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6章 酷刑-冷少霸爱:亿万老公-赛车比赛游戏网
冷少霸爱:亿万老公

第496章 酷刑

  很快苏暖暖便被人带到一件潮湿昏暗的地下室,然后被摆成大字绑在柱子上。

  “放开我……我让你们放开我……”

  “放我出去,否则你们这样会遭天谴的……”苏暖暖大力的挣扎着,脑子也快速的运转着,想着怎么才能逃离这里。

  她显得害怕极了,今天为什么这么倒霉会遇到这种飞来横祸,她最近果然不适合出门,苏暖暖发誓如果这次能活着出去,她保证不再乱出门了,一定乖乖呆在家里等发霉。

  陈雪莉看着她挣扎呼救的样子,眼中闪过一抹恶毒的光芒摘下墙上的鞭子,在辣椒水里沾了沾,然后一鞭子抽了下去。

  “啊……”苏暖暖的尖叫声伴随着皮开肉绽的声音震耳欲聋。

  啪!

  接着又是一鞭子,她的身上又多了一条伤口,钻心的疼痛伴随着火辣辣的疼让苏暖暖差点晕过去。

  “别晕啊,这就受不了了吗?这只是最简单的热身运动而已!”

  “苏暖暖,宫斗戏你看过吗?”

  “你应该那些妃子丫鬟得罪了不改得罪的人会受到什么惩罚吗?”

  “我们今天要不要现场还原一下,我觉得挺有趣的!”陈雪莉说着在桌上拿起一根牙签粗细的针然后走到苏暖暖的勉强,用针尖在她脸上轻轻我划着,没有划破皮只留下一道浅浅的白痕,很快又恢复原样。

  苏暖暖歪着头,生怕这个藏心病狂的女魔头会残忍的划了她的脸。

  陈雪莉看着苏暖暖害怕的嘴唇都在颤抖,嘴边扬起一抹残忍的笑,语气轻松的说道:“别怕,这么漂亮的脸蛋儿,我怎么舍得划伤呢!”

  “我会帮你好好保留的!”

  “不过你这纤纤玉指我看着有些碍眼,不如我帮你废掉吧!”女人说着突然抓紧苏暖暖的一根手指,拿着钢针狠狠的扎在她的指尖里。

  “啊……”都说十指连心,苏暖暖惨叫一声晕了过去。

  陈雪莉用手指叹了叹她的鼻息,撇撇嘴一脸没有尽兴的说道:“这就晕过去了,真没劲!”

  “你们两个把她解下来,把她脸朝上绑在长凳上,我帮她清醒清醒!”

  “是!”

  接着陈雪莉拿起舀子从水缸里舀了一瓢辣椒水狠狠的泼在苏暖暖的脸上,瞬间把她给泼醒了。

  确切的说是被辣椒水给呛醒的,因为此时她脸朝上被人泼水,那些辣椒水大多数流在地上,但是也有不少从鼻孔流进口腔,让她有种溺水窒息的感觉。

  就在她还没缓过进来,剩下的辣椒水接连不断的泼过来,呛的她脸色涨红不停的咳嗽,而且根本没有呼吸的时间。

  就在苏暖暖觉得自己快要窒息而死的时候,陈雪莉突然停了下来,她趁机大口大口的呼吸着,仿佛又活了过来。

  “现在清醒了吧?”

  “放心吧,我是不会让你死的,我只是在帮你清醒一下而已。”

  接着她蹲下来,伸手拍了拍苏暖暖的脸,笑着问道:“苏小姐好点了吗?我们接着玩更好玩的游戏哦!”

  苏暖暖双目猩红的瞪着她,突然一口血水吐在陈雪莉的脸上,弄得陈雪莉狼狈后退还摔了一个屁股蹲儿。

  “贱人,我看你还是打的轻,我会让你学乖的!”

  “来人,去端来一个大火盆,苏小姐身上都湿了,我要帮她烤干!”

  “是!”

  “你要干什么,陈雪莉如果我死了,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苏暖暖恨不得生吞活剥的眼前的贱人。

  “呵呵,好啊,我等着你变成鬼,但前提是你先死了再说!”

  “不过你没这个机会的,我暂时还不想让你死,我还准备让你见证我和方先生的幸福婚礼呢!”

  “呸,你休想,你这样的贱人,方慕瑾除非眼瞎了才会娶你。”

  “你也不撒泡尿看看自己的德行,从一只灰不溜秋的野鸡突然变成了一只凤凰,你的尾巴就翘上天了,可是野鸡终究是野鸡,再扑腾她也变不成真凤凰,毕竟骨子里流的就是野鸡的血!”

  “陈雪莉你就是这只假凤凰,不管给你安上什么身份,你变不成凤凰,你在方慕瑾眼里永远是野鸡!”

  啪啪啪!陈雪莉恼羞成怒一脸给了她好几巴掌,苏暖暖的每句话都在刺痛着她的心,本来她就不敢细究自己的身份,不确定自己到底是不是唐家女儿。

  现在听着苏暖暖一口一个‘野鸡’,气的她鼻子冒烟。

  “大小姐火盆拿来了!”

  “贱人,我今天就让你看看谁是野鸡谁是疯狂!”

  “一会儿我不妨让你成为野鸡,还要让让你成为烤鸡!”

  然后她转身吩咐道:“你们两个把她的脸给我摁进火盆里,我要毁了她这张勾人的脸!”

  “苏暖暖,等你的脸烤焦收缩,丑陋如鬼,我看方先生还会不会对你一往情深!”

  “不要!”苏暖暖猛然瞪大眼睛,白色白的透明。

  她没想到陈雪莉竟然变态扭曲到如此地步!

  “不要,呵呵,这里还轮不到你说话!”

  “你们还愣着干嘛?难道想怜香惜玉不成?”

  “是!”两人一点头,一人驾着她的一条手臂,然后按着她的胳膊一点一点的往下按。

  苏暖暖尖叫着,嘶吼着,她觉得自己的脸越来越热,下面的火苗几乎窜到了脸上,脸被考的有些疼。

  “啊……”

  “不要……”

  陈雪莉眼中散发着恶毒的光芒,突然靠近伸手摁着苏暖暖的头使劲往下压,就在火苗几乎扑面而来的时候,地下室的门被人一脚踹开,然后一个人影冲了进来,先是踢飞了火盆,又一把将人抢了过去,快速的往外走着。

  来人的速度快的有点让人反应不过来,一阵人仰马翻之后,众人才觉得刚刚像是幻觉一样。

  “刚刚是谁?”陈雪莉捂着自己被烫伤的脸,大声死后。

  张阿姨战战兢兢的说道:“刚刚……刚刚好像是大少爷!”

  “我哥?怎么会是他?他来多管什么闲事。”

  “大小姐,我们还是快去医务室吧,您的脸上起水泡了,到时候留了疤痕可就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