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八章:别碰我-老婆好诱人-赛车比赛游戏网
老婆好诱人

第七百一十八章:别碰我

  第七百一十八章:别碰我

  然后两个人的视线就这样相隔将近半个月之后第一次对上了,陆沉风在无意间也瞥到了她的存在,然后就这样直视着她,沉默不言。

  整个世界仿佛都静止了,好像所有人都开始模糊化,这里只有她和他,如果可以她宁愿永远都不要再看见陆沉风,可偏偏就这么巧!就这样巧合的再遇见了!

  而陆沉风所站的那个女人似乎也注意到了下面这个双眼迷离的女孩儿,看样子好像是有些喝醉了,脸颊还有些泛红,很可爱干净的模样。

  忽然!

  沈优雅忍不住的身子歪向一边,狂吐不止……

  “呕……呕……”

  小静赶紧扶着她的身子,拍着她的背:“优雅你没事吧!哎呀我的天哪,早知道就不让你喝酒了,就一杯而已,你吐这么厉害!”

  但沈优雅却越吐越厉害,似乎好像跟喝酒无关的呕吐,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身体有些无力的靠在靠在小静的身上,微微的喘息着。

  小静忽然觉得眼前的这个男人不就是那次在地铁上看到的那个男人吗,这么巧看优雅和他对视的眼神,似乎认识?而且好像还不是一面之缘,是很熟的那种。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低沉的脚步声缓缓传来,小静忽然感觉到一阵阴影笼罩着自己的身子,慢慢的抬起头,就发现陆沉风站在自己的面前,目光正在看向呕吐不止的优雅……

  小静就这么僵硬的扶着沈优雅,愣愣的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不敢说话,也不敢眨眼睛,因为他的气场太过于强大,让小静不敢动弹,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甚至有些恐惧。

  “我来吧。”陆沉风终于开口了,声音平静而低沉,将沈优雅软绵绵的身子拉入了自己的怀中,而浑身无力还有些醉意的沈优雅根本无力抵抗,身子乖乖的靠在了他的胸膛上。

  一旁的小静都傻眼了,不知道该有什么反应,结结巴巴的说:“可……可以吗?”

  这时,沈优雅似乎已经认清了状况,无力想要推开陆沉风的身子:“别碰我!你是谁啊,我自己可以回家……”但是她眼前已经越来越模糊,奇怪,明明只喝了一杯而已,怎么会这样,好累啊,好想吐。

  说着身子又歪向了一边开始吐,陆沉风扶着她的身子,温柔的拍着她的背,说:“别闹了,我送你回家。”

  “不好意思啊,请问,您是……您和优雅什么关系啊?”小静在心里大胆的猜测着,这个男人该不会就是经常在学校外面开车接沈优雅的那个富二代?高富帅?靠,如果真是的话,那根本就不用考大学啊,还不都一样!

  陆沉风斜眸瞥了小静一眼,反问道:“看不出来么?”

  “噢噢噢!我懂了,我知道了,那我不打扰你们了,我先走了,请送优雅回家,再见再见……”小静立刻笑出了声,也什么都懂了,看来这是优雅的男朋友咯?啧啧,命真好啊,还没考上大学呢,就找到高富帅了!

  小静偷笑着拍了拍沈优雅的肩膀:“你乖乖的啊,别再耍酒疯了,我先走了,再见!”说着,小静便转身朝着另一边的地铁口走去。

  沈优雅眼睁睁的看着小静离她而去,想要喊却没有力气喊,但却还是挣扎着推开了身后的陆沉风,踉踉跄跄的往后退了几步:“别靠近我,别碰我!我不认识你!走开!”

  然后,她一个人东倒西歪的往前面走去,她才不想跟陆沉风再有任何的瓜葛,一点点也不想要!尽管她看人都已经有重影了,但她还是倔强的往前走着每一步。

  陆沉风站在原地看着她前进的速度,身子东歪西歪的,这时跟他一起从餐厅里走出来的那个女人也走了过来,开口问道:“沉风,她就是你的那个小女朋友吗?闹别扭了?”

  他的目光始终放在前面扶着墙壁一步一步往前走的沈优雅身上,敷衍的应了一声:“哦。”

  姜雪,他在国外念大学时的同学,现在帮他投资理财,两个人算是合作关系,陆沉风算是他的大客户,而且姜雪算是一个金融天才。

  “那……你先送她回家吧,我自己回去酒店,另外,那个投资,我就帮你决定了,嗯?”姜雪这次来主要是跟他谈工作的,毕竟钱是他的,要先打声招呼。

  “就这样吧。”她也算解决了陆沉风的一个顾虑,陆沉风似乎完全没有想要挽回的意思,反而准备向沈优雅走去,不过姜雪却拦住了他,笑容诡异,开口问道:“哎,我就稍稍八卦一下,你的那个小天使呢?不爱了?你是不是变得也太快了,我可是见证了你怎么单相思的,不过这个长得好像比那个还要精致,你是改外貌协会了吗?”

  陆沉风皱起了眉头,看着身旁的姜雪,他不喜欢别人八卦他的地生活,无论是谁,他不屑的发出了一声冷笑:“你的职责是帮我投资理财,这些不在你管辖的范围之内,很多习惯我已经戒掉了。”

  语毕,陆沉风朝着前面已经走远的沈优雅走了过去,即使走远也走不了多远,还在扶着墙壁一步一步前进,喝醉酒的她根本没什么力气,眼前一片模糊。

  姜雪看着那道冷漠的身影,笑着自语:“戒掉了?无聊的时候不会再看书?喜欢的小天使也不喜欢了?呵,这就是男人啊,喜新厌旧。”不过能改掉那么多年的习惯,谈何容易?这个男人,对自己够狠。

  ……

  沈优雅一只手扶着墙壁往前走去,她要自己回家,才不想被陆沉风送,无耻!卑鄙!可是走着走着就有点走不动了,那股恶心的感觉又冒了出来,而且鼻子下面凉凉的。

  她停下了脚步,伸出手去摸自己的鼻子,没想到却摸到了血!看到手上模糊的血迹,她真的有点被吓到了,一定是这些天上火了,都没有好好吃饭睡觉,她一到夏天就容易流鼻血,糟糕。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身旁传来了陆沉风有些不悦的声音:“抬起头!”然后一个白色的手帕捂在了她的鼻子上,她的头也被陆沉风强迫的抬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