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5章 共有三个孩子-冷少霸爱:亿万老公-赛车比赛游戏网
冷少霸爱:亿万老公

第385章 共有三个孩子

  只见他把两撮不同颜色皮筋绑着的头发交给他信得过的医生,说道:“帮我鉴定一下,这两撮头发是不是同一个人的,DNA是否相同。”

  “好的,方总稍等!”

  “等到,再鉴定一下,这撮头发跟我有没有亲子关系。”方慕瑾说着从自己头上扯下几根头发,指了指红色皮筋绑着的那撮头发。

  “好的,最快明天出结果,请方总耐心等待。”

  第二天中午鉴定结果就出来了,黄医生拿着两份报告解释道:“这份报告证明,这两撮头发并不属于同一个人的,并且鉴定出他们的DAN相似度很高,是疑似亲属关系。”

  “这份鉴定证明,您和这两撮头的主人发都属于亲子关系,这就说明这两撮头发的主人都是您的孩子。”

  黄医生看着方慕瑾一脸懵逼的表情,试探的问道:“方总,是不是我说的有些复杂了,您没听明白吗?”

  “我……我听明白了,只是有些不敢相信。”

  这么说,苏宝贝说的都是真的,当年给他生孩子的女人生的是双胞胎,另一个孩子真的被她藏了起来。

  “方总,那个女人抢救无效,死亡!”手下人在他耳边小声说道。

  方慕瑾心里烦躁极了,苏宝贝果然够狠,为了报复他,宁愿牺牲自己的命。

  他的心里还是不愿接受现实,一个人怎么可以细思极恐到这种程度,隐藏一个女人和孩子二十年,这是什么概念?

  难道那一小撮头发是二宝的?

  苏宝贝故意误导他,想让他心里一辈子不安?

  但是他又觉得自己的想法更加不可能,二宝的身份要不是程锦冉告诉他,就连他都不知道孩子是自己的,苏宝贝又怎么会知道?

  况且她到临死的时候才知道苏暖暖其实是炸死,她既然以为苏暖暖死了,又怎么想到二宝是他的孩子,提前弄了二宝的孩子放在盒子里等他去找?

  虽然这样想着,但是为了弄清楚,方慕瑾还是决定再用二宝的头发做一次鉴定,如果三撮头发都跟他有亲子关系,都是他的孩子,那他就能完全短信苏宝贝说的是真的。

  他还有一个跟瑭瑭一样的孩子流落在外,正在某个地方承受非人的折磨。

  方慕瑾这样想着也这样做了,鉴定结果和他猜想的一模一样,他真的有三个孩子,两个在身边,一个苏宝贝隐藏在某个地方。

  可恶的是,苏宝贝死了,只留下这么一点扑朔迷离的信息,现在想问点其他也问不出来了。

  这时他想到了关在监狱里的王丽君夫妇,他们是苏宝贝的父母,这件事他们一定知道,说不定曾经还有参与。

  但是结果却大失所望,王丽君夫妇还不知道女儿死去的消息,害怕把真相说出来,他会大发雷霆报复女儿,便死咬着不说。

  再加上他们关在监狱里,他去探视的时间、空间都有限,而且警察局也不是他能乱来的地方,在不能打不能骂的情况下,对方闭口不答,他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方慕瑾只能失望而归!

  尽管他派人调查询问,但是一点线索都没有,那个孩子的下落仿佛成了一个迷,他现在除了确定自己有三个孩子,其他事情毫无头绪。

  等他再次去监狱询问的时候,王丽君夫妇不知道从哪个亲朋好友得知女儿已经死去的消息,便更加痛恨方慕瑾了。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句话就是说的王丽君一家子,他们在得知女儿死去的消息后,第一反应就是死也不说另一个孩子下落,让方慕瑾一辈子过不安心,一辈子都别想找到另一个孩子。

  因此,这一次方慕瑾仍旧白跑一趟。

  这段时间他一直忙着孩子的事情,忽略了苏暖暖,而苏暖暖一心扑在二宝身上也不觉得自己被冷落了。

  当他突然出现在苏暖暖的房间时,苏暖暖反倒愣了一下:“你怎么来了?”

  “我来看看你!”方慕瑾心里有事,情绪也有点低落。

  “怎么了?有心事?”她问。

  “恩,最近发现了一点事情,没有头绪,有些心烦。”

  “发生什么事了?”

  “苏家被我整垮了,苏宝贝也死了,只是她临死前说了一件事,弄得我这些天都没睡个安稳觉。”

  “苏宝贝死了?她怎么死了?被判刑?”苏暖暖有些惊讶,苏家垮了她一点都不惊讶,苏家完全不够方慕瑾玩的,想整垮苏家就是他一句话的事情,两年前她亲眼见识过。

  但是苏宝贝死,她就有点奇怪了,好好的人怎么说死就死了?

  “王丽君和丈夫呢?也死了?”

  “他们挪用公款、贪污受贿,用了很多非法手段经营公司,被判了重刑,这辈子要坐穿牢底了。”

  “那苏宝贝是不是也被判了刑,然后在狱中自杀,病死了?”

  方慕瑾本来想说实话的,但是又怕苏暖暖太善良,觉得他的手段太残忍,逼死了苏宝贝,就没说实话。

  “恩,判刑了,在狱中自杀,自杀前告诉我一件事。”

  “什么事?”

  “她说她不是瑭瑭的亲生妈咪,瑭瑭的亲生妈咪另有其人,而且当年瑭瑭的妈咪生的是双胞胎,另一个孩子被她藏了起来,那个女人也被她藏了起来。”

  “她还说他们母子现在正在承受非人折磨!”

  “天哪?怎么会这样?”苏暖暖震惊的捂着嘴巴。

  “苏宝贝简直该死,她怎么连一个孩子都不放过,想起当年她对甜甜做的事情,我就恨不得亲手掐死她。”

  “那现在孩子找到了吗?”她担心的问。

  “没有,她说完就死了,我去问王丽君夫妇,他们也是绝口不提,现在毫无头绪,根本找不到他们母子。”

  方慕瑾说道这里,突然抬头问道:“丫头,你从小是在苏家长大的,你知道什么线索吗?”

  “你回想一下这些年他们有什么可疑的地方,说不定可以帮我找到一些线索。”

  “想起瑭瑭的弟弟在外面惨遭虐待,我的心里就很难受。”方慕瑾情绪低落的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