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节-霸道王爷情定法医妃-赛车比赛游戏网
霸道王爷情定法医妃

第158节

  第314章:甜甜蜜蜜牵小手……

  深吻了一下,容棱便抑制着沸腾的热血放开柳蔚,眸光深邃道:“本王还听说,这叫盖章。”

  柳蔚艰难地咽了口窝囊气,将他推开,气愤的道:“我什么时候同意你跟金南芸聊天的!你们想干什么?这么聊得来怎么不在一起!”

  容棱一把将柳蔚拉回来,抱在怀里,轻笑道:“猜对了。”

  “你……”柳蔚错愕的看着他。

  容棱却将面上笑意一收,重新咬住她的唇瓣,惩罚性地咬狠了一些。

  等到咬得柳蔚皱眉感觉吃痛了,容棱才放软下来,抵着她的唇道:“这种事上,男人……无师自通。”

  柳蔚深吸口气,趁着容棱又打算亲下来之前,身子往后一退。

  但容棱也不是好糊弄的!

  容棱动作更快,柳蔚退一步,他靠近两步,瞬间便将柳蔚压到石柱上,困得柳蔚不能离开。

  柳蔚一咬牙,手劲袭上容棱的手肘麻穴。

  容棱反手一握,将柳蔚那不安分的小爪子握住,另一只手,也条件反射的再扣住她的另一手。

  双手瞬间被锁,柳蔚只得用脚,她抬起膝盖顶向容棱的大腿处,容棱屈膝一挡,抵住柳蔚的膝盖,顺势单脚插入,扣住柳蔚一只脚的同时,迫使柳蔚另一只脚也无法活动。

  双手双脚都使不上力,而且被压迫的姿势还这么羞耻,柳蔚恼羞成怒,瞪圆眼睛:“这里地方小,有本事咱们出去打!”

  容棱嗤了一声,安抚着道:“乖,别闹。”

  “到底谁在闹!”柳蔚低头看着自己如今的狼狈模样,窘迫得脸都红了:“你放开我!”

  容棱但笑不语。

  柳蔚暴躁:“这是衙门大厅,随时都有人来!”

  “嗯。”容棱应了一声:“所以,你是告知本王抓紧时间的意思吗?”容棱说着,倾身,更要捕捉她的唇。

  柳蔚咬牙切齿:“容棱,你再胡来我们就分手!”

  容棱果然不动了,沉静的看着她道:“分手?”

  柳蔚呼出口气,狠狠点头:“对,分手,分手就是你我再无瓜葛的意思!”

  容棱蹙眉,道:“本王听不懂。”

  柳蔚:“就是你我再无关系了。”

  容棱:“听不懂。”

  柳蔚:“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的意思。”

  容棱:“不懂。”

  柳蔚:“……”

  柳蔚明白了,这人硬是耍起赖了。

  一句听不懂,装傻到底!

  不管她是不是要分手,他都不承认。

  哼,她以前怎么不知道,这男人这般狡猾,这般不讲道理!

  柳蔚很是生气,容棱瞧着柳蔚的脸颊都发红了,却到底还是放开了她。

  一得到自由,柳蔚便退开几步,一脸防备的盯着容棱。

  容棱却朝柳蔚伸出手。

  柳蔚瞧着那只大手,一脸的莫名。

  容棱提醒道:“自觉一点。”

  柳蔚这下明白了,容棱这是要牵手的意思。

  如果就是牵手的话,好像谈恋爱是要牵的……

  从没谈过恋爱的柳蔚,还不太会找恋爱的正确姿势,不过就像容棱说的,对于这方面,男人的确是无师自通。

  柳蔚想了想,心说总比被压着强吻的好,所以就悻悻然的,把手搭上去。

  容棱顺势用了力道握住柳蔚的手,温厚的大掌,摩挲着她细软的小手,眼中溢出悦色。

  柳蔚看着容棱那抹笑,怎么看都觉得是他奸计得逞的示威。

  所以,方才其实是一场心理战,然后自己输了对吗?

  一下子好不服气!

  柳蔚看着两人交握的手,正在思考着应该怎么扳回一局,但却听到外头传来脚步声。

  柳蔚立刻想挣脱容棱!

