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节-霸道王爷情定法医妃-赛车比赛游戏网
霸道王爷情定法医妃

第197节

  第392章:感动的热泪盈眶

  容棱,为何会在这儿?

  容溯不禁思考,自己带着父皇密令,前往惠州,回程途中遭到袭击,流落荒岛,却被杀手追杀至此,险些命丧九泉,莫非,这幕后之人,便是容棱?

  可若是容棱,容棱为何会出现在自己眼前,还救活了自己?

  还是,容棱有什么别的阴谋?

  镇格门的人,出了名的狡诈奸猾!

  就在容溯满头思绪乱飞时,脸上,突然被戳了一下。

  他抬起眸,正对上一双晶亮的大眼睛。

  “我爹问你,你有哪里不舒服吗?”柳小黎嘟着小嘴,不满的说。

  容溯又看向那位柳先生,容溯知道,那人是个仵作,还是个大夫,听说连严裴的病,都是此人在医。

  虽说不知容棱有何阴谋,周围又是一些陌生人,但容溯素来便是惜命之人,无论如何,至少,在救援来到之前,他要保住性命。

  这么想着,容溯便看着自己的右手,道:“不能动。”

  “手不能动?”小黎挑了挑眉,小短手去拨弄一下人家的手掌。

  容溯忍着脾气,没理这个小屁孩,只看着柳蔚:“多谢先生搭救。”

  哟?还会道谢?

  柳蔚目露意味的看着容溯,这么有礼貌,是知道自己处于下风,有求于人?

  上次救他,这人不是还瞪了她许久,虽然那次,的确是她先不小心,将他推到水里。

  不过无论如何,看在容溯态度还算可以的份上,柳蔚也愿意救救他。

  反正,不是第一次了!

  柳蔚抓起容溯的手,撩起袖子,在容溯手臂某几处穴位上按了按,问道:“有感觉吗?”

  容溯摇头。

  柳蔚又上去一点,在他关节处捏捏:“这里呢?”

  容溯还是摇头。

  柳蔚沉默一下,突然扣住容溯的肩头,在容溯肩胛的位置,狠狠一捏:“这里?”

  容溯皱起眉,点了一下头!

  柳蔚这就松开手,漫不经心的道:“肌肉没问题,神经线也没问题,不过手臂上有个伤口,可能伤口有毒,中毒了。”

  中毒?

  容溯瞬间瞪大眼睛。

  柳蔚瞧容溯眼睛睁得这么大,笑了一下:“放心,不会要你的命。”

  就算不要命,手废了也是大事。

  容溯脸色很是难看。

  柳蔚拿出银针,在他手臂的伤口上探了探。

  拿起来看时,发现果然银针变黑了。

  “的确有毒。”柳蔚道。

  容溯面色沉得几乎滴出墨来。

  “可以把毒逼出来。”柳蔚突然又说一句。

  容溯的表情立刻一变,紧张的看着柳蔚。

  柳蔚又是一笑,让小黎拿来一把匕首,放在火上,一边消毒,一边问容溯:“怕不怕疼?”

  容溯看着那把银光闪闪的匕首,沉默。

  “怕疼就说出来,我有麻醉药,不怕就省了,一会儿挖下你这块肉,再内服些排毒汁。不过,你只是右手不能动?其他地方呢?”

  容溯试着动了动其他部位,最后道:“只是手。”

  柳蔚点头,此时匕首已经消毒好了:“怎么样,要不要麻醉?”

  容溯不清楚麻醉的意思,但听这话,应该是吃了那药,剜肉的时候,便没那么疼。

  若是有能轻松些的法子,人们当然不愿硬抗那削肉之痛。

  可要承认自己怕疼,尤其是在政敌容棱的面前……

  容溯思索一下,最后咬了咬牙,道:“不用。”

  柳蔚看了容溯一眼,说:“是条汉子!”然后手起刀落,带着热度的匕首猛地下来,手法利落的割掉容溯手臂上翻开的那块肉。

  一瞬间,容溯咬紧牙关,大汗淋漓。

  容溯迫使自己没有叫出来,可这人割得太突然,他还没来得及移开视线,所以,他等于亲眼目睹自己的肉被削下一块,顿时,他整个人都是麻的。

  见他竟然真的吭都没吭一声,柳蔚倒是对他有些改观。

  看来,这位七王爷也不是完全一无是处。

  至少,这份忍耐力,便不是常人能有的,也不怪人家能坐到如今的地位,与太子分庭抗争,共争一线。

  在他伤口上涂了药,包扎起来。

  等忙完了,柳蔚找了一粒排毒丸,让小黎去融成汤药。

  很快一勺子左右的汤药端回来。

  柳蔚接过,对容溯道:“张嘴。”

  容溯闭着眼眸,张开薄唇。

  男人一张嘴,柳蔚便嗅到了一股子血腥味,再一看,容溯的唇,已经被咬出了血。

  这人,为了那点面子,倒是宁愿自残!

