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六章:梦游-老婆好诱人-赛车比赛游戏网
老婆好诱人

第七百五十六章:梦游

  第七百五十六章:梦游

  医生也终于在心中确定了她就是陆沉风前面所找的那个女孩儿,但最后却不知道对这个女孩儿只字不提,如果这个女孩儿早点捐赠骨髓的话,也不至于让季安暖变成现在这个样子,那么痛苦,这其中有什么事情他管不着,但是这件事情,不告诉陆沉风,合适吗?

  医生想了想,然后回答:“好,不过你有什么要求吗?”

  沈优雅摇了摇头:“没什么,只要别让他们知道就行了,另外,会有报酬吗?”如果有报酬,为什么不要?她现在不是很辛苦的在当小保姆吗,正是需要钱的时候,这是她用自己的骨髓换回来的钱,不要是傻瓜!

  “有。”

  ……

  从医院再次回到那个别墅里面的时候,她的心情很平静,平静的有些奇怪,有些事情曾经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会在一瞬间就茅塞顿开?难道不是很神奇吗?

  这个空荡荡的大房子里面,沈优雅忽然觉得有些害怕,似乎走路都会有轻微的回声,天渐渐黑了,她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望着落地窗外,似乎彻底的清醒了过来,也知道自己在医院里跟医生说了些什么,不过这次没有后悔了,也该结束了,总不能就这样一直纠缠着吧。

  不知道自己做这个决定是对是错,但是拯救一个人的生命总没有错吧?

  况且,这应该也是爸爸希望看到的吧……

  沈优雅有些疲惫的倒在了沙发上,看着眼前的世界也随之倾倒,慢慢的闭上了眼睛,有些累了……

  等她睡着之后,原本今晚并不打算回家的陆沉风却意外的回来了,外面传来了停车的声音,然后‘啪’的一声门开了,但是倒在沙发上睡着的沈优雅却丝毫都没有察觉到。

  陆沉风的手中提着打包的西餐,走到了客厅内,将手中的纸袋放在了茶几上,然后看向了沙发上睡得昏昏沉沉的沈优雅,无奈的摇了摇头。

  他走到了沙发前,弯下了身子,动作很温柔的将优雅的神情轻轻的抱了起来,不想打扰她,被她察觉到又是一场‘恶战’,现在的他在沈优雅的眼里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恶魔,没有人能够令沈优雅改变这个想法。

  他将沈优雅抱在怀中,然后一步一步的朝着楼上走去,而靠在他怀中的优雅似乎还是没有任何的察觉,微微的皱了皱眉头又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靠在他的胸膛继续睡,她好像在做梦,一个还算不错的美梦。

  陆沉风抱着她来到了楼上的卧室,将她放在了那张软绵绵的大床上,拉起了薄被盖在她的身上,保持着那个弯腰的姿势看了她很久,不过也很久没有这么近距离的看过她了,有些营养不良的样子,脸色微微的泛白。

  最后,他离开了卧室,拉上了房门,卧室里面沈优雅安静的睡着,仿佛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但是在这个梦境中,她有些不太安分。

  楼下,陆沉风回到了沙发上坐了下去,看着茶几上打包的那些食物,竟不禁自嘲的笑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他也变得如此细心了?这是他以前从来都不会做的事情,不会去照顾别人,只有别人照顾他的份儿。

  优雅在楼上睡觉,他也不想去打扰了,于是站起了身子,脱掉了身上的外套,朝着一楼的卫生间走了过去准备洗澡。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之后,卫生间的门打开了,他穿着一件薄薄的黑格子浴袍从里面走了出来,用毛巾擦着头发,头发上还有几滴水珠,看起来有些诱人。

  他一边擦头发,一边朝着厨房走去,想去冰箱里拿一瓶水喝,不料,忽然楼上传来了开门声,他停下了脚步,回头看上了楼上,然后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沈优雅从房间里走了出来,长长的头发遮掩着她的那张小脸,有些看不清她的表情,但是她好像一个没有灵魂的玩具一样,目光空洞的走下了楼,而且在经过他身旁的时候,似乎根本感受不到他的存在。

  “你去哪儿?”陆沉风有些疑惑的看着她的背影开口问道,但她好像看不见也听不到一样继续往前走,那走路的样子似乎也很不对劲,如同……行尸走肉?

  走着走着,沈优雅居然直接朝着前面的那个花瓶走了过去,不知道她是真的看不见,还是在装,但陆沉风还是下意识的几步走到了她的前面,挪开了那个花瓶。

  陆沉风的眼眸中满是疑惑,这个女人怎么了?他跟在优雅的身旁,看着她走路的样子,那眼睛直直的盯着前方,没有一丝神采,他伸出了手在沈优雅的眼前晃了晃,但是这个小丫头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还在继续的往前走。

  “难道是……梦游?”这是陆沉风唯一能够想到的可能,而且根据眼前的情况来看,八九不离十了。

  他抱着双臂跟在沈优雅的身后为她护航保驾,人在梦游的时候是不能够打扰的,只能够让她自然苏醒,否则突然受到惊吓可能神经也会受到打击。至于梦游的原因有很多种,沈优雅……应该是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那颗脆弱的玻璃心不堪一击,精神状态紧绷导致睡眠质量低下。

  沈优雅眼看着就要撞到前面的那根柱子了,他立刻将沈优雅的身子挪向了另一边,然后跟着她,看她到底要梦游到什么时候去。

  不过令陆沉风没有想到的是,沈优雅在家里转了很多圈之后,最后居然走近了一楼的那间她曾经住过的卧室,进入了卧室里面之后,她走进了衣帽间,找到了曾经陆沉风拿给她穿的那件外套,没错,就是季安暖穿过,又拿给她穿的那件!

  陆沉风站在一旁皱起眉头,看着她的一举一动,虽然沈优雅现在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但是梦里的她梦到什么了,为什么要找这件衣服?

  忽然,沈优雅说话了,她说:“我不穿这件!你为什么要拿她穿过的给我穿,你喜欢她,我知道,我知道你喜欢她,我不穿这件,不穿。”

  顿时,陆沉风的身体僵硬了,因为他从来都没有想过沈优雅会知道这件事情,这件外套好像曾经是季安暖穿过的,她是怎么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