  容棱却不准,大掌反而捏得很紧。

  柳蔚瞪着他:“有人来了。”

  容棱视线在柳蔚脸上看了好一会儿,直到脚步声越来越近,眼看已经到门口了,这才舍得放开。

  柳蔚赶紧走远一些,拉开跟他的距离。

  刚好此时,外头进来个下人,说是曹大人有请柳蔚,要说关于验尸报告之事。

  柳蔚“嗯”了一声,跟着那人而去。

  走到门口时,柳蔚又回头对着厅内的容棱眯了眯眼,而后快速的做个凶巴巴的表情,再端端正正的离开。

  容棱错愕一下,确定自己方才没有看错。

  柳蔚真的对他做了个鬼脸,回过神后,他却是按着眉心,笑出声来。

  柳蔚听到容棱的笑声,一下子很不舒服。

  她摸着下巴想到,自己方才那“威胁”的表情,难道没做好,怎的没有威慑力不说,还惹容棱笑了?

  说来说去,今天这一切,都要怪金南芸,虽然明知这是容棱炸自己的奸计,但盖章什么的,肯定是金南芸所说。

  一想到这里,柳蔚就眯起眼,打算今日回去要好好的和金南芸聊聊人生。

  “阿湫!”远在客栈的金南芸打了个喷嚏,再揉揉鼻子,对浮生道:“去把窗户关上。”

  浮生麻利的将窗户关上,回来道:“夫人打喷嚏,一定是有人想您了。”

  金南芸笑了一声:“想我?谁会想我?”

  “三少……”爷字还没说出来,浮生便住了嘴。

  金南芸瞧浮生一眼,无所谓的道:“没事,说到底柳逸是我夫君,这会儿不提他,难不成还一辈子都不提了?”

  浮生见自家夫人当真不介意,不觉就道:“夫人那日临走前,将游姑娘留在了三少爷那间囚室,这几日相处下来,那二人只怕……”

  “只怕什么?”

  浮生闭上嘴,不说了。

  金南芸将手中的书翻了一页,漫不经心的道:“他与那女人在一起这般久了,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做透了,我还忌讳什么?”

  “三少爷真是……”浮生很是不平:“那夫人,咱们就不管了吗?游姑娘到底是没名分的,况且当初还害您……”

  浮生此时说着,眼睛不觉看向金南芸的肚子。

  金南芸也微微垂手,手掌贴了贴自己小腹,表情沉静两分,又倏地一笑:“没了也好,为柳逸生孩子,我恶心。”

  “夫人……”

  “好了。”金南芸打断浮生的话,低着头,继续看书。

  房间里安静下来,直到门外响起细弱的脚步声。

  金南芸眼睛倏的一眯,将书丢了,起身把衣服拢了拢,走到门边,打开门往外看。

  怀里抱着一小麻袋油彩,正打算打开房门回房的小黎身子一顿,僵在原地。

  第315章:在黑漆漆的夜晚,闪闪发光

  “回来了?”金南芸笑的宛若蜜汁那般甜。

  柳小黎却抖了一下肩膀,颇为委屈的后退两步,嘟哝着唤了一声:“芸姨。”

  “买的什么颜色的油彩,给我看看。”金南芸说着,就亲自走过去。

  柳小黎又后退一步,将油彩抱得紧紧的,很无辜的问道:“芸姨你跟那个死士玩腻了吗?”

  “没有啊。”金南芸还是笑着:“不过他被你爹抓去衙门了,就在你走了之后没多久,我和他加起来还没说到十句话呢,但是你猜怎么的?你爹啊,问我你去哪儿了,芸姨多好,一个字没说,你爹现在都不知道你一整个早上都不在客栈呢。”

  柳小黎都要哭了:“芸姨……我不知道我爹要带他去衙门。”

  “是啊,谁知道呢,这可能就是天意吧。”金南芸长叹一声,又扬起唇,对柳小黎伸出手:“来,油彩给芸姨看看。”

  柳小黎把油彩藏在背后,眼睛都要红了:“芸姨……我没骗你……”

  “芸姨不是这个意思。”金南芸一脸善解人意:“芸姨就是想看看,你的油彩长什么样子。”

  柳小黎一脸可怜兮兮,他望着金南芸身后的浮生,小眼神扑朔迷离,朝浮生无声求救。

  浮生叹了口气,微微摇头。

  柳小黎见大势已去,只得瘪着嘴,小心翼翼的把麻布包递过去,一边递,还一边很小声的嘟哝:“芸姨,你说只是看看……”

  金南芸笑的温和,将袋子拿走,提在手上,回身,往自己房间走。

  柳小黎追上去:“芸姨……”

  金南芸无情的瞪他一眼,哼声:“你不仁,我不义,很公平,别以为你是孩子我就会让你,我这个人做事,向来一笔是一笔。”

  柳小黎急忙抓住金南芸的衣摆:“芸姨,我真的不知道爹会把那人带去衙门……”

  “我也不知道等你爹回来,这包油彩,会不会摆在你爹眼前。”

  “芸姨……”

  “风姨都没用,别说云姨……”

  “芸姨……”

  “松手!”