  不过这也不关自己的事,柳蔚将药倒进他的嘴里,苦涩的味道,顿时蔓延开来。

  容溯沉默的吞咽下去,再睁开眼,身心俱疲的看着柳蔚。

  柳蔚收拾着自己的绷带,说:“你身上的伤,不多,都是些小伤口,有的擦点药,包扎都不用,我不知是谁伤了你,又为何没杀死你,不过我想,你的黑梅卫,出了不少力。”

  容溯凝起眉,眼神发亮:“他们……”

  “都死了。”柳蔚淡声。

  容溯霍然起身,可因为起得太急,伤口牵扯,整个右臂疼得入骨。

  他控制不住的呻吟一声。

  柳蔚把他推下去躺着,皱着眉道:“不要乱动,扯坏了伤口,还要重新换药。这个药不便宜,阁下位高权重,家财万贯,算你一千两一瓶,换一次药是半瓶,你欠了我五百两,记住了。”

  容溯:“……”

  周围的其他人:“……”

  小宝捂着自己的头,艰涩的看着哥哥大宝,都快哭了。

  大宝也愣了,他明明看见这位大夫给这位公子上的药,是和昨日给他弟弟上的药一模一样。

  但是,这位大夫给了他们好几瓶,只收了他们一锭银子,不过十两罢了。

  可是眼下,却要收这位公子半瓶五百两。

  这……这……

  难道这药本就是这么贵,只是这位大夫好心,不愿收他们穷人家的钱,所有白送给他们?

  大宝感动的热泪盈眶,眼睛一下子就红了。

  小宝看到哥哥的表情,顿时,还能有什么不明白的?

  小宝沉默一下,突然抬头,对着身边不远处的容棱道:“公子,我小宝愿意做牛做马,誓死报答两位大恩大德!”

  大宝也扑通一声跪下,二话不说,朝着柳蔚就磕头。

  就连船家也叹了口气,幽幽的说:“医者父母心,果真是医者父母心啊!”

  柳蔚:“……”

  容棱:“……”

  欠债五百两的容七王爷:“……”

  第393章:小黎睡在娘亲和容叔叔中间

  容溯醒来。

  但柳蔚并不打算透露容溯与容棱的关系。

  容棱也并未与容溯说过一句话,而命在别人手上,容溯也很识时务的,没有胡言乱语。

  外头的天,此刻已经黑透了。

  大家准备今晚睡在这里,便得有一番安排。

  首先,这间木屋只有一间,里头也只有一张床。

  睡床的,肯定就是伤患。

  所以,容溯和小宝被安排睡床。

  堂堂七王爷,何时与个粗鄙船工同床共枕过?

  但是人在屋檐下,这位手脚还都不利索的,也只能沉默的同意。

  小宝却很拘束,睡得很靠外面,尽量不要碰到这位看起来很危险的玉面贵公子。

  两人睡床,其他人,便只能打地铺。

  期间,那妇人死活不愿意与一群男人一块儿睡,便要求自己去船上睡。

  船家告诉妇人,船上没有火,很冷。

  妇人也不在乎,非要走。

  最后就是船家与三名船工,容棱、柳蔚、小黎、大妞小妞、商人、孤僻船客一起睡。

  大家围着火堆零散的分开。

  柳蔚与容棱睡在一起,小黎睡在娘亲和容叔叔中间,大妞小妞挨着柳蔚身边,两姐妹合睡一个棉被。

  商人和船家与船工们睡在一起。

  而那孤僻船客,一个人孤僻的睡在另一头,将孤僻进行到底!

  夜深人静,所有人都闭上眼,外头的雨声成了今夜最后的节奏。

  而与此同时,无人知晓,不远处的海岸线上,一艘两层高的大船,正急速的往这边行驶过来。

  那艘船在一个时辰后停靠在码头边,一身黑衣的男子,站在船头,看了看下头那艘小船,眯起眼眸,问道:“来了救援?”

  黑衣男子身后,一名蒙着面罩的男子道:“不可能,李君等人带来的救援,被引到了惠州,没人知晓容溯在这座孤岛。”

  黑衣男子目光冷厉:“现在有人知晓了。”

  蒙面男子垂头,拱起手:“是,暗影明白!”

  暗影话音一路,黑色身影便在空中划过一道,他落在那艘小船的甲板上,走进船内……

  过了一炷香的功夫,他出来,沉着脸回禀:“里头只有一个女人。”

  黑衣男子眉头微蹙:“只有一人?”

