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1章 组团抓小三-冷少霸爱:亿万老公-赛车比赛游戏网
冷少霸爱:亿万老公

第481章 组团抓小三

  几人正聊的热火朝天呢,只见走廊尽头过来几个又高又壮一身名牌的胖妇女。

  看他们穿金戴银的样子一看就像有钱人,只是把那么多黄金翡翠珠宝全都戴在身上显得太俗气也太土气,一看就是暴发户太太们。

  几人气哼哼的走了过来,张口就问:“陈雪莉的坐诊室在哪?”

  两名妇女指了指旁边的门,问道:“这就是陈医生的坐诊室,只是你们要先去预约挂号。”

  “挂号,挂个屁好,老娘又不是来看病的!”女人破口大骂。

  “是啊,让这种小贱人看病,我嫌恶心!”另一个稍微瘦点的女人也是一脸的气愤。

  这几个大嗓门妇女立刻吸引了走廊所有人的目光,这一看就是来找茬的啊,陈医生一个柔弱的姑娘怎么会得罪这些彪悍妇女了。

  不过众人看着这些来势汹汹的人,也不敢多管闲事,都摆出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只见其中一个妇女一把将房门推开,看到里面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指着鼻子骂道:“陈雪莉你个不要脸的小贱人,竟然勾我老公,看我不撕烂你的脸!”

  女人一声吼,其他几个女人一起冲了进去,像是一群泼妇一般,一人揪头发一人撕衣服,一人啪啪打脸,另一人又使劲在她身上又拧又踢,气势吓人。

  本来正在立面问诊的一个妇女看到这样的情况吓得赶忙跑了出去,病房里就剩下四个妇女和一个医生。

  走廊上的人倒是一个不少,还有越来越多的趋势,听到这边的吵闹声和聚集的人群全都跑来看热闹。

  那些堵在门口的就拿出手机一边看一边拍,那些看不到的就在外层围着看,着急的点着脚尖生怕错过一点好戏。

  “贱人,敢勾我老公,看我不打死你!”

  “你就这么欠,是个男人你都要勾……”

  “不要脸的小贱货……”几个妇女你骂一句我骂一句,气的恨不得撕烂了陈雪莉一般。

  为在最前面看热闹的人,突然就听懂了怎么回事,原来表便优雅的陈医生骨子里就是一个不要脸,不止勾一个有妇之夫,这些可好被人组团来抓小三了。

  天哪,赶快拍下来,回家有的八卦了!

  再说陈雪莉的反应,她的反应就是没有反应,完全被这突如其来的灾祸给吓懵了,她连男朋友都没谈过,也没和异性接触过,怎么就成了勾被人的小三了?

  但是这些彪悍的妇女可不给她解释的机会,她刚要张口说道,一把鞋底就甩在了嘴上,甩的她满嘴泥根本说出话来。

  “唔……不是……救命……”

  “报警,快报警……”

  “我……我不认识你们……”

  “贱货你当然不认识我们,可是他你认识不认识?”胖妇女听着陈雪莉的话气的鼻子冒烟,然后从自己的包包里翻出一沓照片摔在她的脸上。

  另外几个妇女也跟着照做,并且骂骂咧咧的说道:“睁大你的狗眼看看,你认识不认识,这上面的人是不是你!”

  照片洒的满地都是,陈雪莉看到她的大量果照脸都白了,怎么会这样?

  这些照片是什么时候拍的?

  为什么会流出来?

  门外看热闹的人趁着几个妇女不注意蹲在地上捡起几张,一看还真是这么回事,上面全是陈雪莉的果照,尺度非常大,动作极其下流不堪。

  “啧啧啧,原来陈医生这么不要脸……”

  “你看看这照片,简直不堪入目,哎呀妈呀,毁眼睛!”

  “我看看,我看看!”后面的人抢着要看!

  “贱货,你睁大你的狗眼看看这上面是不是你!”

  “既然你这么贱,那就扒光你的衣服让大家都欣赏欣赏!”

  胖女人一声吼,几人开始撕她身上的衣服,陈雪莉大声的哭喊呼救,但是门外那些人只顾看热闹根本没人帮忙。

  来她这里看病的大多是女人,女人最恨的就是小三,就算她是医生也不能原谅,小三就该有这种下场,一点都不值得被同情。

  现在看着挺可怜的,可是当初她勾别人丈夫的时候怎么不想想原配夫人的感受?

  “不是说陈医生快要嫁入豪门了?这种照片流出去,哪个豪门肯要她?”

  “是啊,要是我,我也不敢要这种儿媳,到时候儿子头上一定绿油油一片!”

  “真不知道这陈医生咋想的,这么有能力随便上几天班赚的钱都够花了,怎么偏偏喜欢勾有妇之夫呢?”

  “唉,你是不知道有些人就是这么不要脸,勾别人不是为了钱,就是因为太寂寞了。”

  外面议论纷纷,里面的战争还是结束,就在陈雪莉快被扒光的时候,医院的保安赶来阻止了这一场原配组团殴打小三儿的戏码。

  “住手住手,再不住手我们报警了!”

  “谁怕谁,她勾别人丈夫还有脸了!”

  “呸,不要脸的贱货!”

  “你们医院用这种贱人当医生,一看就不是什么好医院!”几个妇女骂骂咧咧的走开了。

  留下陈雪莉趴在地上崩溃绝望,看着自己满地的落照以及门外议论纷纷,她只想一头撞墙,一死百了。

  浓浓的屈辱感扑面而来,挡都挡不住!

  她不知道自己今天为什么会遇到这种事情,上上天捉弄,还是有人陷害。

  是谁这么恶毒,要用这么残忍的手段来羞辱她,如果早知有今天的羞辱,还不如一刀杀了她。

  这时,从人群里挤出一个女人,只见她脱了自己身上的大衣盖在陈雪莉身上,蹲下来担心的问道。

  “陈医生,怎么了?出了什么事?”女人一脸担心的问着,满脸的疑问。

  陈雪莉把自己缩成一团无助的哭着,门口的人则是七嘴八舌的讲述刚刚发生的事情。

  “姑娘你是她什么人?她出了这种丑事,你不知道吗?”

  “我是陈医生的病人,本来约好的十点来看病,但是有时耽误了,现在才到,我一进来就看到门口堵了一群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唉,你错过好戏了,那几个打人的妇女刚刚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