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4章 不想笑就不要笑-冷少霸爱:亿万老公-赛车比赛游戏网
冷少霸爱:亿万老公

第334章 不想笑就不要笑

  “我把甜甜弄丢了,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半年前你离开的当天下午,我去幼儿园接甜甜,她就不见了!”

  “之后我报警,叫上同时和朋友拼命的找,可是直到现在也没找到。”

  “我该死,都是我不好,我也不知道怎么搞的孩子就丢了……”

  “姐,对不起,你骂我吧打我也行,就是别伤心别生气。”苏景轩眼圈红红的猛地赶跪在苏暖暖面前。

  “我还会继续找的,一定把甜甜找回来,不管多久我都不会放弃的,我已经辞了工作和学校的课,准备去各大省市寻找,一定要把孩子找回来。”

  “啊……啊……”苏暖暖看着弟弟跪在在面前,心疼的伸手去扶他。

  又加上这半年发生的一切,伤心、委屈、失落、愤怒、不甘,这所有所有的情绪全部爆发出来,一下将她逼到崩溃的边缘。

  只见她哑着嗓子嚎啕大哭起来,伤心欲绝的模样可把苏景轩给吓坏了。

  “姐,你别哭了,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只见他眼圈湿润的拉起苏暖暖的手不断向自己脸上打去,嘴里也不断说着:“你打我吧,我知道你生气,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把孩子弄丢的!”

  苏暖暖知道他误会了,自己哭并不是得知孩子丢了,她知道孩子在宋悠悠手里,暂时没有危险。

  但是她又无法开口解释,只能将他从地上拉了起来,一把抱住狠狠的痛哭一场。

  过了好一会儿,苏景轩才发现哪里不对劲,满脸惊讶的问道:“姐,你的嗓子怎么了?为什么一直不说话?”

  “这半年你到底去哪了?发生了什么事?你现在不能说话了吗?”苏景轩回想着苏暖暖刚刚沙哑难听的哭声,突然害怕的脸色苍白。

  听到弟弟这么问,苏暖暖似乎又想起了这几天的委屈,刚刚停住的泪水不禁又流了下来。

  “姐,你到底怎么了?”

  “你别吓我好吗?怎么好好的不能说话了?”

  “我陪你去医院看看吧,你又不是天生的哑巴,一定可以看好的。”

  “走,我现在就带你去医院。”苏景轩拉着苏暖暖就往外走。

  苏暖暖轻轻摇头,又坐回了沙发上,苏景轩不明白她为什么不肯去医院,但是姐姐现在又不能开口说话,他也问不出什么。

  只要咬牙说到:“姐,你在家等着,我出一下马上回来。”

  “啊啊……”她想说你不要去,我没事,但是却无法发出声音。

  苏景轩出去,还把房门朝外上了锁,才放心出去,因为他怕等他一回来姐姐又不见了。

  等他带着程锦冉从外面回来的时候,苏暖暖已经趴在沙发上睡着了。

  程锦冉看着她消瘦的模样,心中有着说不出的心疼,看她这个样子应该是感情受伤回来的。

  方慕瑾那个混蛋难道欺负她了?

  不应该啊,按理说方慕瑾得了那种传染病没人肯照顾,只有苏暖暖愿意照顾,这才是真正的患难见真情,他该感动才对,怎么会让她如此伤心绝望的回来?

  而且听小轩的意思,她还伤到了嗓子?

  到底怎么回事,估计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程大哥要不要把我姐叫醒,你给她检查一下?”苏景轩有些担心的问道。

  程锦冉看着她一脸疲惫,眼角还有未干的泪痕,心疼的说道:“让她睡吧,睡醒了再检查。”

  “看她的样子应该是累了许久,整个人都瘦了一大圈。”

  “好吧,都怪我不好,把甜甜弄丢了,她才会这么伤心的!”

  程锦冉看着苏景轩自责的模样,小声安慰道:“你也不要自责了,这是属于意外,谁也料想不到,继续找就是了,一定可以把孩子找到的。”

  “恩,我一定把甜甜找回来。”

  “去把她的床铺整理一下,我抱她去床上睡,这样睡容易感冒。”

  “好!”

  程锦冉刚刚抱起苏暖暖,她便惊醒了,一睁眼就看到程锦冉一脸大写的心疼。

  苏暖暖忍着眼中酸涩的泪意,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来,不想让他太担心。

  “不想笑就不要笑,我先抱你会房间休息,等休息好了再告诉我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

  “如果不能说话,那就用写的,我陪着你解决所有困难。”

  苏暖暖听着他温暖的话,不禁湿了眼圈,将头轻轻抵在他的胸口。

  “乖,别哭了!不管发生什么,都由我陪着你!”

  苏暖暖低着的头轻轻点了一下,忍了好久的泪水终于滑落下来。

  等苏暖暖一觉睡醒之后,天都黑了!

  “醒了,吃点东西吧,吃饱了再说你的事情。”

  苏暖暖轻轻点头,吃着热腾腾的饭菜,心里竟然有种说不出的轻松感,仿佛觉得这才是生活。

  饭后,苏暖暖拿着床头的纸笔,快速的写到【谢谢你,锦哥哥,我没事不用担心。】

  “你张开嘴,我帮你检查一下嗓子!”程锦冉拿出一个小手电一副很专业的样子。

  苏暖暖听话的张开嘴巴让他检查,程锦冉检查之后才放心下来,说道:“声带受损,问题不大,吃点药调理一段时间就能好。”

  女人听着他的话也松了一口气,从包里拿出一瓶药递给程锦冉让他看。

  “既然你有药为什么不吃?”

  苏暖暖在纸上写到【我刚得到,不确定是解药还是毒药,不敢轻易服用】

  “刚得到?解药?还是毒药?”程锦冉一脸严肃的重复着她写出的这些词,觉得信息量无比的大。

  这么普通的药为什么刚刚才得到,很难得到吗?

  她我什么会觉得这是毒药?现在都什么年代了,怎么还会有人用毒药这个词,除非是在她身上发生过什么?

  这些药是谁给她的,既然不信任为什么要拿她的药?

  这一切的疑问,都证明了这半年在她身上发生了很多事情,而且还都是不好的事情。

  “这到底怎么回事?你的声带是怎么受损的,这些药又是哪里来的?”

  “你不是去照顾方慕瑾了吗?为什么突然回来?”

  “他赶你回来的吗?还是发生了什么事情?”程锦冉紧张的问出一连串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