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1节-霸道王爷情定法医妃-赛车比赛游戏网
霸道王爷情定法医妃

第451节

  第900章 跪求三王爷赐婚!

  容棱与柳蔚,就算是真的诚心邀请三位来客用膳食,也不可能这般随意。

  第一,桌上的大部分菜色,已经食用了过半。

  残羹剩饭,实在难拿出手。

  第二,在场还有一位女眷,素来男女之间,规矩颇多,同桌用膳,更有诸多不便。

  但容溯已经应下了。

  柳蔚只好吩咐王府厨房,再做几样小菜,单独给客人开一小桌。

  只是,容溯一个人吃的话,三菜一汤,两素一荤,应是足够了……

  柳蔚斤斤计较的想着。

  容溯要留下来用膳,李君与李茵却不用。

  柳蔚瞧着李君与李茵,问:“李大人与李小姐大驾光临,不知所为何事?”

  李君心里冷笑,心说,这般局面,你说你不知所为何事?

  李君阴测测的正要开口,打算先给柳蔚一个下马威,却听身边的妹妹已是抢先,满脸羞涩的道:“哥哥自是特地来见大人的,为了你我的亲事。”

  李茵说完,眸光之间,水波粼粼,望着柳蔚的视线,更是情难自持,脉脉都含。

  “茵儿!”

  李君气得黑着脸庞呵斥一声,恨不得当场给这丢人的妹妹一巴掌。

  在府里发疯也就算了,当着外男的面儿,做出这副不知羞耻的低贱模样,简直是有辱李国侯府门楣!

  李茵并不是完全不懂事,见哥哥生气了,她咬了咬唇,到底不敢太张扬,只得缩回去一步。

  柳蔚很是尴尬,没有做声,目光却投向一边的容棱。

  容棱这会儿正在喝茶,因为茶烫,他一时没喝,只是吹着上面的茶梗叶子,看起来悠哉又漫然。

  柳蔚提醒:“三王爷,不想说些什么?”

  李君闻言,直接冷笑出声:“也好,那在下就听听,三王爷有何说的。”

  容棱却公事公办的腔调儿道:“事情来龙去脉,柳大人与本王提过,故,本王想听听李大人之意。”

  李君抬起下巴,一派傲然:“茵儿涉世不深,情窦初开,不辨人情,但柳大人却年长茵儿数年,可谓阅历,经验,都比茵儿足,在下不知,柳大人为何要成心引诱茵儿,只是茵儿年纪尚小,家中暂时并无让她婚配的打算。”

  这话说得好听,但一言一语,无不在谴责柳蔚勾引李茵,而李家,绝不同意这门亲事。

  李茵登时气得扬声反驳:“哥,你在府里分明答应过我,要成全我们,你怎能临时改口?”

  “不那般说,你能从屋子里出来吗?家丑不外扬,但今日我李某人也不怕言明了!”李君冷着脸子,看向柳蔚,气势汹汹的道:“家妹为了你,竟拿上吊自尽威胁全府,我家茵儿,素来是个谨守规矩,懂事乖巧的女子,就因遇到你,如今叛逆刁蛮,连我这兄长的话都不听了!柳大人,算我李某人求你了,放我家茵儿一马可好!”

  柳蔚皱眉,觉得冤枉得很:“李大人稍安勿躁,在下对李小姐,从无非分之想,之前的事,实乃意外,至于李小姐对在下的心思,在下其实……”

  “你这话什么意思?”李君听出不对,挑眉打断。

  柳蔚筹措言辞,如何能既表明了立场,又不会让李茵太过丢脸。

  李君又突然出声,冷言冷语:“从无非分之想,实乃意外?柳大人堂堂男子汉,莫非还想将你二人之事,一股脑儿的推罪到茵儿一个弱女子头上?让茵儿一人担自作多情,不知廉耻的名头?”

  李君这话说得太过刻薄。

  柳蔚看了李茵一眼,却见李茵正双眸含情,泫然欲泣的瞅着自己。

  柳蔚:“……”

  容棱却在这时淡声问道:“这门亲事,李大人不允,可是如此?”

  李君愣了一下,转目看向容棱,板着脸道:“是。”

  “哥!”

  李茵打断哥哥的话,直接越众而出,扬声道:“我哥说的,乃是他一人之意,不代表我,还请三王爷做主,茵儿是真心钟情柳大人,求三王爷成全!”

  容棱一脸冷漠的问道:“李小姐,要本王如何成全?”

