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5章 该死的是你才对-冷少霸爱:亿万老公-赛车比赛游戏网
冷少霸爱:亿万老公

第305章 该死的是你才对

  铃铃铃!

  走廊里响起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吓得汽车司机一阵哆嗦,只见他看了一眼电话,趁着警察还没过来的空档赶忙去了卫生间,才敢接听电话。

  “事情办得怎么样了?人撞死了吗?”电话那头传来一阵低沉的女人声。

  司机左看看右看看,确定厕所没人才用手捂着电话压低声音,战战兢兢的说道:“坏事了,撞错人了!!”

  “撞到谁了?没撞到苏暖暖吗?”对方的声音有些不悦。

  “没撞到那个女人,撞到一个男人!”

  “到底怎么回事,这点事情你都办不好?”

  “对不起,对不起!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了,我也没想到会这样!”

  “我是看着那个女人从医院出来的,然后狠狠心就开车撞了上去,谁知道紧要关头她突然被身后的男人推开,然后就把那个男人撞飞了!”

  宋悠悠听到司机的话,心里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焦急的问道:“她是被人推开的,那个男人是谁?”

  “我……我可不认识那个男人,不过看样子长得很帅气,身材高高大大的,像个了不起的人物。”

  “我听医院的护士刚刚催那个女人,让她赶快通知方慕瑾的家属,那个男人应该叫方慕瑾!”

  “什么?你……你撞到了他……你……你……”宋悠悠咣当一下扔了电话,脸色苍白一片似乎整个人都傻了。

  “喂……喂……宋小姐……怎么了……你快说话呀,你可别吓我……是不是撞到什么了不起的人物了……”

  “是你答应我,出了事你负责的,还说我负刑事责任,你就会给我家人花不完的钱,你可不能反悔呀!”

  “我们是签了合约的,你要是不承认,我可是回去法院告你的,要死也得拉个垫背的!”汽车司机一脸慌乱,对着电话一阵急吼。

  “呵呵,还想要钱,你自求多福吧!”

  “你全家不死,就已经算是你的福气了!”

  “什么意思?那个人什么来头,你可别吓唬我,到底咋了?”

  “这可跟你之前说的不一样,你说了我不小心撞人,顶多判三年,可没说要搭上一条命!”

  “呵呵,蠢货,那要看你撞的是谁了!”

  “我让你撞那个女人,你却撞死了我的丈夫!”宋悠悠语气低沉,一脸死灰绝望的说着。

  “什么?你……你丈夫……我……这可怎么办?”

  “你最好祈祷他没事!”

  “还有,你想去告诉的时候也最好掂量掂量,蓄意杀人和不小心撞死人,可不是一个概念的!”宋悠悠说完就把电话给挂了。

  涉事司机傻呆呆的站在卫生间内,脑子乱乱的回想着宋悠悠的威胁。

  他现在只能自认倒霉了,因为他根本不敢承认是自己故意撞死人的,只能说自己开车失控不小心撞死了人。

  否则别说得到一辈子花不完的钱了,可能就是一辈子做不完的牢狱!

  宋悠悠坐在家中哭的泣不成声,她现在后悔极了,她只想要了苏暖暖的命,却没想到会害了方慕瑾。

  但是现在她必须要冷静下来,要当做什么事情都不知道,否则方家人是不会放过她的!

  就在宋悠悠惊慌失措的时候,她的电话再次响起,是方母打来的,一开口就是伤心的哭声,告诉她方慕瑾出事了,让她赶快去医院。

  当宋悠悠赶去医院的时候,方家父母已经在手术室门口焦急的等待了,苏暖暖也坐在走廊的长椅上无声的落泪。

  虽然在家里已经想好了对策和该有的表情,但是当她看到苏暖暖时还是没有控制好自己的情绪。

  宋悠悠觉得现在的一切都是苏暖暖那个贱人造成的,要不苏暖暖不回来,方慕瑾就不会出轨,她也就不会对付苏暖暖,方慕瑾也就不用出事了。

  所以她觉得这一切都是面前这个贱人造成的!

  只见她双眼猩红,眼中充满了恨意,突然像是疯了一般冲了上去,一把抓起苏暖暖的头发,用尽全身的力气撕打着。

  走廊内的所有人全都震惊的看着一脸疯癫的宋悠悠,还是方父最先反应过来,将两人分开。

  “苏暖暖,都怪你,都怪你!”

  “该死是你,你怎么不去死!”

  “呜呜呜……你为什么要回来,为什么……你为什么要勾引我的丈夫……你对得起我吗?”

  “我从小就把你当妹妹一样疼爱,你这样做对得起我吗?”

  “现在,他还为了救你生死不明,你为什么不去死,该死的明明是你……”宋悠悠情绪癫狂的大声辱骂着。

  惹得大家异样的目光全都看了过来,尤其是看着苏暖暖的目光充满了鄙视和怒意。

  方母听了宋悠悠的话一脸震惊的看着苏暖暖,然后也跟着情绪激动的对着苏暖暖又打又骂。

  骂她是扫把星,骂她丧门星,从出现就一直在害她的儿子,一边打骂一边哭喊。

  方母失去了往日的理智和温柔,此时此刻她只是个失去儿子的可怜母亲。

  苏暖暖始终低垂着头不说话也不解释,泪水不断的落下。

  现在谁对她打骂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只要方慕瑾没事就好,只要方慕瑾没事,她就算被打死也无所谓。

  直到这一刻她才看清自己的心,直到这一刻她才知道,不是他不能失去她,而是她不能失去他。

  她对他的爱早已刻进骨血、融进心里,原来她一直压抑着,现在即将失去,她才知道他对她有多重要,比她的命还重要!

  “行了,都别嚎了,我儿子还没死呢,你们就不能消停会儿!”方父哄着眼圈吼了出来,微微颤动的嘴唇,出卖了他并不平静的内心。

  走廊里顿时安静了下来,谁也不敢大声说话,只敢小声的哭着。

  一直到晚上十点,手术室的门才被推开,走廊里的人赶忙围到医生身边担心的问着。

  “医生,我儿子怎么样了?他伤的严重吗?什么时候能醒来?我能进去看看吗?”方母声音颤抖哽咽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