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9章 你是谁-冷少霸爱:亿万老公-赛车比赛游戏网
冷少霸爱:亿万老公

第409章 你是谁

  “怎么把门锁上了?”方慕瑾在门外听到她有些紧张的声音,担心的问。

  “没,没事!”

  把门打开后,方慕瑾提着早餐走了进来,此时甜甜也已经醒了。

  “不舒服吗?怎么脸色这么难看?”

  苏暖暖摸了摸自己有些苍白的脸颊,神情略显不自然的说道:“没,没事!可能昨晚没休息好。”

  “给你们带了早餐你趁热吃!”

  “我……我没胃口。”

  “阿瑾,我昨晚……”

  方慕瑾看着她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不解的问道:“昨晚怎么了?”

  “昨晚……没……没什么,我昨晚梦到瑭瑭他……”

  “瑭瑭怎么样了,我想去看看他!”

  苏暖暖眼神躲闪始终不敢说出昨晚的事情,就只能把话题转移到孩子身上,她也的确很担心孩子的健康。

  她虽然对方慕瑾失望极了,但是对孩子她没办法狠心的置之不理。

  方慕瑾觉得她今晚有点奇怪,但是又在庆幸她今天竟然肯正常和他说话了,看他的目光也没有那么大的恨意了。

  “瑭瑭还在昏迷中,我带你去过去。”

  “爹地,甜甜也要看哥哥。”

  “好,爹地带你去看哥哥,不过哥哥生病了,你不能吵到他哦。”

  “嗯嗯,甜甜会乖乖的。”

  苏暖暖跟着方慕瑾一起到了瑭瑭的病房,小奶球脸色苍白的躺在病床上,小手在被子外面露着,上面插着针头正在输水。

  “孩子怎么样了?”

  “他昏迷多久了,一直没有醒来过吗?”

  “已经昏迷三天了,医生说孩子的生命体征已经越来越弱了,恐怕……恐怕支撑不了几天了。”

  苏暖暖看着方慕瑾眼中布满红色的血丝,以及他强装镇定的表情,心里莫名的心疼。

  面对即将失去的孩子,没有一个为人父母的可以用平常心面对。

  但是那天晚上的试探,她绝不原谅!!!

  苏暖暖不再理会方慕瑾,而是弯腰去给孩子盖被子,恰好看到孩子的脖子处有挤出脓疮和腐烂吓得他一把掀开被子。

  小家伙身上没有穿衣服,被子一掀开他身上那些疮疤和腐烂就一览无余。

  “怎么会这样?这是什么时候出的?前几天不是只有一两个小红疹,怎么现在发展的这么严重了?”她震惊的问。

  “就是这几天出的,越来越严重,医生根本束手无策,说照这样下去孩子最后会全身腐烂而死。”

  苏暖暖听着方慕瑾的话眼圈红红的,又低头看了看床上可怜的孩子,那些人也太狠心了,竟然对一个孩子下毒手。

  昨晚纠结了一夜的问题,这一刻她终于下了决定,她决定去见一见那个神秘人。

  虽然危险,但是如果能救瑭瑭也是值得的,瑭瑭虽然不是她亲生的,但是在她眼中就和亲生的差不多。

  总之,她不忍心看着一个可爱的孩子就这么死去。

  苏暖暖在床边坐了一会儿,突然说道:“傍晚我要出去一趟,你帮我照看一下甜甜。”

  “你要出去?干什么?”

  苏暖暖一改刚刚悲伤的态度,突然冷言讽刺道:“我想去哪用的着向你汇报吗?再说了我的话你又不信,我又何必去说?”

  方慕瑾张张嘴,丝毫不知该怎么反驳,他就知道这次的事情她不会这么容易就消气,也不会这么轻易的过去。

  刚刚愿意和他说话,只不过是担心孩子罢了。

  “行,那你去吧,我会派两个人保护你的安全。”

  “不用,我又不是多矜贵的人,没人会绑架我。”

  “甜甜下午你在医院乖乖的听方叔叔的话,妈咪出去买点东西,很快回来。”

  “嗯嗯,甜甜会乖乖听话!”

  苏暖暖转身离开了,方慕瑾盯着她的背影一阵叹息,听着她那句‘方叔叔’,他觉得两人的距离仿佛拉开了十万八千里。

  “爹地,妈咪是不是在生你的气?”

  “你是不是惹妈咪生气了?”小丫头扬起脸呆萌可爱的问道。

  方慕瑾宠溺的摸了摸孩子的柔软的头发,叹气道:“是啊,爹地做错了事,惹妈咪生气了。”

  “没关系的,爹地去和妈咪道歉,妈咪会原谅你的。”

  “妈咪说知错能改就是好孩子!”

  “好,爹地一会儿就去给你妈咪道歉。”

  苏暖暖来到约定的地点,四处张望着,希望可以看到一些蛛丝马迹来。

  大概五分钟后,耳朵里的通讯器发出一阵刺耳的声音,接下来又是昨晚那个神秘人的电子声音,根本判断不出男女。

  耳朵里的通讯器她自己取不出来,也不能让医生帮忙取出,否则会被方慕瑾发现问及缘由,所以就一直戴到现在。

  “你向东走200米,到路口左转。”

  “再向西走一千米,到路口左转!”

  就这样苏暖暖跟着对方的指挥,一步一步的走着,走到一家隐秘的酒吧门前停下。

  “我在803房等你!”

  苏暖暖询问之后来到803的门前,她站在门口犹豫了好一会儿都不敢进去,不知道里面会是什么人?

  进去之后会发生什么事情?

  也不知道里面有几个人,那些人会不会把她杀人灭口?

  心里越想越还害怕,以至于她的双手都在颤抖。

  “怎么?不敢进来?”

  “你不是挺胆大的吗?敢一个人前来赴约,怎么怂了?”

  “还是说解毒疫苗你不想要了?”

  听着她的话,苏暖暖想起瑭瑭浑身溃烂的样子,终于鼓起勇气推门进去。

  包厢里黑漆漆的,隐约可以看到沙发上坐着一个脸带魔鬼面具的人,那人身穿黑色斗篷,手上戴着黑色的真皮手套,安静的坐着显得神秘极了,而且神秘人没有开口说话的情况下苏暖暖不知道对方是男是女。

  神秘的身后同样站着两个脸带面具的男人,看他们魁梧的身形,应该是保镖打手之类的人物。

  苏暖暖站在门口,后背贴着门板,有些害怕的问道:“你是谁?你和方家有什么仇怨?说出你的目的?”

  “为什么给那么小的孩子下毒,现在又为什么愿意交出解药?”苏暖暖强装镇定,声音颤抖着问出一连串的疑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