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一章:爱情不分先来后到-老婆好诱人-赛车比赛游戏网
老婆好诱人

第三百八十一章:爱情不分先来后到

  第三百八十一章:爱情不分先来后到

  陆非凡一把接过了局长手中的那份验尸报告,大略看了一遍,眉头紧锁,神情越来越凝重。

  局长在一旁解释着:“根据验尸报告上说的,死亡时间应该是三天前凌晨四五点左右,身上多处撞伤,导致内脏出血,脑部出血,但看伤口处理情况,很专业的缝针,应该是送往医院救治无效后死亡的。然后呢,这具尸体出现在你太太的后备箱里,而且被装在一个旅行包里面,看样子是想要抛尸,因为现在看来,尸体已经有点开始腐烂,尸气的味道也越来越浓了……”

  局长耐心的走到了解剖台前看着可可的小身子耐心的介绍了一番,但他们三个人的脸色却越来越难看,眼神也越来越恐怖。

  “谁报的案?”陆非凡突然抬头看向了局长,那种神情极其严肃,也让人心寒。

  局长皱起了眉头,本来他们是有义务向举报者保密的,但是现在看来也没什么可保密的了,因为连他们也不知道举报的人到底是谁。

  局长想了想,然后如实说:“其实我们也不知道报案的人是谁,今天下午五点三十分的时候,一个女人打来了电话说向我们举报一个杀人案,我们查明了地点,这个女人是在XX街的那个破旧的电话亭里打来的电话,而那里因为还没有改造,所以没有安装监控探头,我们现在还无法知道报案的人是谁。

  “有什么证据证明我太太是凶手?”陆非凡将手中的验尸报告给了身旁的季浩川,接着又问道。

  局长回答:“除了尸体在您太太的后备箱内之外,没有什么其他的证据可以证明您太太就是凶手。”

  陆非凡不屑的冷笑了一声:“可以放人了么?”

  “这个还得问她一些事情,如果待会儿还是什么都不问出来的话,那就得放人了,不过你太太的车要留在我们这,我们得对车子进行检查,没有车祸的痕迹,还有就是如果我们任何的蛛丝马迹都有可能去将你太太带回警局!”局长义正言辞的提醒道。

  而他却一副理所当然的态度沉声回答:“随时欢迎,但是,这件案子你们也得给我查清楚!我要知道真正的凶手是谁!”

  就在这个时候,法医解剖室的门被啪的一声推开,在场的所有人目光都不约而同的看了过去……

  站在门外的不是别人,正是眼泪在脸上肆意纵横的夏嫣然,她站在那里一脸悲伤的看着里面的可可,明明什么都知道,明明策划了这一切的她现在却看起来那么无辜,脚步沉重的一步一步走到了解剖台前,在经过陆非凡身旁的时候,一不小心腿软,差点跌到地面上,可却刚刚好的被陆非凡扶住了身子。

  “可可……可可……怎么会这样……”她精湛的演技谁也无法识破,那种丧女之痛,任谁也模仿不出来。

  浑身瘫软的靠在陆非凡的怀中,这也许是这么久以来,夏嫣然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接近这个男人,熟悉的气息,熟悉的冰冷,熟悉的怀抱,只是这个场景却这么残忍。

  夏嫣然一副崩溃的表情将脸埋进他的胸膛内,伤心的哭泣着:“我的可可怎么会……死了……怎么会……呜呜……”

  此刻,陆非凡表情沉重的抱着悲痛欲绝的她,沉默着一言不发。

  夏嫣然脸上的眼泪那么真实的蒙蔽了旁人的双眼,但是爱她的内心真的是这样的吗,或许在冷笑。她装作不忍心去看可可尸体的表情,紧紧的抱着陆非凡的身子,哭着说:“凯凯!我该怎么办!我什么都没有了,只有可可而已,为什么她要把可可杀死,警察说……警察说在她的后备箱里发现的可可,我不懂,她为什么要伤害可可,为什么……为什么……”

  突然!

  陆非凡松开了怀中的夏嫣然,声音寒冷的向她宣布:“不可能是她!”

  一瞬间,夏嫣然的哭声停止了,眼泪还在脸颊上缓缓流下,心中不禁在冷笑着,呵……呵呵,都这个时候了,他还在为叶海凝说话!!!就那么相信叶海凝吗!为什么不是她!为什么不能是她!

  “那为什么可可会在她的后备箱里面!不是她,为什么会在她的后备箱里面!”夏嫣然的情绪开始爆发,为什么就算这样了,陆非凡还是选择相信叶海凝?她的心真的好痛啊,他的那句‘不可能是她!’如同水果刀一样狠狠地刺激了她的胸口,鲜血汩汩流出,无法停止。

  陆非凡怒视着夏嫣然的眼睛,厉声道:“那你告诉我,怎么可能是她?!”语毕,他蓦然转身离开了法医解剖室,重重地摔上了门。

  那重重的摔门上,就像在夏嫣然的心上砸了一块巨大的石头,心脏被砸成了一堆烂泥,血肉模糊,鲜血四溅。

  接着季浩川和秦风也在目光复杂的看了她一眼之后,转身离开。

  剩下夏嫣然一个人站在那里看着那扇门笑出了声:“呵……呵呵……就算我做到这样了,你还是向着她,真的就那么喜欢吗……那我十几年的爱又算什么?难道爱情真的不分先来后到吗……”

  她隔着眼泪看向了解剖台上的可可,那可爱的可可都有点开始变样了,娇嫩的皮肤变得有些发青,好恐怖……

  “滴滴——滴滴——”

  忽然,夏嫣然的手机又响了起来,她拿出了手机一看,是柯滕凯打来的,接着又看向了解剖台上的可可,呵呵……

  夏嫣然按下了接听键放在耳边:“喂……”

  “我到楼下了,你跟可可怎么不在家?”电话里柯滕凯的声音里明明多了几分担当,还有几分成熟,可是他的期望可能要全部落空了。

  夏嫣然看着可可的尸体,声音无力的向他残忍的开口:“柯滕凯,我要跟你说一件事,你的女儿,可可……她死了……”

  然后……再也没有了然后,电话的里一片死寂,听不到一点声音,静得可怕,好像电话的另一头在通往冥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