  “芸姨……”

  “浮生!”

  最后浮生出手,把小黎拖走。

  金南芸绝情的进了房间,砰得一声,把门合上。

  柳小黎抱住浮生的腰,把脸埋进浮生的衣服里,泫然欲泣:“浮生姐姐,芸姨怎么了?”

  浮生心疼的摸着小家伙的脑袋,看了看左右,小声的说:“夫人今日心情不好。”

  “怎么了?”

  浮生犹豫一下,还是简单的说了:“是关于三少爷与那位游姑娘。”

  柳小黎并不清楚这些大人之间的三角恋。

  浮生也没跟柳小黎说太多,但这样遮遮掩掩,听在柳小黎的耳朵里,就是芸姨想夫君了。

  小黎那日见过芸姨的夫君,就在牢房里,当时他虽不知为何娘亲和容叔叔不将芸姨的夫君一起带走,但大人总有大人的原因。

  可是现在,芸姨显然是思念夫君的情绪在作祟!

  想到那包油彩,用光了他所有的小私房钱,而且里面还有一包荧光色的油彩,那种颜色,据说涂在物件上,可以让那物件夜晚也绽放亮绿色的光芒。

  小黎只要一想到他的骷髅脑袋在黑漆漆的夜晚,闪闪发光,就激动不已,心驰神往。

  他一定要拿回那包油彩,然后把头骨打扮得漂漂亮亮的!

  所以他犹豫一下,就抓着浮生的手,说:“我明白了。”

  浮生愣了一下,问道:“你明白什么了?”

  小黎抿紧唇瓣,一脸坚毅,他绕开浮生,走过去瞧向金南芸的房门。

  房门没有锁。

  小黎抬手敲了两声没听到动静儿,就自己进去了,一进去,就看到金南芸正坐在椅子上看书。

  而他的那包油彩,已经不见了。

  小黎咬了咬牙,走过去,拽拽金南芸袖子:“芸姨,我带你去个地方。”

  金南芸情绪不佳,挥开柳小黎。

  小黎又抓回来金南芸袖子:“是你一定喜欢的地方。”

  金南芸挑挑眉,斜睨着他。

  柳小黎僵硬的露出一个八颗牙齿的笑容,眼神非常诚恳。

  金南芸看柳小黎笑得这么假,本能的不信,但又觉得这孩子再皮,也总不能把她卖了。

  便将书一放,好奇心驱使的同意了:“好。”

  柳小黎很高兴,拉着金南芸的袖子,把金南芸往外面扯。

  金南芸漫不经心的跟着,走到门口,浮生看到他们要出去,还急匆匆的摸样,也顾不得询问,忙跟了上来。

  出了客栈,一路往右走,走了好一会儿,才走到目的地。

  看着前头硕大的巍峨牌匾,金南芸一脸沉默:“衙门?”

  柳小黎笑着点头:“我们进去吧。”

  “你带我来衙门做什么?”金南芸是知道今日柳蔚和容都尉来了衙门,说是有事处理。

  但自己一个局外之人,来这里做什么?

  不得不说,前阵子才从这里出去,此刻金南芸对这里,还有点心理阴影。

  “芸姨,进去你就知道了。”柳小黎声音很甜,一脸善解人意的表情。

  金南芸半信半疑的随柳小黎进去。

  衙门两旁站着几位衙役,但因为识得小黎,他们并未出手阻拦,。

  甚至还有两人在小黎路过时,自来熟的跟小黎打招呼,这位小公子抱着一颗头在衙门房上飞来飞去的画面,他们至今难忘。

  京都来的时髦的绝顶高手什么的,总是容易让人生出特殊感情。

  柳小黎熟门熟路的进入沁山府衙门,熟门熟路的走向地牢,熟门熟路的进入地牢,再熟门熟路的走到关押柳逸的囚室前头。

  金南芸:“……”

  浮生:“……”

  小黎兴高采烈:“芸姨,到了!”

  金南芸面无表情。

  她很想问小黎,他到底想做什么?

  她更想问自己,为何都到了地牢门口,知道了进来会看到柳逸,却还是跟了进来?

  看着那缩卷成一团与那游姑娘抱在一起,相互依偎,正在昏睡的柳逸,金南芸瞳孔缩了一下,嘴唇抿得很紧。

  浮生看自家夫人这个表情,哪里还不懂?顿时走到夫人身边,扶住夫人的身子。

  金南芸对浮生摆摆手,讥讽一笑:“真逍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