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冲突-我的农家仙田-赛车比赛游戏网
我的农家仙田

第一章:冲突

    黄华过完年后没有再离开村里,并且收回了自己家的六七亩土地,让横岭山脚下的黄村,一个差不多有二百人的村子,人人都感到不解。

    村里人都知道,黄华从十六岁那年开始,去岭南沿海十几年了,是个有点本事的人,听说一个月能赚上万元,让村里的很多人都十分的羡慕。

    可村里人也都知道,黄华不是一个会种田的人,放着城里面月收入上万的工作不去好好的做,偏偏要回乡下种田,这不是犯贱吗?村里不少人的心里大概都是这么想的。

    黄华也是有父母养大的,只是家里条件不好,母亲又长年有病,初中只读了一年多便缀学了,之后便开始自己赚钱了,一开始到各村去收破烂,后来又去了镇上的陶瓷厂,十六岁那年拿了身份证,便去了岭南的沿海城市,加入了打工者的行列。

    二十岁的时候,母亲病逝了,三年后,黄华存够了一笔钱,便自己创业,在打工的那个城市里开了一家水果店,生意还算是不错,至少比打工强了好几倍。

    可惜天有不测风云,正在黄华雄心勃勃地想要壮大自己时,父亲又检查出得了肝癌晚期。

    黄华把自己苦心经营的店铺转让了出去,回家陪伴父亲最后山人生。料理完了父亲的后事以后,再次回到那座城市的黄华,不得不从新开始。

    然而,当黄华想要再次创业的时候,却发现并没有那么容易了,在岭南的那座城市折腾了几年,弄得身心疲惫不堪,黄华毅然决然的做出了一个决定,回乡创业。

    眼看着就要奔三的黄华,刚到岭南打工的时候,便进了一家家具厂学会了木工,他进入打工的工资一直都不算低,虽然父亲病逝时,花掉了他许多积蓄,但这五年时间,黄华又存下了一笔不少的钱,对于回乡创业,黄华也早就想好了,那就是承包土地。

    村里的年轻人基本上都外出打工去了,很多的田地都没有人愿意种,不用租金都有很多人愿意把自己的田地让给别人种,毕竟荒废了也怪可惜的。

    黄华很早就外出打工去了,对于种田他可是一知半解,他也没有打算种田,他打算种莱,虽然他更想种果树,但那个见效太慢了,黄华暂时没有那个耐心。

    村里分的田地有30年的期限,上次分田地的时候,父母都还在世,所以黄华家里有着四五亩的水田,六七亩的旱地,暂时完全够他折腾了。

    黄华不太会种水稻,所以水田他并没有收回,仍然让村里的堂兄家去种,不过旱地他收回来自己种了。

    六七亩的旱地连在一起可是好大的一片,可惜都被分散开了,最大的一块地,也就只有两亩。

    黄华出钱请人帮忙把地里全都种下了红薯,这玩意种着省心,种下之后基本上不用怎么管理,坐等收获就可以了,而且产量惊人,至于好不好卖,黄华暂时没有去考虑这么多。

    黄华一门心思的把精力花在了自己院子里的那几分莱地里,

    种什么庄稼都不如种莱赚钱,这是黄华在外面这么多年得出来的结论。

    黄华正戴着一顶草帽,蹲在菜地里观察着自已种的黄瓜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了起来。

    “黄华,曾家兄弟来了,他们要把彩玲抢走,说是彩玲他爸欠了他们的赌债,把彩玲抵押给他们了……”

    黄华一听之下,急忙的就跑了出去,黄彩玲比黄华虽然小了七八岁,但从小就跟在黄华的屁股后面玩闹,对他一直很亲近的,还一直叫他叔叔,虽然不是很亲的,但按村里的辈份就是这么算的。

    “站住,光天化日之下强抢民女,你们难道不知道这是在犯罪吗?”黄华赶到的时候,正好看到彩玲被曾家兄弟俩个抓着,硬要往车里塞。

    “哟呵!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你呀!怎么?想和我们兄弟练练?”

    “叔叔,救我……。”黄彩玲惊恐的大声叫着。

    村里有几个老人和妇女在一旁看着,想要帮忙也无能为力。

    曾家兄弟俩个是一对双胞胎,大的叫曾大,弟弟叫曾二,和黄华曾经还是小学同学的关系,从小就喜欢称王称霸,上小学时就没有少欺负过黄华。

    长大后更是无法无天,又好吃懒做,偷鸡摸狗的事情可没有少干,附近的村子可没有被他们少祸害。

    “现在是法制时代,你们跑到我们村里来抢人,这是要绑架人质吗?难道你们就不怕警察把你们抓起来。”黄华大声的喝道。

    “谁绑架人质了,欠债还钱,天经地义的事情,黄大勇欠了我们兄弟十万元,是他自己亲口说了,将他的女儿送给我们兄弟抵债,不信你可以当面问他。”

    曾大说着还一指像傻了一样站在门口的黄大勇说道。

    黄华看向了黄大勇,黄大勇的目光躲闪着,一脸的羞愧,不用问都知道是真的。

    “黄大勇虽然是她的父亲,但是父亲也没有权利拿女儿来抵债。识相的话就赶紧走,我已经报警了,再不走的话,你们想走也走不了。”黄华丝毫不惧的大声说道。

    “你找死!老子让你多管闲事。”

    曾家兄弟也不是傻子,知道今天想把黄彩玲带走,是万万不可能的了,他们可还没有做好准备,从此以后亡命天涯,就算是做好了准备,也一样的会被抓。

    说穿了,他们也就敢在乡下横冲直撞,欺负一下乡下的这些老实人,乡下人一般都不懂得用法律来维护自己。

    兄弟两个松开了黄彩玲,从车里各自抽出一条半米长的铁管,一起上去对着黄华就动手打了起来,黄华虽然反抗了起来,但无奈的是,双拳难敌四手,况且他本来打架就不如曾家兄弟那么凶狠,况且对方还有武器在手。

    曾二一棍敲在了黄华的脑门上,鲜血直流,黄华摇了摇头,直接就晕了过去。

    黄华脑门上流的血不少,鲜血顺着往下流,流到了他胸前佩带的项链上,他的项链上有一个奇怪的吊坠,沾上了血之后,发出了一下耀眼的红光,可惜的是,隔着衣服,大家都没有注意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