  李茵直接跪下道:“求三王爷赐婚!”

  容棱:“……”

  柳蔚:“……”

  一旁还在等菜的容溯,听到此处,笑出了声儿,点头:“愚弟知晓,三皇兄予柳大人一片倚重之心,只是,先贤有言,先成家,后立业,今日恰逢其机会,三皇兄,不若就成全这对有情人,令柳大人与李小姐得以举案齐眉,白头偕老。”

  李茵一个劲儿点头:“是是是,就是这样,就是这样……”

  “茵儿!”

  李君呵斥家妹!

  “先起身。”容棱说道。

  李茵感激的起身,却不听哥哥的话,反而离哥哥远些,走到容溯身边,俨然是等着容溯为她做主。

  李君将不赞的目光投向容溯,心恼,王爷这是怎么了,不偏帮着他,反而为那柳大人说话。

  早知如此,方才就不该让他跟着来,免得胳膊肘往外拐。

  李君气得不轻,而容溯却是把矛头都指向了容棱。

  容棱瞥了这位七弟一眼,没恼没怒,只是面上已然沁出些许冷意。

  这个局面下,柳蔚和李茵,反倒有些无足轻重了。

  柳蔚觉得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就在她想说点什么时,却见李茵朝她看来,两人目光不期之间交汇。

  柳蔚想避开,她现在的身份是男子,男女对视,实为不合规矩,但在她避开之前,李茵已是趁着没人发现,偷偷对柳蔚眨了一下眼睛,随即用嘴唇做着口型。

  柳蔚辨别了一下,李茵分明是说——明晚,等你。

  柳蔚反应了一会儿。

  再想到早上收的那封情信,柳蔚愣了一下,再看李茵,李茵却已转过头,继续与李君争吵。

  柳蔚心思流转一番,看来,眼前这位莽莽撞撞的李家大小姐,也不是看到的那么憨傻乖甜。

  只是,李茵做这么多事,就只是为了与自己白首相携?

  柳蔚很是想不通,有什么,是能让一个古代侯门之家的千金小姐,对一个普通文官,一见倾心,穷追不舍的。

  第901章 一定要三王爷当面儿赐婚!

  李茵从小备受李家上下宠爱,又有一个与她大哥竹马相伴的七王爷,就算容溯不是李茵的菜,那秦徘呢?方若竹呢?这两位如今被容溯派到州府去办事的人物,柳蔚是有些记忆的。

  两个长得都是不差,秦徘,冷硬凉薄,方若竹,温润如玉。

  再加上容溯和李君,这四人往日一走出来,便能让街上的姑娘们注目痴恋,心潮澎湃。

  怎到李茵这里,就三个一个都看不上,偏偏就瞧上自己了?

  柳蔚忍不住摸摸自己的脸,就是一张普通的脸,没比旁人多个鼻子,也没多只眼睛。

  气氛越来越僵,容溯摆明了就是来搞事的。

  容溯一言一语死咬着容棱不放,容棱就算再不想理他,也得有涵养的耐着性子同他周旋。

  而李君没想到,自家王爷兼好友,竟真的不站在自己这边,他暴跳如雷之际,又要对付李茵,唯恐自家这个不着调儿的妹妹,再说出什么有辱门楣之语。

  李茵在对柳蔚暗示一番后,就全副心神的同她大哥掰扯,俨然一副为了婚姻自由不顾一切的模样!

  这样的情况下,作为当事人的柳蔚,却被忽略了。

  柳蔚索性拎起个椅子,坐到一旁,平静的等着他们闹吵完。

  而同一时刻,太子府内,是另一番事态。

  太子今日心情极差,不止因为国库平白丢了三百万两银子,还因为他被他至少有八分信任的三弟给坑了,这让已经被五石散蒙蔽了心智的他,越发难以控制胸腔里的怒火。

  太子是个嫉恶如仇的人。

  这种秉性,以前是藏在重重谋算之下,不着痕迹,但现在,这种秉性却因那五石散的药性,给摆到了明面儿上。

  太子将火气在一众下臣身上撒完,又开始筹谋接下来的事了。

  以前,太子以为容棱能助自己一臂之力,现在,明显是不可能了,因此,他需重新调整大计,以免将来无法应对。

  将所有能用之人都留在书房,太子打起精神,一边与体内药瘾抗争着,一边满头大汗的布局划策。

  直到最后,他终于将章程调节好,但却又面临着一个更大的问题。

  “若是三王与七王联手怎么办?”

