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炼化重宝-携美向仙-赛车比赛游戏网
携美向仙

第一百三十章 炼化重宝

  张文忽然被这到手的腰带吸了个结结实实,体内的真气疯狂的向着金腰带内涌动,张文用尽全力要将其脱开,无奈这东西就像长在了自己身上一样不能自拔,灵力不要钱的向着里面涌去,张文哪里见过这种奇怪的东西,一时间失去了控制。

  冰云见张文脸色都变得煞白起来,知道那条腰带一定有问题,立刻想要帮忙,细长的手刚刚接触到张文的身体,突然又弹了回来。

  冰云大惊,知道事情没有那么简单,连续试了几次,都被那股力量反弹,心里焦急到了极,现在感觉自己越来越没用了,只能眼睁睁的在一旁看着张文。

  这种吸力直直持续了半柱香的时间才慢慢消失,张文如同大赦,虚汗打透了衣襟,现在张文体内的真气灵力已经不足一成,看着手里这条金腰带,张文苦笑了两声。

  冰云见到张文总算是挣脱了那种力量,缓过来了,心里踏实了很多。

  现在张文不敢再想别的,自己几乎被这东西吸干,此时就算是来一名筑基修士都能办了自己,得赶紧恢复法力才行。

  看了看紧张过后的冰云。

  “云仙子,你也看到了,我现在已经没有半儿力气,现在我要尽快恢复,你是再此疗伤呢,还是准备出去?”

  冰云现在整个人的心都铺在张文身上了,哪里肯离去,何况自己的伤还很严重。这次自己偷偷从家里跑出来,就是为了不受家里的约束,想出来看看这花花世界,以前在家里没见过什么世面,现在出来转了一圈感觉还是外面好。

  这次见到张文,通过这段时间的接触,整颗心都飘到张文那里去了,冰云见过的男人也不少,只是像张文这样优秀,这样俊朗的根本没有,听到张文问话脑袋摇得像卟棱毂似得。

  “我的伤还没好,我不走,我现在要疗伤了,你赶紧恢复法力吧!”

  完立刻盘膝坐下运功疗伤,眼睛却不时地看看张文,见张文没有再话,这才安心的疗伤打坐。

  张文为了尽快将自己的法力恢复到巅峰,拿出了当时风铃和萧静用过的两个半块的极品灵石,布了一个型的聚灵阵,开始疯狂地吸收。

  半天的时间转眼过去,张文总算是将法力补充到了巅峰,眼神又回到了那条诡异的腰带上,心想,这家伙难道是专门来坑人的?转眼一想也不对呀,如果是用来害自己的,那么为什么没有将自己的灵力吸光呢?还留了一成。

  张文不甘心,毕竟这是自己千辛万苦得来的宝物,总不能就这样放弃吧?想到这里又重新拿了起来,张文还在想,千万别再出现刚才那种情况,太遭罪了。

  当手接触到金腰带,张文还是无语的摇了摇头,这次和上次如出一辙,又被这家伙吸住了,不过张文这次没有再挣扎,因为张文清楚,所有的一切手段都是枉然,索性就让这家伙系个够,大不了从新修炼就是了,让张文无语的是这次真的再次将自己的灵力吸走了九成。

  现在张文已经和这家伙扛上劲了,再次回复,张文想要看看这究竟是一件怎样的东西,看看到底能吸多少?

  谁能想到张文这个奇异的想法让张文损失了十万颗灵石,和两半块极品灵石,张文这一坐就是五天,五天内张文连续试了十次,谁想这条腰带居然全部吸收,就像一个无底洞,张文几乎真的就要放弃了,虽然心里略有不甘。

  张文第十一次恢复完之后,这条金腰带只是吸收了一成的灵力就不在有反应了,张文大喜,自己终于给这家伙灌满了,虽然不知道自己的灵力都用到了哪里,只要这家伙不再吸干自己就行。

  现在张文要炼化这条腰带,看看这是怎样的一件东西?

  此时外面的广场上又来了两位大能,正是追赶张文的两人,望山,卧龙派的风雷二人,两人一路追赶张文,到了广场上张文的气息就消失了,二人见到了一直守在广场上的元婴修士,上阳宫的春阳大长老,因为彼此都是超级宗门的人,又认识,所以明风明雷二人向春阳大长老明了自己的来意后,就直接在此等候张文。

  二人只是张文杀了本门的弟子,并没有灵宝的事。明风明雷在修真界也是名声在外,二人合力能抗拒元婴的存在,所以上阳宫的大长老也很是忌惮二人,虽然不上怕,只是真打起来自己也捞不着好,再有就是卧龙派的底蕴也是深得很,比上阳宫更深厚,自己犯不着得罪二人。

  张文用了两个时辰就将要带炼化了,睁开眼后张文满面笑容,这次真的是捡到宝了,原来自己炼化的这条腰带也是灵宝级别的东西,最重要的是这腰带所吸收的真气灵力都储存在了里面,只要自己想要提取,随时都可以,这简直就是为自己量身定做的。

  自己的那把宝剑消耗灵力太过惊人,以自己筑基期的修为根本就使不出几下,有了这个储灵带,自己就可以随意的使用灵宝宝剑,再不用担心灵力缺乏的事情了。

  冰云的身体已经完全恢复了,毕竟是金丹大能修士,这伤还难不倒,见到张文笑了,知道张文把腰带的事情克服了,虽然具体的事情不知道,但是张文开心就好。

  张文看了看冰云知道云仙子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问道。

  “云仙子,我这里已经没有问题了,你怎么样了?”

  冰云知道张文要出去了,也知道出了这里自己就没有理由再和他走在一起了,故作腼腆。

  “我好的差不多了,只是浑身无力”

  张文一听就知道这位在骗自己,不过也没有拆穿,笑着道:“既然没好,浑身无力,哪我就背你出去吧?”

  “有劳张师弟了。”

  冰云一听自己计划成功赶紧了一句,心里美滋滋的,只是不敢再看张文,脸现在有些发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