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5章 深夜偷袭-冷少霸爱:亿万老公-赛车比赛游戏网
冷少霸爱:亿万老公

第615章 深夜偷袭

  “你这样喊不行!”罂粟说着在何姐的人中狠狠的掐了几下,何姐在剧痛中醒了过来。

  她睁开眼的第一句就是救我的孩子!

  只见她艰难的抓着方慕瑾的裤腿,苦苦乞求:“方先生,救我的孩子……求求你,救我的孩子……”

  “他的尸体已经冰凉了!”

  何姐听着方慕瑾的话哇的一声绝望的哭了出来,不断哀嚎着:“我的孩子,老天爷,求求你把孩子还给我!”

  “节哀!先去医院吧,不然你也危险!”

  何姐抱着孩子不撒手,只见她突然转过身用尽全身最后一丝力气喊道:“替我报仇,替我的孩子报仇。”

  “那个贱人就在西郊一家废弃水泥厂内,她应该还没离开!”

  “替我报仇!”何姐何姐死前的最后一句话。

  墨花上前检查了一下她的气息,开口说道:“没气了!”

  罂粟突然开口说道:“墨花,你跟我先去水泥厂查看状况。”

  “方先生,你和其他人在后面跟上,我觉得今晚是个机会。”

  “恩!”

  虽然今晚他们没有做好万全的准备,但是如果陈雪莉还在那个废弃水泥厂,的确是个好机会。

  陈雪莉这个社会蛀虫,一天不除一天不能安民心。

  很快,墨花和罂粟就潜入到水泥厂旁边,远远看着废旧的大铁门旁边有几个人在暗处守着,两人基本确定陈雪莉还在里面,不过也有可能是陈雪莉的奸计,所以她们不能掉以轻心。

  两人对视一眼,悄悄绕到水泥厂的后面,翻过矮墙,贴着墙壁悄悄靠近。

  等门口的佣兵发现不对劲时,刚刚回头,就听到自己的脖子咔嚓一声,已经断了。

  罂粟的动作同样迅速,只见她站在那人伸手一手拧着他的脖子一手捂着他的嘴巴,没有发出半点声音,那人就已经软软的靠墙滑落在地。

  两人大约用了三分钟时间,就解决了守在门口的六个人。

  然后,罂粟对墨花做了一个手势,示意两人一边观察一扇窗子,看看仓库里面的动作。

  接下来只见两人像两只灵活的黑豹一样,在废弃的水泥厂飞檐走壁、穿梭自如。

  两人确定陈雪莉在仓库内睡着,擦通知了其他人迅速靠拢过来,将整个仓库团团包围。

  一切准备就绪,罂粟对墨花做了一个手势,两人同时开枪,一枪穿透两人的脑袋,四个人同时倒地。

  陈雪莉被枪声惊醒,立刻抱着孩子一瘸一拐的向外跑,王丽君也紧随其后。

  墨花看着陈雪莉慌乱逃跑的样子,砰的一枪打在她那只完好的腿上,陈雪莉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双腿废了跑都跑不掉。

  王丽君顾不了那么多,只顾一个人逃跑,但是一守在门外的人又岂会放过她。

  黑夜被枪声打破,众人在一阵枪林弹雨中穿梭,枪声大概持续了半小时才停止下来。

  陈雪莉的人死的死投降的投降,罂粟又在陈雪莉鲜血横流的腿上补了两枪。

  又一脚将陈雪莉踩在脚下,讽刺的说道:“你不是很能跑吗?再跑一个试试看?”

  陈雪莉被踩的嘴角流血,只见她目光恨恨的一个字都不说。

  “今晚收获不小,把她带回去给暖暖处理。”

  “等处理了这个贱人,我们的生活也就能就消停一阵子了。”

  很快,双腿废掉的陈雪莉就被罂粟扔到了车上,直接带到了苏暖暖面前。

  苏暖暖做梦都没想到,自己睡了一觉,陈雪莉竟然就被抓到了。

  只见她一脸惊讶的说道:“在哪里抓到的?”

  “西郊废弃的水泥厂里,这丫可够狠的,别人刚把她的孩子救回去,她翻脸就把人杀人灭口了。”

  “把谁杀人灭口了?”

  “何姐和她的孩子都被陈雪莉给杀了。”

  这时苏暖暖才反应过来,半夜方慕瑾接到的陌生电话竟然何姐的电话,只是当时方慕瑾怕她担心没有告诉她,而是说公司有点急事需要他去处理一下。

  “那何姐和孩子现在怎么样了?”

  “死了,已经交给她的家人了。”

  “回归正题,现在人给你抓来了,你准备怎么处理她?”

  “我建议你立刻杀了她,以免夜长梦多,别忘了上次的教训,本可以直接杀了她,但是却被她逃走惹出这么多的麻烦和是非。”罂粟面无表情的说着。

  就像电视剧上那种,明明抓着敌人,却一直不动手,偏偏要说很多废话给敌人逃跑的机会,她觉得这种人简直是智障。

  “我知道!”

  “把枪给我!”

  苏暖暖用枪指着陈雪莉的头,准备开枪,陈雪莉却突然开口说道:“等一下,能不能求你一件事!”

  “你说。”

  “我死了之后,求你不要伤害我的孩子,请把孩子送到我爸妈手里,不要把他送到孤儿院,我不想她成为孤儿。”

  苏暖暖看着她,一字一顿的说道:“我答应你!”

  “现在你可以放心的上路了。”

  陈雪莉盯着苏暖暖脖子上的一块蝴蝶红斑,冷笑着说道:“苏暖暖,我死后你也不会有好下场。”

  “你确定你要杀了我吗?”

  苏暖暖还没反应过来,墨花突然砰砰两枪分别打在她的肩膀上,不想再让她说出一些动摇人心的话。

  这个贱人太狡猾了,她们以及吃了几次的亏了,这次她绝对不会再给陈雪莉说话的机会。

  免得她又说出什么孩子、孙子、老爹、老娘之类的身份和秘密来动摇苏暖暖的决心。

  陈雪莉趴在地上疼的说不出一个字,苏暖暖却拿着枪不知如何下手。

  罂粟开口说道:“如果你不敢开枪杀人就把她交给我,免得脏了你的手。”

  “我……我可以的!”苏暖暖鼓足勇气,握紧手枪。

  但是杀人这种事情不是想杀就敢杀的,苏暖暖始终不敢开枪。

  墨花开口说道:“还是交给我吧。”

  她在说话的同时,子弹已经穿过了陈雪莉的太阳穴,一枪爆头,陈雪莉躺在血泊中死的已经不能再死了。

  苏暖暖吓得转身身去躲在方慕瑾的怀中不敢睁开眼睛,方慕瑾将她抱在怀中无声的安慰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