撒娇和幽怨的说着。

  好像有些责怪方慕瑾不近人情,人家一大早上过来帮你找人,你一句感谢都没有,反而是这种不冷不淡的态度。

  方慕瑾可没空理会宋悠悠现在是什么语气什么心情,而是听了她的话后,目光微变。

  然后波澜不惊的说道:“把定位发给我,在原地等我!”

  “好的,方总,您还没有吃早餐吧,我体现买好了,一会儿等你吃哦!”她就像是有了多大的功劳似的,就连语气都轻松俏皮了一些。

  方慕瑾不自觉的皱眉,本能想要拒绝,但是也觉得不能太不近人情了。

  毕竟人家一个姑娘大早上帮他找人,奔波了几百里,这顿饭该他请才对。

  “恩,谢谢!”

  大概上午十点左右方慕瑾开车赶到盐城,宋悠悠正在老大娘的饭店里聊天,顺便打听一下这里的情况。

  老大娘一家也是热情,不但热情的给她端上来早点,并且拿出了十几年前的老照片给她看。

  上面的街景和图片上的很像,宋悠悠开心的眼睛直冒星光。

  “方总您来了,您看看这张照片有印象吗?”

  “和你记忆中的地方一模一样,现在只要找到你出事的那个大院子,顺着线索打听应该很快就能找到那个人了。”

  方慕瑾拿着照片也是一阵激动,和图片对比一下,虽然角度不同,但是依然看得出来现在的盐城就是他小时候被绑架流浪的地方。

  “悠悠,这是你男朋友吗?这小伙子长得真帅气,真精神,你眼光不错!”老大娘笑呵呵的打趣。

  宋悠悠一阵脸红,然后赶忙否认道:“您误会了,这是我公司的同事,也是我的朋友,就是他要来这里找人。”

  说着,宋悠悠又一脸甜美笑容的问道:“方总,要不您先吃点东西吧,一会儿找人才有力气!”

  “您应该吃不习惯这里的东西吧,要不换一家吃?”

  方慕瑾摇头说道:“就在这里吃吧,你一个女孩子都能吃,我有什么吃不习惯的!”

  他主要还想和老大娘打听一些有用的消息。

  其实不用宋悠悠提醒,就连老大娘自己也觉得方慕瑾一身的贵气和他家这种窄小的早餐店不搭。

  吃饭的时候方慕瑾态度礼貌的在和老大娘闲聊,宋悠悠则是在一旁贴心的照顾。

  一会儿帮方慕瑾夹个包子,一会儿又帮他递张纸巾,她殷勤体贴的态度看的老大娘捂嘴偷笑。

  这小姑娘一看就是喜欢这小伙子,可是小伙子好像对她没意思,只想找人。

  “大娘,但是这个地方是个学校吗?”

  “我记得我当年躲藏的地方是两扇破旧的大门,院子里有很多小朋友,好像是个学校,或者幼儿园之类的地方,要么就是四合院。”

  “大门外面有一些卖小吃的,有卖糖葫芦的,还有一家卖肉包子的,我当时饿的走不动,站在包子铺站了好久,当时的老板看我可怜,就给我两个肉包子,所以我印象比较深。”

  听到方慕瑾这么认真的询问,老大娘也盯着照片的努力的回想着原来这个地方有没有学校或者幼儿园。

  “我们这里没有四合院,都是独门独栋的小院子,一家人一个院子,没有几家人住一起的,应该不是四合院。”

  “也不是小学,但是只有村头有一家小学,学校周围全都是麦地。”

  “当时的学校门口和现在的小学可不一样,连个小卖部都没有更别说糖葫芦和肉包子了。”

  “有可能是私人办的幼儿园,这可就不好找了。”

  老大娘话音刚落,方慕瑾却突然否定道:“我刚刚心急了,没多想,不会是幼儿园的。”

  “幼儿园三到五岁的孩子,但是当时欺负我的小男孩最大的也有十三四岁了。”

  “他们年纪不太相等,有三四岁的,有五六岁的,也有十来岁的,应该是个小学才对。”

  “但是您又说当时这条街没有小学,小学门口也没有卖小吃的,那就证明我当时出事的那个院子不是学校。”

  “那还有什么地方是孩子居多但又不是学校?”方慕瑾一边分析一边皱眉,看来又陷入了僵局。

  “有啊,我记得二十年前村里发了一场大水淹死很多人,后来就有很多没人要的孩子,村里就在一个院子里办了一个不太正规的孤儿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