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三章:全都到场了-老婆好诱人-赛车比赛游戏网
老婆好诱人

第三百一十三章:全都到场了

  第三百一十三章:全都到场了

  第二天清晨一大早,就有人送来了一个礼盒。

  叶海凝打开一看,居然是一套高贵优雅的晚宴小礼服,淡淡的梦幻紫色,很美,而且是一件雪纺的抹胸小礼服。

  下午的时候,就有人来把奥利奥给接走了,不得不说,沈烈炎是一个很体贴温柔的男人,如果哪个女人若是当了他的女朋友,一定会幸福一辈子,一定的。

  天色渐黑,叶海凝将礼盒中的那件淡紫色的抹胸小礼服换在了身上,站在镜子前看着里面的着急,仿佛又回到了四年前的自己,单纯的傻瓜,她已经都没有穿过这个风格的衣服了,因为她总是在努力的想要让自己变得强大。当初的那个单纯得冒泡的傻瓜已经一去不复返了,现在的自己即使恢复了外表的单纯,内心也早已不是当初那样了。

  不过胸前好像空空的,她还想要去找一条项链戴上,弥补胸前那空荡荡的感觉,转身的时候却看到了沙发上的水晶铃铛,她皱眉走过去一看,原来是被奥利奥落在家里了。

  她拿起了水晶铃铛放在胸前,好像四年都没有再戴过这个水晶铃铛了,她浅浅一笑,将水晶铃铛又戴在了自己的胸前,再回过身子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仿佛又变回了那个呆呆傻傻的陆太太。

  手机响起后,叶海凝接起,简单回应了一句,然后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无奈的一笑,再像,也不是20岁的叶海凝了。她转身走到了玄关处,换上了那双小巧玲珑的银白色高跟鞋,开门离开。

  ……

  公寓楼下,沈烈炎的车子早已等候多时,他穿着一身深灰色的西装,身姿优雅的靠在车身上,等待着叶海凝的出现。

  叶海凝缓缓从公寓楼内走出,犹如一道亮丽的风景线,迅速的挤进了沈烈炎的视线当中,恍然间,他的眼眸中出现了一丝诧异,因为好像又看到了四年前的那个单纯而又漂亮的傻瓜。

  沈烈炎浅浅一笑,站直了身子,为她打开了车门。

  叶海凝看到他如此绅士的样子,不禁笑出了声,轻抚裙底坐进了副驾驶座的位置上,笑着说:“但愿我今天不会给你丢脸,好久没有参加过什么宴会了。”

  “总好过我孤身一人。”沈烈炎微笑着关上了车门。

  她有点不理解,像沈烈炎这种男人,怎么会孤身一人?应该很多女人往上挤才对,根本就是理想中的完美男友。

  不一会儿,便到达了晚宴现场,是在一个私人花园别墅里进行的。

  叶海凝一直在微笑着,挽着沈烈炎的臂弯进入了宴会现场,浅浅的微笑着向每个人投去了问候。好歹以前也是经常陪陆非凡出席这种场合的,起码的礼仪还是懂的。

  沈烈炎一路都在跟人打招呼,他近两年刚继承了沈家的公司,自然人脉还需要多多结识。

  她一直保持着微笑的表情挽着沈烈炎的臂弯,仿佛他的贤内助一般,彻底的将陆非凡的话抛在了脑后,可是下一秒钟,在看到了某个角落里一张她讨厌的脸之后,她迷人的微笑也瞬间消失了,因为她竟然在这种场合看到柯滕凯站在那里,手中端着一杯香槟,还向她举杯示意。

  混蛋!她在心里咒骂着,如果不是柯滕凯,根本就不会发生这么多的事情!

  叶海凝不想再看到那张脸一秒钟,她移开了视线,不料,另一波视觉盛宴令她愣在了原地,她看见……夏嫣然穿着一袭白色的礼服,挽着陆非凡的臂弯出现在了这场晚宴之内,两人看起来如此般配。

  他怎么也来了?而且还是和夏嫣然一起出场的,也就是说,这是他最后的抉择咯?哈!

  陆非凡穿着一套纯黑色的西装,俊美的脸上没有一丝温度,五官如雕刻一般冷漠,深邃如海的眼眸在无意间看到那张熟悉的脸庞之后,目光渐渐灼热,仿佛要把那个该死女人化为灰烬,很好,把他的话完全当成了耳旁风!

  被夏嫣然挽着的臂弯变得有些紧绷,纯白色的衬衫衣袖上,那钻石袖扣显得极为耀眼,凌厉的目光如同锃亮的刀刃,沾染着一抹杀气。

  ……

  站在角落里的柯滕凯摇晃着杯中的香槟,痞子一般的笑道:“真好啊,全到场了,今晚就好好刺激一下吧。”他邪恶的目光中满是憎恨,全场扫描,最后却还是将目光锁定在了夏嫣然一个人身上,那种目光,好像是留恋,又好像是厌恶。

  望着夏嫣然的身影,柯滕凯语气讥讽的自言自语道:“你做得再多,也抵不住叶海凝突然出现,这就是差别,生孩子又能怎么样?呵,愚蠢的女人。”

  所有人,包括柯滕凯,都以为可可是陆非凡的女儿,但事实是怎样的,没人知道,除了夏嫣然。

  而这边,柯滕凯的爷爷柯少岩拄着拐棍走进了晚宴现场,他想看到的人都看到了,目光落在叶海凝身上的时候,老头儿目光顿了一下,甚至是脸上还出现了一丝不可置信。双眼紧紧的盯着叶海凝胸前的那个水晶铃铛,苍老的声音一直在低声自语着:“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一旁的奶奶走到了他的旁边,看着他这副模样,顺着他的视线望了过去,震惊过后,大笑出声:“报应!不想知道这个女孩儿是谁吗?”

  “是谁?”柯少岩厉声问道,他迫切的想要知道。

  奶奶得意的笑着:“叶天行和他前妻的女儿!而叶天行的前妻就是苏青!哈哈,你活该!”

  柯少岩拄着拐杖的老身子骨明显有些站不住了,苏青的女儿……水晶铃铛……

  奶奶看他这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又加了一把火:“顺便再告诉你一声,这女孩儿当过非凡的老婆,而非凡那次把小凯打得那么惨,就是因为小凯碰了他的老婆!真是精彩!哈哈……”

  “你早就知道?!”柯少岩愤怒的怒视着身旁的这个死老婆子,什么都知道,居然不告诉他!

  奶奶得意的笑出了声:“在婚礼上,我就看到这个水晶铃铛了,谁让你不去参加你乖孙的婚礼?怨谁?怨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