  有人提出这个可能。

  太子看着手里成摞的计划册,又想到若真是如此,那自己这些计划,恐怕一个都施展不出来,太子顿时又是一阵心烦。

  无论是容溯,还是容棱,若一个一个来对付,他并不惧怕,他有乾凌帝为他准备的庞大势力及财力,这些都是很早以前他的父皇就为他安排好的,只等将来有一日他登基后,全权继承。

  但是现在,形势迫在眉睫,太子没有时间等,这些势力,被他提前启用,但偏偏有一个漏洞。

  那就是他的父皇还在!

  父皇还活着,所以,这些势力里,一大半人还遵守着只听他父皇一人之令的传统。

  他要取父皇而代之,只有两个办法,要不登基,要不得到他父皇的亲口颁令。

  但现在,显然两个可能都无法实现,因此,太子手上能用的,实际只有一小半人手。

  这一小半,可以斗败容棱,可以击溃容溯,却无法在二人联手时,对二人造成太大的伤害。

  若是他们真的联手了,自己的计划必将失败。

  太子沉默下来,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不能让他们凑在一起。

  可具体要怎么做,却没有头绪。

  书房里一时安静下来,房中坐了几个朝中大臣,有文官,也有武官,都是表了态支持太子,也深受太子重用的。

  如今大家都在思考,却眼看着一炷香,两柱香的功夫过去,依旧没有人给出法子。

  “不过是个挑拨之法,就这么难吗?”太子有些怒了,声音又大起来。

  太子如今枯瘦阴暗的面庞,配上这被怒火扭曲的表情及其声音,实在让人胆颤不已。

  到最后,还是个坐在角落里的三品大员,怯怯的道了一句:“若只是挑拨,也不是无法。”

  所有人都看向那个三品。

  太子催促道:“你且说说。”

  那三品为难一下,还是将自己所知的一个小秘密,给公布了。

  众人听完,颇有些无语。

  “李家大小姐钟情镇格门柳司佐,那又如何?不过是段儿女情长,与大局有何关联?”有人提出质疑。

  三品又道:“下官听闻,李君是不同意这门亲事的,好像因着此事,这几日他在府里,都与其妹争执不下……”

  众官员摆摆手,就算这样,他们也不觉得此事可以利用。

  那三品还有点不死心,弱弱的继续抗辩:“李君不同意柳司佐与其妹的婚事,我们将此事宣扬出去,逼得他们成为众矢之的……”

  “胡闹!”

  一位年纪较大的御史一拍桌子,瞪向那三品:“这算什么计策?宣扬出去,逼得他们表态,那又如何?你要成全他们两家结亲不成?结了亲,岂非更是同气连枝?你究竟是想拆解他们,还是想撮合他们?”

  三品缩了缩脖子,又伸出去道:“李君可不是容易妥协之人,若告诉李君,宣扬之人就是柳司佐,那李君必然认为柳司佐居心叵测,竟敢连他柳司佐也耍,甚至连带他妹妹的声誉也彻底给败坏了……届时,双方的龃龉,不就有了……”

  此言一出,书房中就静了。

  接着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随即,开始交头接耳起来。

  太子听了这个计策,一方面觉得幼稚卑鄙,一方面又觉得,这也并非不可用。

  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进展?

  而三王府。

  柳蔚看着他们争执,这一看,就从晌午,看到了申时。

  容溯已经吃过午膳了,李茵和李君也吃了些糕点,三人就像故意的一般,交错轮流着争执,就是谁也不歇。

  李君让容溯不要胡言乱语的添乱!

  李茵骂李君独断独行,自私不已!

  容溯说容棱,对下从不善,不给下从娶媳妇儿!

  李君说容棱,你们家司佐,根本配不上我妹妹!

  李茵又对容棱哭哭啼啼,言明,一定要三王爷当面儿赐婚……

  总之,柳蔚累了。

  期间柳蔚也插嘴,告诉李君,我有意中人了,不会娶李茵。

  然后李君就对李茵道:“你看,他根本不愿娶你,这种始乱终弃的玩意儿,要来有什么用?”

  柳蔚还没抗议“始乱终弃”这个词不是这么用的,就听李茵说:“我们已经说好,若是他真钟情那人,可抬为平妻,与我二女共侍一夫。”

  容棱眼神阴森恐怖的咀嚼回味着这“共侍”二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