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0章 姑姑-冷少霸爱:亿万老公-赛车比赛游戏网
冷少霸爱:亿万老公

第610章 姑姑

  三个小家伙一脸呆萌的看着苏暖暖,不知道外婆是个什么鬼?

  在他们的概念里只有爷爷奶奶,没有外公外婆!

  二宝抓抓脑袋,奶声奶气的问道:“妈咪,外婆是什么东东,好吃咩?”

  “小馋猫就知道吃,外婆就是妈咪的妈咪呀!”

  唐夫人看到几个孩子,激动的亲亲抱抱,虽然不是第一次见到孩子们,但是这次见的感觉却大不相同。

  以前看到这几个孩子只当他们是方慕瑾前妻生的几个拖油瓶,现在见却是以她亲外孙的身份相见,态度和情感上自然有很大的转变。

  唐夫人的反应让几个孩子懵逼了,唐奶奶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亲切了,她一向都对他们爱答不理的。

  “宝宝们,这就是外婆哦,快给外婆问好。”苏暖暖笑呵呵的介绍着。

  “唐奶奶不是坏女人的妈咪咩?怎么变成妈咪的妈咪了呢?”几个小奶球一脸的不解。

  “之前是坏女人抢走了妈咪的妈咪,妈咪现在知道了真相,其实她不是坏女人的妈咪,她是妈咪的妈咪。”苏暖暖耐心又温柔的给孩子们解释着。

  “这是外婆给你们准备的礼物,看看喜不喜欢。”

  “妈,不用给小孩子准备这么贵重的礼物。”

  “不贵重一点都不贵重,我不仅对你有亏欠,对孩子们更亏欠。”

  “之前不知道他们几个小宝贝是我的外孙,我一直对他们视而不见,不理不睬,现在想想都觉得后悔。”唐夫人一脸遗憾的说着,好在现在弥补还来的及。

  “行了,不说这些了,房间我都给你们准备好了,快去看看喜不喜欢,以后多在家里住一住,让妈妈能常常看到你们,我就知足了。”

  唐夫人带着苏暖暖去参观房间,房间的摆设和装饰一看就是唐夫人精心布置过的。

  “怎么样,喜欢吗?”

  “喜欢,当然喜欢!”

  “喜欢就好,喜欢就多住一段时间!”

  参观完房间,唐夫人又带着苏暖暖在唐家上下到处参观,当走到唐墨辰的住处旁边,她突然停了下来。

  开口问道:“哥哥不在家吗?从我回来好像一直没有听说过关于他的消息?”

  “他出去了,已经两年没回来了。”唐夫人在说起这些的时候满脸的愧疚和失落。

  她知道儿子是寒心离开的,大概以后都不想见到她这个母亲了,她的确不是一个称职的母亲。

  苏暖暖看到唐夫人眼中的伤感和失落,开口问道:“怎么了?他去了哪里?为什么两年不回家?”

  “唉,这件事其实和你也有关。”

  “两年前我们都以为陈雪莉把你害死了,阿辰要怒火冲天的要替你报仇,但是当时我一心维护女儿,为了救陈雪莉伤了阿辰的心。”

  “我当时并不是不管他,我是真的没发现他也受伤了,但是在他看来,我当时只救走了陈雪莉,却对他的伤势不闻不问。”

  “老祖宗知道后非常生气,也为了避免他们兄妹互相残杀,就带着阿辰出国了,说是过段时间再回来,结果一走就是两年。”

  “这两年我经常给他打电话,虽然电话有接通,但是他却从不肯和我再说一句话。”唐夫人说着说着忍不住有些哽咽,自己的儿子怎么能不想念。

  “原来是这样啊,那我回来后,你没有把我还活着的消息告诉我哥吗?”

  “之前不知道你是我的女儿,因为私心不想告诉他,这段时间想告诉他,想让他早点回来,却联系不上他了,老祖宗也联系不上,我知道他们还在生我的气。”

  “过段时间吧,等联系上他我一定把消息告诉他,我相信阿辰听到这个消息一定会很惊喜的。”

  “恩!”

  “妈,之前你和哥哥都说我长得像一个人,我到底长得像谁?”

  “你跟我来!”

  唐夫人把苏暖暖带到她的房间,拿出一本厚厚的相处,苏暖暖看着相册上的人简直惊呆了。

  太像了,只是照片上的女人年纪大一些,好像三十多岁的样子,苏暖暖似乎能从照片里看到自己三十多岁的样子。

  “这是谁?”

  “这是你姑姑,你爸的亲妹妹。”

  “我见你的第一眼就觉得你和她很像,还以为你是她的女儿,后来想想又觉得自己多想了,她从来没有女儿,你不会是她的女儿,却没想到你竟是我的女儿。”

  “不是有一句老话说,侄女像姑姑,我没想到竟然这么像。”

  “阿辰当初对你好的原因估计也是因为你像你姑姑,阿辰小的时候我和你爸整天忙得满世界跑,是你姑姑一手把他带大的,所以他和姑姑的感情很深厚。”

  “那姑姑现在人呢?”

  “很多年轻就去世了,生病走的,走的时候没有太多痛苦。”

  苏暖暖听到唐夫人的话心里微微有些难过,她很想见见这个和她很像的姑姑,只是没想到她年纪轻轻就走了。

  唐夫人看着苏暖暖难过的样子,合上相册柔声说道:“走吧,我带你去花园走走,我让人在园子里种了很多罕见的花朵。”

  昏暗的房间里。

  陈雪莉恶狠狠的盯着地上鼻青脸肿的女人,对着身后人大声喊道:“把人给我泼醒。”

  哗啦一桶冰水泼在王丽君的脸上,只见她咳嗽两声便从昏迷中苏醒过来。

  啪!

  陈雪莉挥起鞭子狠狠的抽在王丽君的身上,打的她大声的哀嚎求饶。

  “求求你别打了……别再打了……”

  “陈小姐求你了……别打了……我快死了……”王丽君跪在地上不断哀求。

  陈雪莉根本就不听她的哀求,把所有怒气全都发泄在她的身上,若不是她出的搜出主意,她也不会输得这么惨。

  不但没把孩子救出来,还让自己伤了手臂,更重要的是她现在连孩子是死是活都不清楚。

  那么小的孩子掉进冰冷的海水里,被淹死只是分分秒秒的事情,说不定她的孩子已经死了。

  陈雪莉越想越气,顾不得手臂上的伤口,依然不解恨的打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