  “是。”

  黑衣男子沉吟一下,道:“杀了。”

  “遵命!”蒙面男子领命,一边往小船走,一边在手指上,套上一枚带着勾刃的银色指套。

  进入小船,没过一会儿,等他再出来时,手上指套,正在滴血。

  血融进漆黑的土地里,一眨眼,便不见了。

  黑衣男子看着前方还亮着光线的木屋,眉目始终淡冷着。

  蒙面男子随着黑衣男子的视线看去,问道:“要杀吗?”

  黑衣男子看他一眼。

  蒙面男子懂了:“是!”

  暗影应下一声,身形一起,便驾着轻功,朝那头飞去!

  蒙面男子稳稳的落在木屋顶上,不顾头上不断落下的雨水,他将耳朵贴着房檐,倾听着。

  十人以上。

  听出了里面的呼吸声,蒙面男子有了大概的估测,这才跳下房顶,打算破门而入。

  只是十数人,哪怕全是黑梅卫,也没甚了不起。

  可就在他手碰到门扉的前一刻,门开了。

  蒙面男子眼神动了一下,就看到门板打开,里头,一个顶着一头乱发,个头矮小,豆丁一样的小男孩,抓着头发,走出来。

  小男孩没看路,一出来,就直直往前头,直到撞到了一堵湿漉漉,硬邦邦的肉墙,小男孩才仰起头,揉揉发懵的大眼睛,呐呐的张嘴:“唉,你是谁?”

  蒙面男子:“……”

  小男孩砸砸小嘴,索性绕开蒙面男子,自己走到左边的屋檐下,解开裤子,对着外面嘘嘘。

  等嘘嘘完,小男孩也被冷风吹得打了个哆嗦,回过头,看到木屋门前,还站着那个男子,便顺口问:“你也是附近的船家吗?被大雨滞留了,来这里暂时停靠?”

  蒙面男子:“……”

  小男孩看着他面上的黑布,说:“你这个法子挺好的,捂上嘴,刮风就不冷了,我明天我也让我爹做一个给我。”

  蒙面男子:“……”

  “你要进去吗?我们都睡了,你要进来睡的话,要自己拿被子来,你的船呢?怎么只有你一个人?你们船上没有其他人吗?”

  蒙面男子:“……”

  小男孩看他一言不发,也不回答自己,没耐心了,打了个哈欠,说:“我好困,我不管你了,你自己进来找地方睡,我进去了。”

  小男孩说着,刚要进去,就见里面,两个小女孩拉着手也跑出来。

  看到小男孩,两个小女孩都恭敬的低低头,叫了声:“小公子。”

  小男孩问她们:“你们起来上净房?”

  两个小女孩羞涩的点点头。

  小男孩说:“外面没有净房,你们要去那个石头后面。”

  两个小女孩点头,小的那个清脆的道:“船家叔叔说了,我们知道地方。”

  小男孩就点点头,转头,又指着身后的蒙面男子介绍:“这位叔叔的船也遇到风雨,停船过来这边暂歇。”

  两个小女孩就对着那高个子,眼神很犀利的叔叔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等到两个小女孩扭扭捏捏的去了石头后面,小男孩突然不走了,转头,看着蒙面男子,说:“你不准偷看女孩子嘘嘘,我爹说,看女孩子嘘嘘的都是变态,要浸猪笼,还要长针眼,将来娶不到妻子。”

  蒙面男子……彻底不会说话了。

  到最后,小男孩等着两个小女孩嘘嘘回来,让女孩子先进去,自己才进去。

  等小男孩进屋打算关门时,看到那蒙面男子还站在外头一动不动的往里面看,小男孩就有些生气了,鼓着嘴说:“里面真的没有多余的被子了,你要自己带被子来,门我不上闩,你带了被子,就自己进来找地方睡,我困了,不管你了。”

  说着,将门合起来,然后迈着小短腿,摇摇晃晃的往自己的被窝走。

  进了被窝,迅速被暖流包裹,小男孩甜甜的吐了口气,用脸蹭蹭枕头,又睡了过去。

  睡在他左边的柳蔚:“……”

  睡在他右边的容棱:“……”

  柳小黎睡过去了,因此,他不知道容叔叔,自己的娘亲,现在看他的眼神有多嫌弃。

  柳蔚伸出手,在小黎的额头上探了探,有些发愁的问向容棱:“我儿子傻了吗?”

  容棱将她露在外面的手拽回被窝,捏紧她的手指,让她手掌回暖过来,才说:“他只是困了。”

  小黎睡觉的时候根本没警惕心,这个早已不是秘密。

  柳蔚叹了口气,真心为自己儿子的智商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