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7章 醉酒驾驶-冷少霸爱:亿万老公-赛车比赛游戏网
冷少霸爱:亿万老公

第397章 醉酒驾驶

  宋悠悠在一旁听得目瞪口呆,要说她这一生最佩服的人大概就是王丽君了吧,比她更无耻更狠辣更会算计!

  “事情就是这样,甜甜真的是方慕瑾的女儿,你不信可以去做亲子鉴定。”

  “不用做,我信你!”

  “呵呵呵,没想到苏暖暖那个贱货还真是幸运,不但是方慕瑾找了那么多年的救命恩人,还是当年为他生下孩子的女人,并且一生就是两个,加上现在这个野种,她一共给方慕瑾生了三个孽种!”

  “我突然有了一个更好的计划,比千刀万剐、偏偏凌迟更好的办法!”

  当宋悠悠从监狱出来的时候,简直如沐春风,比中了五百万大奖还要开心。

  “056,去帮我办一件事情!”

  “请宋小姐吩咐。”

  宋悠悠踮起脚尖在056的耳边悄声耳语几句,男人的表情永远波澜不惊,不管宋悠悠吩咐什么杀人放火的事情,她照做就是了。

  是夜,乌云密布,这闷热的天气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苏暖暖抱着啼哭不止的孩子,不但向外窗外张望,都十点钟了,方慕瑾为什么还没有回来,电话也打不通,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心中的焦急和孩子的哭闹,让她有些心烦意乱,而且左眼皮一直跳,让她有种不好的预感。

  听老人说左眼跳财、右眼跳灾,虽然这是迷信,但是她还是非常的担心。

  “妈,阿瑾的电话还是打不通吗?怎么这么晚还不回来?”苏暖暖一边给孩子喂奶一边担心的问着。

  方母无所谓的说道:“可能有应酬,你别等他了,喂了孩子就先睡吧。”

  “他那么大人了,能出什么事,你这是瞎操心。”

  虽然方母这样说,但是苏暖暖还是不放心,窗外突然下起暴雨,在这种电闪雷鸣的天气,丈夫迟迟未归,她就更加担心了。

  很快,医院的电话就印证了她预感,苏暖暖看着陌生号码,有些担心的问道:“喂,请问是哪位?”

  “您好,请问您是方慕瑾先生的爱人吗?他出车祸了,已经送去了急救室,希望家属尽快过来办理手续。”

  “什么?出车祸了?严重吗?他怎么样了?”

  “送来的时候病人已经昏迷,现在还在抢救,会不会脱离生命危险,还不能确定!”

  苏暖暖听着对方的话,大闹处于一片空白当中,虽然护士又把医院的地址电话说了一遍,就把电话挂了。

  听到她惊叫声的方母披着衣服急急忙忙的跑来,门都不敲,焦急的问道:“怎么了?怎么了?谁出车祸了?发生了什么?”

  苏暖暖反应过来来不及回答她,把孩子放在摇篮床里,穿上拖鞋就往外跑,还差点把方母给撞倒在地。

  看到她如此慌张的模样,就算不用说话方母也知道是谁出车祸了,老人孩子都在家里没病没灾的,只有方慕瑾没回来,还能有谁出车祸?

  若是外人,苏暖暖也不会这么惊慌失落。

  “暖暖,你别跑那么快,等等我,我派司机,你跑要跑到什么时候?”

  方母的喊声惊动了一屋子的人,就连瑭瑭和甜甜也揉着随眼惺忪的眼睛从卧室出来。

  最后,方家父母和苏暖暖三人一起去了医院,其他人在家看孩子。

  等他们赶到的时候,方慕瑾已经脱离了危险被送去了病房,医生告诉他们不用太担心,方慕瑾只是头部撞伤一个伤口,流了很多血,看着吓人却不会有生命危险,而且送来及时,止住了血。

  不过这次的撞击给他造成了轻微脑震荡,以后可能会有头疼头晕的状况发生,让家人多多注意,恢复一段时间就没什么大碍了。

  听了医生的话,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好在有惊无险,没有生命危险,来的路上简直吓死他们了。

  等方慕瑾醒来的时候天都亮了,方慕瑾看着三人都在病房守着,开口安慰道:“爸妈你们回去吧,我什么大事。”

  “还有你,穿这么薄就往外跑,生了病怎么办?”

  苏暖暖红着眼睛,眼中蓄满委屈和心疼的泪水,昨晚她听到他出车祸的消息,吓得七魂去了六魄。

  “你还说我,你怎么不小心点,不能专心开车吗?为什么会出车祸?”

  “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

  “我接到医院的电话差点被吓死,你以后能不能小心点……”苏暖暖声音哽咽委屈的说着,说着说着泪水就吧嗒吧嗒往下掉。

  看的方慕瑾心疼死了,赶忙开口哄道:“乖乖乖,不要哭了,哭的我心疼。”

  “我以后小心点就是了,再说了昨晚的情况真的不怪我,对方酒驾冲着我加快油门直直的就撞了过来,我躲都躲不及。”

  “我的助理说,交警已经在处理了,酒驾的人就应该抓起来关一辈子,不爱惜自己的生命,还威胁别人的生命,最重要的是让我家傻丫头担心了!”方慕瑾头上缠着纱布像是没事人一样,变着法的哄苏暖暖开心。

  “还贫嘴,不理你了!”

  “哼,不管你了,我回家喂孩子!”苏暖暖说着,真的离开了,不过她回家喂了孩子,煲了汤又很快的去了医院。

  “爸妈你们一夜没睡了,快回去休息吧,我在这里照顾阿瑾。”

  “我刚刚让张妈做了一点清淡的饭菜,你们回家吃点东西再休息,折腾一夜什么都没吃,不能空腹睡觉。”

  方母明显不放心儿子,很不想走,但还是被方父给劝走了。

  方慕瑾看着苏暖暖手中的保温盒,嘴角扬起一抹温馨的笑,开口打趣道:“某些人不是不管我了吗?”

  “怎么还带着汤来了?”

  苏暖暖看他还有心思开玩笑,就知道他伤的真的不重,害她白白担心。

  “你不想喝,我现在就倒掉。”

  “喝,谁说不好,我家丫头亲手给我煲的汤,我当然得喝的一滴不剩,怎么舍得倒掉。”

  苏暖暖白了他一眼,给他盛了一碗汤,某人却说:“我现在有伤在身,你要喂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