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6章 无端争吵-冷少霸爱:亿万老公-赛车比赛游戏网
冷少霸爱:亿万老公

第386章 无端争吵

  “爹地,弟弟在睡觉哦,没有惨遭虐待!”小奶球不知道什么时候从门外跑进来,一脸笑嘻嘻的说着。

  方慕瑾无意识的说道:“不是说二宝,是说你另一个弟弟……”

  说到这里,方慕瑾突然禁了声,微微皱眉,这种事情跟一个孩子说干什么,说了也没用。

  “咦,另一个弟弟?”

  “宝宝还有另一个弟弟咩?”

  “那宝宝有两个弟弟咩?”小家伙歪着脑袋一脸好奇的问。

  “出去玩吧,小孩子不要问大人的事情。”方慕瑾显然不愿多说。

  “宝宝是来看暖暖妈咪和弟弟的,才不要出去玩。”小奶球说着,蹬蹬蹬几下跑到床边,像个小猴子似的,迅速的把鞋甩掉然后爬到床上,瞪大眼睛看弟弟。

  “暖暖妈咪,宝宝可以摸摸他吗?”小家伙眨着大大的眼睛,好奇的问。

  “不可以哦,弟弟太小了,你摸摸他,他会哭的。”

  “宝宝会很轻很轻的,就摸弟弟一下可以咩?”小奶球伸出一根手机满脸期待的说着。

  “好吧,不过要很轻很轻哦,轻轻摸一下,不能把弟弟戳疼了。”苏暖暖语气温柔的说着。

  “好哒!”小奶球小鸡啄米似的点头,然后伸手轻轻在二宝的脸上摸了一下,又赶忙缩回去,捂着嘴巴不知道在偷乐什么。

  方慕瑾轻轻拍着孩子的小屁屁,声音有些疲惫的说道:“快回去睡觉吧,不要把弟弟吵醒了,他会哭的!”

  “哦哦!”

  “爹地,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回家?宝宝想爷爷奶奶了。”

  方慕瑾犹豫了一下,笑着说道:“在等十天,等你妈咪出了月子我们就可以回家了。”

  “好耶,宝宝要带着妈咪和弟弟还有甜甜妹妹一起回家,把宝宝的玩具都给弟弟妹妹玩。”小家伙兴奋的手舞足蹈。

  方慕瑾一脸欣慰的摸了摸孩子软软的头发,笑着说道:“乖儿子,真懂事,知道照顾弟弟妹妹。”

  等把孩子送走之后,方慕瑾又返回房间,却不料苏暖暖面无表情的说道:“我是不会跟你回家的。”

  “等出了月子,我就带着甜甜和儿子一起回江南小镇。”

  “暖暖,别说气话了好吗?”

  “我没有说气话,我是认真的,我们之间已经没有可能了,我真的不会跟你回家,更何况我现在还是锦哥哥的妻子。”

  “他都把离婚协议给你了,再说了,你们当初是怎么结婚的,你比谁都清楚,他都没有当真你又何必当真?”

  “这不能成为你拒绝我的理由。”

  “那宋悠悠和宋悠悠肚子里的孩子呢?也不能成为我拒绝你的理由吗?”

  “我说了,这件事就像一块大石头一样永远压在我心里,我说服不了自己。”

  “怎么又提她,能不能不要再提起那个女人了!”方慕瑾有一丝丝的不耐烦,他真的不想再提起宋悠悠那个贱人。

  要不是她,他和暖暖之间也不会有这么多的误会和曲折,他们早就幸福美满的在一起了。

  “呵,我为什么不能提她?这明明就是事实,逃避现实有意思吗?”

  “就算我不提,这件事就能过去吗?我就能当做这件事没有发生过吗?”

  “我说了那晚是意外,我没有碰她,我喝醉了,那晚我喝的很醉很醉,不省人事睡得跟死猪一样,不可能和她做那种事情的。”

  “宋悠悠那种贱人,什么事情做不出来,那野种是她和谁乱搞的都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替她背这个锅?”

  “再说了那个贱人现在恐怕已经死了,我们再因为她吵架值得吗?”

  “她犯下的错,我们为什么要替她承担惩罚?”

  “如果我们真的吵架分开,不是正合她的意?”方慕瑾有些焦急的说着,难道这件事就永远过不去了吗?

  “我也不想提她,但是我心里难受,我现在连生气的权力都没有了吗?”

  “现在宋悠悠死了,她的孩子也没了,死无对证,你说没有碰过她就没有碰过?你说那孩子不是你的就不是你的?”苏暖暖的情绪越说越激动。

  方慕瑾也有些不耐烦的说道:“那你想怎么样?”

  “我不想怎么样,我只想带着孩子离开你,我们以后各过个的,就这么简单!”苏暖暖看着男人一脸不耐的表情,心里更加委屈了。

  他爱上其他女人,还让其他女人怀上他的孩子,还有理了?

  她现在说一说都不能吗?

  方慕瑾看着苏暖暖红红的眼圈蓄满了泪水,不想再和她争执下去,也知道今天他因为找不到孩子的事情有些心烦,说话态度的确不太好。

  “行了,别生气了,也别哭了,我不和你吵了,早点休息吧!”

  “我明天再来看你!”

  “离开我的话以后不许再说,无论如何我是不会让你离开的。”方慕瑾说完就离开了,现在两人的情绪都有些激动,以免越吵越激烈,再说出什么伤人的话就不好了。

  苏暖暖看着男人离开的背影心里更委屈了,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他不来的时候想他。

  他来了又要吵架,他走了之后就更加委屈了,心里难受的要命,总是忍不住想哭。

  难道是产后的女人真的容易情绪敏感,得抑郁症吗?

  她不确定自己今天是不是自己无理取闹了。

  其实苏暖暖知道,他们不应该再为了宋悠悠争吵,不然就正中了她的意思,死了也要脚乱他们的生活。

  但是这件事并不是说忘就忘记的,每次想起来就像是吃了一只死苍蝇一样,咽不下去又吐不出来,恶心的要命又难受的要命!

  转眼间就过去了十天,苏暖暖已经出月子了,可以下床走动,做任何事情,这是她现在觉得最开心的事情,前些天整天被困在床上简直像是坐牢一样。

  苏暖暖正抱着孩子在房间里哄孩子,突然听到门口一阵吵闹声,仔细听去原来是方慕瑾的父母来了。

  听他们一口一个宝贝一口一个心肝的,大概是见到瑭瑭了吧,老人家见到孙子总是这样,宠的不行恨不得捧在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