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7章 婚礼前奏-冷少霸爱:亿万老公-赛车比赛游戏网
冷少霸爱:亿万老公

第507章 婚礼前奏

  转眼间一星期就过去了,方家忙忙碌碌的准备婚礼,苏暖暖也在忙忙碌碌,只是她在忙什么没人知道。

  婚礼是在方家举行的,这一点方母很坚持,毕竟是方家娶媳妇又不是嫁女儿,这点面子还是要的。

  唐夫人虽然不是很满意但是也最终也妥协了,毕竟树大招风,唐家再有势力也不想太过招摇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婚礼前一天苏暖暖就作为伴娘的身份被接到了唐家,直接去了陈雪莉的房间。

  陈雪莉看着她面无表情的样子,以及她那张即使冰冷也倾国倾城的小脸,嫉妒的发狂。

  为什么那天唐大少要多管闲事,若是那天他晚来一分钟,这张狐媚的小脸儿就毁了,会变的比鬼还丑陋可怕。

  真是可惜了!

  陈雪莉盯着她,苏暖暖也打量着她,心中冷笑鄙夷,那眼神就像看一只卑微的臭虫一般,充满了轻视和鄙夷。

  陈雪莉被她这种鄙夷的目光盯得火冒三丈,她明明是高高在上的千金小姐,苏暖暖才是一个没人要没人疼的孤儿,她有什么资格用这种眼神看她,那种眼神就像是在看跳梁小丑的笑话一般。

  不过她不怒反笑,用着玩味讽刺的语气说道:“苏暖暖,我真的没想到你真的会同意当我伴娘,从鲜花变绿叶的滋味很难受吧?”

  “想想一年前你还是他的新娘,现在却要当别人的伴娘,看着自己心爱的男人娶其他女人,而你只能作为绿叶来陪衬,我想你现在一定很难受!”

  “不过,你难受就对了,只有你难受了我才会开心!”

  苏暖暖白了她一眼懒得理她,直接无视的态度,让想进办法嘲讽奚落的陈雪莉直接落了下成。

  陈雪莉气的脸色发青但是为了明天美美的出嫁不想再惹出是非,变压着怒火没有发作。

  不过她不发火并不代表她会放过苏暖暖,而是想其他办法来恶心她。

  “给你,穿上试试,这是给伴娘准备的服装!”陈雪莉说着将一件紫粉色的衣裙扔了过去。

  苏暖暖皱眉,这分明就是一件丫鬟服,哪里是伴娘服?

  不过她也能接受,毕竟结婚当天新娘才是主角,伴娘穿什么并不重要,伴娘就是为了衬托新娘的,不过接下来的话她就有点接受不了了。

  “他们几个都是我的伴娘,你明天跟着他们一起,他们做什么你就跟着做什么,要是敢搞砸了我的婚礼,后果你知道的。”

  然后,陈雪莉突然摆出一副贵族千金的姿态慵懒的坐在贵妃椅上,开口说道:“张阿姨,你来帮我按按头,有些累了!”

  “还有我这腿脚手臂都酸的要命。”

  她这么一说张阿姨里了明白她的意思了,用着大管家的姿态吩咐下面的小女佣帮她做全身按摩。

  然后对着站在原地的苏暖暖说道:“你还傻呆呆的站着干什么?没看到小姐的脚还没人按吗?你去帮小姐按脚!”

  苏暖暖冷笑着什么也没说,走过去蹲下去抱着陈雪莉的要果然在帮她按摩,陈雪莉看着苏暖暖一副女佣的模样心里简直痛快极了。

  “啊……”只是下一秒她便发出了杀猪般的尖叫声。

  “苏暖暖,你个贱人,你竟敢用针扎我?”

  “不小心而已,唐大小姐用不着这么生气,您消消气我继续帮您按摩。”

  “滚开,不用了!”陈雪莉慌忙把脚缩了回去,生怕她再扎一次。

  哼,贱人!你也就会一些小把戏,这笔账明天我和你一起算!

  “如果唐小姐没什么事,我就先去休息了,毕竟伴娘也要休息,否则精神不好影响了您的婚礼可就不好了!”

  陈雪莉看着苏暖暖阴阳怪气的样子,怒吼道:“滚!”

  本来是想看她伤心欲绝泪流满面的样子,她怎么就跟没事人一样呢?

  哼,贱货!肯定是装的,我看你明白还能不能继续装下去。

  第二天早晨陈雪莉早早的起床梳妆打扮,唐夫人也起个大早,宝贝女儿出嫁她这个当妈妈的当然是操不完的心。

  她一进门就看到家中的女佣伴娘们全都围着女儿忙前忙后贴心服侍着,只有一个伴娘低着头站在一旁跟着木头桩子似的一动不动。

  “你傻站着干什么?怎么不知道服侍小姐?”唐夫人不满的指责。

  苏暖暖闻声抬起头,一脸迷茫的看着她,是在说我吗?

  在苏暖暖抬头的瞬间,唐夫人就愣住了,盯着她看了足足有一分钟那么久,眼中全是震惊和不可置信。

  太像了,怎么会这么像,若是她再年长二十岁,她一定会觉得是那个人死而复生了。

  陈雪莉看着唐夫人震惊的目光并且盯着苏暖暖一直发呆,转头她看看唐夫人又看看苏暖暖,她在看什么?

  陈雪莉一脸奇怪的问道:“妈妈,你在看什么?”

  “没……没什么,只是觉得这个姑娘和一位故人有些相似。”唐夫人回过神低声说着。

  “故人?哪个故人?是妈妈的朋友吗?怎么会和她长得像?”陈雪莉好奇的问,其实苏暖暖也挺好奇的。

  “没什么,你快化妆吧,别耽误了吉时。”

  然后她又转头问苏暖暖:“你叫什么名字?今年多大了?家中还有什么人?什么时候来唐家工作的,我怎么以前没有见过你?”

  “妈,她就是苏暖暖,你没见过也正常!”陈雪莉看着唐夫人这么关心的询问苏暖暖,心里有些不服软,唐夫人所有的关心和疼爱都应该放在她身上才对,苏暖暖算个什么东西。

  “你就是苏暖暖?欺负我女儿的那个?”唐夫人听到名字立刻变了脸色,不管她是谁,欺负她的女儿都不行。

  苏暖暖觉得面前这个唐夫人奇奇怪怪的,一会儿一个脸色,阴晴不定,也不是个好惹的人。

  “有没有欺负她心里清楚!”说着她便转过身不再理人,她上来当伴娘的,又不是唐家佣人,没必要对任何人点头哈腰,他们的问题她想回答就回答,不想回答谁也撬不开她的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