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9章 乖乖吃饭-冷少霸爱:亿万老公-赛车比赛游戏网
冷少霸爱:亿万老公

第459章 乖乖吃饭

  只见他伸手捏着苏暖暖的下巴,目光冰冷可怕的问道:“你再说一遍?”

  苏暖暖虽然害怕,但还是倔强的说道:“我想死,谁也拦不住!我宁愿死也不愿被你糟蹋!”

  “我会下去陪他,陪他一起看着你被抓的那一天!”

  方慕瑾被她气的双眼猩红,苏暖暖则是不怕死的瞪回去,眼中充满毁天灭地的恨意,仿佛要生吞活剥的面前的男人一般。

  “丫头,你给我听清楚了,你的命是我的,我不准你死,你就得给我好好的活着!”

  方慕家看着苏暖暖不怕死的眼神,捏着她的下巴说道:“丫头,再敢胡闹,我会给你点厉害尝尝。”

  “呵,我连死都不怕,还会怕你的威胁吗?”

  “是啊?”

  “什么都不怕,就连方成哲能不能在地下安息你也不在意吗?”

  唰!

  苏暖暖震惊的瞪大眼睛,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

  “你想干什么?”女人声音颤抖的问。

  “如果你再敢有轻生的念头,我不介意把方成哲的骨灰挖出,再把他的墓碑毁掉,让他永远做个孤魂野鬼,无处安身。”

  “方慕瑾……你敢!!!”苏暖暖听着他残忍的话,恨不得把银牙咬碎。

  “我敢不敢?你试试就知道了!”方慕瑾说完脸色冰冷的离开了。

  他站在门口靠着墙,听着苏暖暖撕心裂肺的哭声,内心比她痛上千百倍。

  但是他没有办法!!

  既然不能爱,那就恨吧,最起码这样她心里还能记住他,也不会随意有轻生的念头,更重要的是他不能接受再次失去她的事实。

  转眼间三天就过去了,苏暖暖的身体也好的差不多了,虽然伤口还没愈合,但是已经没有大碍。

  因此,她又被接回家中,和往常不同的是,方慕瑾不知如何说服了方母,方母竟然同意让他每天在西郊别墅住下。

  所以苏暖暖只能时时刻刻面对她恨之入骨的男人!

  而方慕瑾则是为了照顾她,也防止她再做傻事,竟然推掉了公司大多工作交给邵陌康处理,只有一些需要他亲自处理的工作,他才会在书房里忙一会儿。

  大部分时间都在陪着苏暖暖,但是很显然苏暖暖并不领情!

  啪!

  咔嚓!

  李婶默默摇头,这已经是苏小姐今天摔碎的第八只碗了,方先生的耐心真好,要是她女儿或者儿媳这么胡闹,她早就一巴掌扇下去了。

  反了天了,家里的碗不要钱吗?

  整天摔碗跟摔狗屎似的,她看了就肉疼!

  “李婶,再去盛一碗!”方慕瑾声音平淡的说着,依然脾气很好的样子。

  李婶点点头只好又去厨房盛一碗,在递给方慕瑾的时候,小声说道:“先生,这已经是最后一碗,再摔了就只能重新做了。”

  言下之意就是,就剩一碗了,打翻就没有了,也别让我重新做了,你想办法让她吃完这一碗,不要给大家添麻烦了。

  “恩!”方慕瑾淡淡的点了一下头,又吩咐到:“你先下去吧,这里等会儿在收拾!”

  “是!”

  李婶出去顺便也把门带上了,方慕瑾看着一脸冰冷的苏暖暖,低声道:“张嘴!”

  苏暖暖仍旧把头转过去不理他,方慕瑾再次说道:“把饭吃了!”

  他见她仍旧一副宁死不屈的样子,声音突然冰冷了起来:“你真的以为我拿你没办法吗?”

  “我让你吃饭!”

  “我数到三,你若还是不听话,后果自负!”

  “一……”

  “二……”

  “三……”

  当他数到三的时候,苏暖暖身体轻轻颤抖了一下,她其实是非常害怕他的,尤其是他冷着脸的样子能给人一种无形的压力,让人打从心底里害怕。

  最终苏暖暖还是屈服在他的威严之下,只见她伸手一把饭碗夺了过去,拿起勺子盛了一口米饭屈辱的往嘴里送。

  她一边吃一边委屈的哭,泪水吧嗒吧嗒全都掉在饭碗里,她没掉一滴泪方慕瑾的心都为轻轻颤一下,没有人知道他现在有多心疼。

  真想摔了那碗饭,不让她这么含着委屈吃下,但是理智告诉他不可以!

  她已经几天没有好好吃完了,不但营养跟不上,就连身体也消瘦了不少,真怕她再这么下去会把自己折腾死。

  “不要只吃白饭,把这些菜和汤全部吃掉!”男人命令一般的声音冰冷的响起。

  吓得苏暖暖拿着勺子的手狠狠一颤,碰的碗边儿,发出清脆的响声。

  她伸手哆嗦着去夹菜,但是心中又委屈的无以复加,不敢哭出声,只能吧嗒吧嗒的掉眼泪,看上去可怜极了。

  最后满盘的饭菜让苏暖暖掺着泪水全部吃下。

  方慕瑾才将她轻轻搂在怀中,下巴抵着她的头,小声又疲惫的说道:“丫头,只要你以后乖乖听话,我会好好对你的!”

  “好了,不哭了!”

  “明天好好吃饭,我绝对不会凶你!”

  他不说话还好,一说话苏暖暖反而哭的更凶了,听得方慕瑾心疼极了,只好轻轻的抚摸她的头发,心里默默的想着,丫头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想起我。

  “早点睡吧,我明早再来看你!”

  方慕瑾说着在苏暖暖的额头轻轻亲了一下就离开了,知道她现在恨他反感他,所以即便多想抱她入眠,他还是忍了。

  从苏暖暖的房间出来,方慕瑾没有回卧室而是直接去了书房,忙一些必须他亲自处理的工作。

  一直忙完凌晨十二点,才把积压两天的工作全部处理完了。

  正准备睡觉的时候,邵陌康打来了电话,问道:“方总,没打扰您休息吧?”

  “没有,什么事?”方慕瑾的声音略显疲惫。

  “嫂子的失忆症好点没?”

  “还是老样子,每天看我的眼光,恨不得我去死……”

  方慕瑾叹了一口气,问道:“你这么晚打来就是问这些?”

  “事情是这样的,你前阵子托我找这方面的医生,我派人去找了,找到一位专家,她在这方面有很深的造诣,还听说她治好过几个失忆症的患者,您看要不要请过来让她给嫂子看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