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3章 恭喜你-冷少霸爱:亿万老公-赛车比赛游戏网
冷少霸爱:亿万老公

第503章 恭喜你

  “结婚证都领了?”苏暖暖眼中瞬间模糊一片,她不知道自己听到这句为什么会这么心痛。

  嗓子就像堵了什么东西似的说不出话,更是委屈的想要大哭一场。

  她死里逃生,第一个想要见的就是他,回来后却发现他成了已婚人士,突然觉得自己的举动好可笑。

  她不想当着他的面哭,可是眼泪却怎么也不受控制,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似的吧嗒吧嗒的掉,她咬着唇强忍着,抽噎声竟也和她作对似的……

  方慕瑾看着她又哭又笑的模样,心疼的无以复加,他从没见过她哭的这么伤心。

  “丫头,你听我解释,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苏暖暖没有大吵大闹,也没有转身就走,但是安静的点头,轻声说道:“你说吧,我听着呢!”

  方慕瑾看着她平静的样子,心里不自觉的害怕,他伸手想要将她抱在怀里,她却突然退了一步,疏离的说道:“你说吧!”

  “前段时间我妈得了重病,所有医生都束手无策,只有唐家祖传的秘药可以治疗,所有我就去唐家求药。”

  “但是唐夫人唯一的要求就是让我娶陈雪莉,我一开始不同意,但是后来我妈病情越来越重,我又不能看着她病死,所以……”他的声音越来越低,低到最后说不下去。

  苏暖暖点头,表示明白了,只见她强忍着泪水说道:“我明白了,你是为了救人才娶她的!”

  “如果是我,我也会这么做的,这不怪你!”

  “你们郎才女貌又门当户对,天造地设的一对,恭喜你!”苏暖暖面前挤出一丝笑容,却不想泪水竟然也不配合的顺着眼角落了下来。

  她转头擦掉,然后又回头换做一副轻松的表情说道:“那个……要是没什么事儿的话,我就先走了,喜酒我就不喝了,我也挺忙的!”

  语毕,苏暖暖不再去看他慌张的眼神,转身就离开了。

  泪水随着她转身的瞬间像是决堤的洪水一般汹涌而下,心口好疼,也堵得难受!

  大概是病了吧,怎么会这么难受,离开他一直是她梦寐以求的事情,现在应该高兴才对。

  苏暖暖越走越快,前方正好有一人从出租车上下来,她小跑两步坐了上去。

  只想快点离开这里,她不想让更多少人看到她这副傻逼的模样,这里的空气好像都在嘲笑她。

  “小姐,您怎么了?”

  “没事,快走!”

  “去哪里?”

  “随便!”

  出租车司机看着她泪流满面的样子也不敢多问,踩着油门就离开了。

  等方慕瑾反应过来追到门口的时候,门前的柏油马路上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一如他空空荡荡的心。

  苏暖暖在车上不再隐忍低头趴在膝盖上大声哭了起来,汽车司机听着她撕心裂肺的哭声,时不时的从倒视镜看她。

  “小姐,您没事吧?和男友吵架了吧?”

  苏暖暖没有理会,依然在哭,她觉得自己好没用好失败,过去的一切都不记得了,像个傻子活在这个世上,被人耍的团团转。

  整天跟个疯子似的吵着闹着要离开,结果人家却在不知不觉中偷了她的心。

  现在到了离开的时候,别人喜气洋洋的办婚礼,她哭的跟个傻逼似的!

  汽车司机看着她越哭越厉害,怕她会不会一会儿想不开直接从车上跳下去,再次劝道:“小姐,别伤心了,小两口吵架在正常不过了,都是床头吵架床尾和。”

  “你先找个地方冷静一下,或者找朋友家人说说话逛逛街,等你男友来道歉。”

  “他要结婚了,新娘不是我!”苏暖暖声音哽咽的说着。

  这大概是世界上最悲情的话了,出租车司机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

  想了半天才说道:“那种没眼光的人不要也罢,你这么年轻漂亮一定可以遇到更好的。”

  “要不你把你电话给我,我让你朋友过来接你,陪你说说话?”

  “我没有朋友,也没有亲人,我大概是这个世界上最多余的人!”女人苦涩的摇头,喃喃自语。

  这下司机师傅更没话接了,她这样子该不会想不开吧。

  “咳咳……那个,你接下来要去哪里?要不然我送你回家!”

  “我也没有家!”

  接着她又说:“送我去酒吧,哪里也许可以让我不这么难受!”

  “姑娘,叔叔劝你那种地方去不得,尤其是你现在这个样子,到时候喝多了,会被别有居心的人欺负的。”

  “那我能怎么办,我又没有地方可以去!”突然间,苏暖暖的泪水又顺着脸颊滑落下来。

  她好像真的没地方可以去,她为什么这么可怜,竟然混到这么惨的地步。

  “师傅,你停车吧,我想下去走走!”

  “那你早点回家,别钻牛角尖,感情这种事情,过一段就没事了……”说着,他把车停靠在路边。

  苏暖暖在人行道上漫无目的的走着,看着眼前的车水马龙、川流不息,仿佛觉得自己和这里格格不入。

  没有地方可以去,好像只有酒吧那种地方才能接受她这种浑身充满悲情负能量的人。

  “小姐您要点点什么?”

  “酒,什么酒都行,能醉人的酒!”

  一杯接一杯的喝着,也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被,当她再次醒来的时候,眼前的一切都那么熟悉。

  “醒了?”耳边响起熟悉的声音,但是她知道他是谁。

  她没有说话,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觉得鼻头酸酸的,心里难受的要命,就连头也疼的要爆炸似的。

  是谁说喝了酒就会不难受了,原来借酒消愁都是骗人了,喝酒不能消愁,只会在清醒的时刻更加情绪心痛的感觉。

  “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他见她不说话,继续开口问。

  “我去让李婶给你准备一点醒酒汤。”

  “方先生,不用麻烦了,我没事,昨晚谢谢你救了我!”她疏离的道谢。

  苏暖暖想起自己昨晚在酒吧喝醉了,有两个长相猥琐的男人硬是拉着她往包间走,后来方慕瑾来了,一脚踢翻两人,样子狰狞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