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章:已经爱上了她了?-老婆好诱人-赛车比赛游戏网
老婆好诱人

第三百二十章:已经爱上了她了?

  第三百二十章:已经爱上了她了?

  叶海凝这斩钉截铁般的拒绝让整个病房陷入了一阵死寂,死一般的寂静着,空气中有一股火药的味道在悄悄的蔓延开来。

  他墨色的瞳孔微微收紧,沉默的看着叶海凝脸上的愤怒,或许这是他第一次看到那个胆小怯懦的陆太太发脾气,而且反应如此之大。

  “我没有那么伟大!我也没有圣母玛利亚般的心!我做不到去照顾你和别的女人生下的孩子!要么选她,要么选我!你自己看着办,我是不会去带可可的!”她目光坚定而固执的对视着陆非凡深邃的眼眸,她说出了自己心里想说的话,确实做不到,也不想忍,凭什么她要去照顾陆非凡和夏嫣然的女儿?做不到就是做不到!

  她就这样毫不闪躲的直视着陆非凡的眼睛,仿佛一点也不后悔自己所说出的话,目光中尽是挑衅。

  过了许久,陆非凡低沉的声音缓缓响起,似冷漠,似愠怒,但却敷衍的回了三个字:“知道了。”

  而叶海凝站在死死地看着他,在心里大声呐喊着:你知道什么!你什么都不知道!你根本不知道我从四年前到现在有多委屈!背负着贱人的罪名,被所有人唾弃,现在还要让我去照顾你和别人的女人生下的孩子?你太残忍了!既然你的责任心那么重,就去选夏嫣然啊!

  “不怕被憋死么?”忽然,陆非凡抬起眼眸看着她满脸的愤怒还有那一肚子不肯说出口的话,不禁沉声开口道。

  叶海凝却慢慢地平静了,脑海里闪过一个很可怕的念头,看着他那张冷峻的脸庞,轻轻地开口说:“我想说,这四年的时间,夏嫣然在你的心底占据了什么样的位置,她跑去墨西哥救你,她替你挡子弹,她照顾了你整整四年的时间,她还给你生出了可可,你是不是……已经爱上了她了?已经习惯了身边有她和可可的存在了?”

  她的话音刚落,躺在病床上的陆非凡蓦然怒瞪着双眼,漆黑的眼眸中一抹诧异一闪而过,随即不屑的冷笑出声,语气不悦的反问道:“你以为你是谁?别试图猜测我的心思!”

  ————————

  听说陆非凡受伤住院的消息后,整个陆家都惶恐不安,陆老爷子正在从国外往国内赶回来。迫不及待的兰姬直接让司机送她来到了医院,她表情紧张的提着吴妈炖好的汤来到了医院里面,电梯门打开的那一刻,兰姬刚走出电梯,就愣在了原地,一脸惊慌的站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仿佛大白天见到鬼一样。

  而拄着拐杖迎面走来的柯少岩看到兰姬之后,一张老脸也跟吃了苍蝇一样难看,柯少岩没打算理兰姬,准备直接朝着电梯里走去。

  不料,就在他和兰姬擦肩而过的时候,兰姬突然开口喊住了他:“爸!”

  这一声‘爸’在寂静的走廊里都震惊到了,柯少岩拄着拐杖停下了脚步,明显的被这一声‘爸’震了一下,然后讥讽的笑出声:“别喊我!我担当不起!从今以后都不要再喊我爸,我不想听!不要脸的东西!不是非要和那个姓陆的在一起吗!那就不要再认我!”

  兰姬被柯少岩的冷漠刺痛了心脏,眼泪在眼睛里打转,没错,柯少岩是她的……父亲,亲生父亲!已经很多年都没有和柯少岩这样面对面的说话了,上次可能还是去柯家索要柯滕凯的时候……

  “爸,我最后求你一次,不要再折磨小凯了!就算你不喜欢他,也不要再虐待他了!那是你的亲孙子!”兰姬不是看不到柯滕凯每次身上的伤痕,也不是不心疼,手心手背都是肉,怎么可能不心疼?

  柯少岩大笑出声,声音那么冰冷,毫无感情,转过了身子走到了兰姬的面前,毫无征兆的扬起了大掌,一耳光打在了兰姬的脸上,怒骂道:“你还有脸在这里求我?你害死我唯一的儿子!你还指望我能让你儿子过得舒服?休想!除非你能让我儿子复活!否则!不管是你的家凯还是滕凯,他们两个一个都别想好过!!!”说完后,柯少岩怒哼一声,拄着拐杖头也不回的走进了电梯里面。

  剩下兰姬一个人站在那里了泪流满面,造孽,这简直是造孽!她到底做错了什么,上天要如此惩罚她?不就是爱上了一个自己喜欢的男人而已吗!

  “凯凯……小凯……是我对不起你们……”兰姬一个人带着哭腔自言自语着,是她害的柯滕凯从小到大被受虐待,欺负凌辱,是她害得陆非凡性格畸形,残缺不全。

  ……

  离开了医院的柯少岩并没有回家,而是吩咐司机将车子开到了墓园里面去。

  他拄着自己的拐杖,一步一步走在墓园里,找了叶海凝妈妈苏青的墓碑,一直过去这么多年了,柯少岩从来都不肯来看苏青一次,可今天却不知怎么了,突然很想看看这个女人。

  柯少岩站在墓碑前,看着墓碑上照片里苏青年轻时的模样,笑容委婉,一如当年那般迷人。

  柯少岩苍老而无情的脸上竟露出了一丝笑容,看着苏青的照片,喃喃自语着:“青青啊,找到一个了,长得跟你有几分相似。而且,我得到了我应得的报应,呵……呵呵……你和我都想象不到的报应,恶心透顶了!但是,还有一个,毫无头绪,也许死了,也许还活着,也许根本就不存在另外一个。”

  “丫头,你到底有没有骗过我?两个都是我的?那他叶天行为什么会心甘情愿的替我养女儿养了十几年?还是说他根本就不知道?”因为那个水晶铃铛就是暗语,一个只有柯少岩和苏青知道的暗语。

  凄凉的墓地里,柯少岩的这番话听起来却如同鬼故事般恐怖,令人头皮发麻。

  墓碑上苏青的照片安安静静贴在那里,轻轻地笑着,不问世事,将所有的纠结和痛苦交给了活着的人,而她却永远的睡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