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6章 痛哭失声-冷少霸爱:亿万老公-赛车比赛游戏网
冷少霸爱:亿万老公

第426章 痛哭失声

  黑暗的房间里,满地的啤酒瓶和易拉罐,中间躺着一个烂泥一般的男人。

  他只有每天用酒精麻痹自己,心里才能好受些,不然他总会时时刻刻想起苏暖暖和过去的事情。

  他真的很后悔,当初为什么不信任她,为什么没有保护好她,为什么这么没用。

  “酒,给我酒……我要喝酒……”男人醉醺醺的说着,不停在空瓶中翻找。

  他不能让自己清醒,清醒后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

  方母推门进来,冲人的酒味和酸臭味扑鼻而来,方母捏着鼻子把灯打开,看到地上烂醉如泥的男人,心疼不已。

  “阿瑾,你怎么又躺在地上了,快起来。”

  “妈妈求你了别这样了好吗?”

  “你看看你现在都变成什么样子了,每天酗酒打架、无所事事,喝醉了就到大街上到处找人,到处闹事,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妈妈很心痛!”

  “你给我起来,快点振作起来,你知不知道你爸的身体越来越不好了,你这样让我怎么放心的下。”

  方母弯腰想要将他抱起,但是费了好大力气也没能把人从地上拉起。

  “酒,妈……给我酒……我要喝酒……”

  “还喝,你都快喝死了,还要喝。”

  “呜呜呜,早知道你醒来会变成这个样子,还不如当初让你昏迷着,昏迷的时候你也不会这么痛苦了。”方母越说越伤心,好不容易盼着儿子醒来,可是他一醒来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什么都不说,每天就知道醉生梦死。

  “你到底怎么了?那天究竟发生了什么?”

  “你心里有什么难受的,你告诉妈妈,我来帮你,求你别再折磨自己了。”

  “你是不是想那么女人了,妈妈同意你们在一起,只要你振作起来,我已经派人去找她了,只要你能开心,我什么都不管了。”方母又心疼又伤心的说着,这是她做出的最大让步了。

  虽然很讨厌那个女人,但是她总不能看着儿子这么颓废下去,若是继续这样他的人生就毁了。

  “找不到了,再也找不到了!”

  “妈,她回不来了,再也回不来了……”方慕瑾突然情绪激动的一把抱着方母,扑在她的怀里哭的像个孩子。

  方母看着自己怀中失声痛哭的儿子,吓得慌了心神,从小到大儿子就没这么哭过,他现在这样真的把她吓到了。

  “别哭别哭,到底发生了什么,她为什么回不来了,她去了哪里?不肯回来吗?”

  “妈妈亲自去求她回来好不好,你这样妈妈心疼死了。”方母显得有些慌乱,手足无措,不知该安慰还是该劝说。

  “谁也求不回来了,她死了……死了……”方慕瑾烂醉如泥,哭的泣不成声。

  “什么?死了?怎么会这样?她……她不是逃跑了吗?”

  “死了,她死了,再也回不来了!”

  “妈,我好想她,我想下去陪她,她一个人在冰冷的世界,一定会害怕!”

  方母听着儿子呢喃的话,吓得脸色惨白,一把捧着他的脸,大声喊道:“阿瑾,你醒醒,我不许你说胡话,不许!”

  “更不许你做傻事,这种想法你连有都不能有!”

  “你要下去陪她,我和你爸你不管了,你的两个儿子你也不要了吗?”

  “呜呜呜,儿子你被吓唬我,妈妈不许你做傻事,不可以!”方母抱着儿子大声痛哭起来。

  她觉得帝都是个不祥之地,自从回国后就没一件好事发生,还不如继续去国外生活。

  “阿瑾,什么都别想了,好好睡一觉,妈妈去收拾东西,我们还去国外生活,离开这个伤心地。”

  “我不要走,我要在这里陪她,我走了她会更孤单,我哪里也不去!”方慕瑾又瘫软在地上,嘴里喃喃的说着,但是语气却是无比的坚定。

  “不行,我不能任由你这样毁了你自己,必须离开!”

  方母说完便出去了,这次她意已决,谁也不能阻止她离开。

  ……

  “暖暖,今天感觉好点了吗?”方成哲扶着苏暖暖在别墅外的花园慢慢散步。

  “恩,好多了!”

  “脚还疼吗?”

  “还是有点,不过比刚醒那天好多了!”

  “你实在伤的太重了,现在能下床走路简直就是个奇迹,不过没关系,我以后天天陪你散步,一定会让你完全康复起来的。”方成哲语气温柔的说着。

  苏暖暖脸上扬起花儿一般的笑容,用着带笑的眸子看了他一会儿,才甜甜的点头。

  “你对我真好!”

  方成哲被这她幸福甜蜜的笑容感染了一般,只见他伸手在苏暖暖的鼻头上轻轻刮了一下,宠溺的说道:“小傻瓜,不对你好对谁好!”

  听到如此宠溺的称呼,苏暖暖紧张的脸红心跳,害羞的不敢抬头。

  “方先生,你不用扶我了,我自己走走试试,以后总要自己学会走路,不能总让你扶着我。”

  “那你自己走走看!”方成哲小心翼翼的送开手,看着她慢慢的走着。

  苏暖暖慢慢的走着,每走一步脚底还是会传来轻微的刺痛,她也不知道自己曾经经历了什么,为什么身上会留下那多伤痕。

  虽然很多已经淡化,只有浅浅的痕迹,但是脚底的伤口却是狰狞可怕,估计一辈子也无法恢复了。

  自己以前是个很坏的人吗?

  为什么那些人会这么痛恨她,脚上的伤口像是有人用匕首刺穿了一般。

  方成哲看着她微微凝眉,关心的问道:“怎么样?脚疼?我扶着你!”

  “没事,我只是想到了脚上的伤害,那么难看,恐怕一辈子都好不了了。”

  “成哲,你会嫌弃吗?”

  “怎么会呢?我爱你还来不及又怎么会嫌弃,而且那些伤口在脚底,又看不到,不碍事的。”

  “难道你以后想光着脚走路吗?”方成哲故意说些幽默的话来逗她开心。

  苏暖暖浅浅一笑,轻轻摇头,只要他不嫌弃就好。

  “成哲,你一直不让我问过去的事情,可是我还是想问,我只问一个问题好吗?”

  “你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