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9章 苦涩的味道-冷少霸爱:亿万老公-赛车比赛游戏网
冷少霸爱:亿万老公

第329章 苦涩的味道

  那个样子明明就是有话要说,可是他最后却说没事。

  唉,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隔壁房间的方慕瑾也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其实他刚刚想要开口留下她,只是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

  始终没有说出口的勇气,虽然知道和苏暖暖没有可能了,而且他这一辈子很有可能都看不见了,这些道理他比谁都清楚,但是心里还是不能轻易放下。

  半夜,方慕瑾翻来覆去睡不着,不知道是心里作祟还是决定了什么,又或者是禁欲四个月的缘故,他今晚对那方面的需求仿佛特别旺盛。

  虽然他不知道现在几点了,但是听着外面寂静的声音应该天还没亮。

  方慕瑾摸索着洗了两次凉水澡,最终还是从床上坐了起来慢慢走到门口,又来到隔壁房间轻轻敲门。

  大半夜的谁在敲门,她无法问出口,只好迷迷糊糊的去开门。

  没想到方慕瑾竟然在门口站着,她有些紧张的想要问他怎么了。

  可是刚刚拉起他的手准备写字,方慕瑾竟然一把抱着她,然后低头凭着直觉找到她温软红润的小嘴儿,霸道狂热的吻了下去。

  “唔……嗯……”她不会说话,只能发出一边零零碎碎的声音。

  “啊……哦……”苏暖暖有些不知所措的推着他,方慕瑾则是把她抱的更紧了。

  “悠悠,给我好吗?我今晚很想……很想……”

  “我们以后好好的行吗?”

  “我会对你好,会弥补之前我犯下的错……”

  “会好好和你过,可以吗?”

  “直到现在我才发现,你是最合适我的,我和你相处才是最舒服的!”

  “给我好吗?今晚补回我们的洞房花烛夜!”

  苏暖暖泪光颤动的看着他,原来这么久了,他从来没有碰过宋悠悠?

  可是此时此刻,他不知是该庆幸还是该悲哀。

  他以后想要和宋悠悠好好过,是打算彻底放弃她了吗?

  方慕瑾在苏暖暖的唇边轻柔的吻着,感受到她嘴角苦涩的味道,他伸手帮她擦着脸颊的泪痕。

  “悠悠,对不起,让你受委屈了,我明白的太晚了。”

  “我保证以后会好好对你!”

  “我希望你把过去的不愉快统统忘记,以后我只会让你幸福。”

  苏暖暖没有说话,事实上她也说不出话,只能看着方慕瑾深情的对宋悠悠告白。

  方慕瑾却以为宋悠悠被这迟来的幸福感动哭了,一把将她抱起摸索着慢慢的移动到床边。

  然后将她压在身下,做着最原始的律动。

  这一夜,他一遍一遍的要着,一句一句的喊的全都是宋悠悠的名字!

  苏暖暖无法开口说话,只能默默的流泪,感受着他对另一个女人的深情,直到最后昏睡过去。

  到了第二天早上,方慕瑾把苏暖暖抱在怀中温柔的亲吻着,当他的胸膛被女人的泪水打湿后才发觉她哭了。

  “怎么了?”

  “乖,不哭,我昨晚是不是弄疼你了?”

  “好了,不要哭了,女人的第一次难免会疼,以后就不会疼了!”

  “昨晚是我不好,太心急了,下次我会温柔一些。”

  苏暖暖听到他的话后哭的更伤心了,但只是肩膀微微颤抖,却发不出半点哭声。

  而方慕瑾看不到她悲伤的眼神,也听不到她的声音,所以更不知道怀中的女人此刻有多伤心。

  还以为她和往常一样,只是更温柔更幸福了!

  当娜塔莎做好早餐去方慕瑾门前喊人的时候,却发现方慕瑾从苏暖暖的房间出来了,而且苏暖暖裸露的脖子处还有很多暗红的小草莓。

  只见她惊讶的捂着嘴巴,用手指着:“你们……你们……昨晚……发生了那种事情吗?”

  方慕瑾听到她惊讶的语气,微微不悦,语气不爽的说道:“我们夫妻俩做点该做的事情,你用得着这么惊讶吗?”

  “啊……我……我我我……我没有,只是……只是医生说您还在观察期,你们这么亲密的接触,万一传染了太太怎么办?”娜塔莎的反应还是很快的。

  方慕瑾听到她的话也微微担心,昨晚怪自己太冲动了,精虫上脑没能控制住自己的下半身。

  “恩,我以后会注意,你下去吧!”男人嘴上这么说着,心里却想着今晚一定要控制好自己,两个月后再做那种事情。

  “悠悠,昨晚是我忽略了,要不然今天我陪你去做个检查。”

  苏暖暖目光湿润的瑶瑶头,然后在他手心写到【没关系,不用的】

  【下楼吃饭吧】

  饭后,方慕瑾照旧拉着苏暖暖出去散步,娜塔莎则是躲在房间一脸紧张的给宋悠悠打电话。

  “太太不好了,先生……先生他……”

  “阿瑾怎么了?”宋悠悠语气紧张的问道。

  “先生他……他和苏小姐发生关系了,是他亲口承认的。”

  “今天早上我看到方先生从苏小姐的房间出来,我惊讶的差点说错话,方先生亲口说,我们夫妻做点该做的事情,你有什么可惊讶的?”

  “然后我随便找个理由给圆过去了。”

  “太太,您还不不回来吗?”

  “再过一段时间,等他们的感情深了,万一苏小姐把真相告诉方先生,您可就惨了。”娜塔莎显得比宋悠悠还紧张,估计是怕宋悠悠完蛋后,就没人给她发高额工资了吧。

  岂料,宋悠悠则是自信满满的说道:“放心吧,不会的。”

  “我和那个贱人从小一起长大,她什么性格我还是了解的,只要她的女儿在我手中,她是不敢轻举妄动了。”

  “她那个人就上太重感情了,否则也不会混得这么惨了。”

  “总是担心这个顾忌那个,总是很轻易的把她的软肋和把柄暴露出来,所以才会被人控制威胁这么多年。”

  “至于你说他们上床的事,我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他俩上床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我已经习惯了。”

  “而且这也不是什么坏事,毕竟阿瑾肯和她上床,就是已经完全接受了我,我还要感谢她才是。”

  “想必,昨晚苏暖暖心里应该不好受吧。”宋悠悠幸灾乐祸的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