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五章粉身碎骨-携美向仙-赛车比赛游戏网
携美向仙

第五百二十五章粉身碎骨

  花向月自从认师以来,从未忤逆过师傅的意思,每次自己都认真听取师傅的话,师傅也从未条框过自己,可是今天自己不能。

  虽然自己知道师傅是为自己好,可是对方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啊!是自己的精神支柱,也是自己深深的所爱之人。

  如果张文陨落,自己逃走还有什么意义?苟活一世对于自己来还不如早早死去的好,所以今天自己必须要有主见。

  “师傅!您不要多了,我是不会丢下张文哥哥的,请恕徒儿不孝吧?”花向月的意思很执着,根本就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发簪中师傅自能暗自叹气,看样子自己再多什么也没用了,只盼望这次的损失不会太大吧!

  “好吧!一切心行事。”

  “嗯!谢谢师尊。”花向月本身也不想违背师傅的意愿,只是这件事情不同,事关自己的心上人,自然不能太随便。

  张文见到花向月击退了老家伙,浑身一轻瞬间恢复了法力,一种如释负重的感觉油然而生,舒服到了极。

  自己想过要趁机逃走,可是自己更清楚,逃走只是自己的一面之词,对方瞬息千里的速度能让自己脱身?这根本就不可能。

  再有,自己逃走花向月怎么办?人家苦苦寻找自己这么多年,而且今日还多次为自己解围,这种损心丧德的事情自己可做不出来。

  且不丫头喜欢自己,就自己二人的朋友关系自己也不能独自逃走啊!

  张文见到老家伙退了几步,而自己也没有逃走的打算,索性今天就拼了,反正也逃不掉,最好为花向月争取一下时间。

  想到这里剑摄心魂从灵宝直接甩了出去,这一招对付近在咫尺的老家伙最管用,就算是对方再厉害那也只是灵力,要拼神识的话自己还不太怕。

  一招喷出,漫天遍野的神识风刃风沙一下子席卷了老家伙,就像狂风一般瞬息将其笼罩,其实张文心里也没有把握,赶紧唤出了蛇王。

  虽然此时蛇王仍然没有恢复伤势,但是这是生死攸关的事情,自己一旦陨落,这蛇王也是必死无疑,还不如和自己并肩作战呢!

  蛇王感受到了对方的强大,更感觉到了此时主人的窘迫感,大有一种生死之战的趋势,这种事情自己不敢大意,事关生死岂能含糊,一切全听主人安排。

  张文手指轻轻一抖,蛇王瞬间消失,对着老者的身躯窜去,想要给老家伙来个措手不及,最好能要了老家伙的命,最不济重创一下也好呀!

  嗖!蛇王的身影扎眼消失,这是蛇王天生的身法,就算是张文也捕捉不到,当初如果不是自己与弑仙绳有关系很难降服蛇王。

  嘭!

  蛇王去得快,回来的仍然快的离谱,不知是怎么回事,被老家伙的手背一扫,顿时倒飞出来,一道紫黑色的血光顺着蛇王的嘴角流了下来。

  张文眉头紧皱,知道蛇王伤势很重,不敢挡隔,赶紧将其再次收进了七宝灵兽塔,而自己则是赶紧向剑中输入神识力量。

  老者当被张文这风暴吞噬之时也被眼前这么多的神识风刃吓了一跳,这一剑让自己想起了传中的人物,那是人类传中的存在,这剑法似乎有些熟悉。

  不过此时不容自己所想。

  老者感觉自己的识海被这些东西攻击,顿时明白了,这确实是神识功法,赶紧调动灵力排斥,这些神识力量确实是强大无比,有一种毁天灭地的气势。

  如果一般元婴修士对上估计识海很快就会被绞碎,神志不清。

  好厉害!

  可是自己可不是那些蝼蚁,虽然这一剑比较强大,但是也不可能伤及自己,光是自己的灵力就能完全破开这些东西。

  当然,这种剑法如果出在一名元婴修士手中,自己今天还真的要吃亏,这子的确不简单,这功法自己也喜欢的不得了,嗯!

  就在老者想要反击之时,见到了一条灵蛇,正好向自己这边偷袭而来,本身自己就在抵挡神识攻击,如今又来了一名灵蛇,自己当然有些措手不及。

  所以集中力量用手臂挡了出去,也正是这样,蛇王被瞬间打了回去,这一招结结实实的打在了蛇王身上。

  而那些神识割刀有几刀擦破了自己的皮肤,如此的变故就让它们钻了空子。

  受伤了!

  自己居然在两名金丹修士手中受伤了?这是千年没有发生过的事情了,看着自己的几道伤口老者开始变得嗜血起来,周身的头发几乎飞了起来。

  怒了!

  双手集中力量猛地向外一推,一股海啸般的气势猛然把张文的剑气轰了出去,此时张文正在控制剑摄心魂这一招,因为自己根本不知道老家伙的状态,一心想要将其击伤,根本没有想到后面的事情。

  突然自己控制的神识剑气反噬回来,一股强大无比的力量直逼自己的胸口,让自己毫无还手之力。

  啊?噗!

  胸口处的挤压终于承受不住,张文被击飞的同时,胸口一阵翻腾终于忍不住吐出一口鲜血。

  这种磅礴的力量并不是张文可以低档的东西,张文感觉自己的筋骨发出噶噶的响声,有几根甚至已经完全断裂,一股几乎昏厥的感觉让自己昏昏欲睡。

  这是昏过去的节奏,自己明白一旦自己昏过去等待自己的就只有一死,包括空间世界中的两位娇妻还有七宝灵兽塔中的所有灵兽。

  自己不能昏睡!

  这是潜意识中的感受,感觉咬了咬舌尖,一整刺痛的感觉让自己勉强恢复了神智,此时浑身的疼痛开始让自己撕心裂肺的难受。

  “张文哥哥!”

  花向月见到张文被轰飞,而且口中不断地吐血,吓的惊叫一声,不顾一切的冲向老者,因为此时老者的巴掌再次拍向张文,如果不及时阻止张文必死无疑。

  可是花向月本身后继无力,现在根本调动不了多少灵力,通天灵宝这次没有像第一次那样磅礴华丽,当剑气遇到老者的掌风之时,瞬间瓦解。

  这一招之力连对方的速度都没有减缓,花向月满脸惊骇。此时心头只有恐惧,哪里还有什么可行的思维?不顾一切的用自己的身躯去阻拦老者,生怕下一刻就再也见不到张文哥哥。

  不得不男女之事颇为复杂,一旦对一个人死心塌地之后大脑也会变得短路,感觉自己用命换来的一微笑也是值得。

  张文吐血三升之后,睁眼就见到了花向月用身躯挡住了老者的攻势,心中暗自着急。这傻丫头你真以为不要命了就能就我吗?这不是白白送掉自己的性命吗?

  我张文何德何能让你如此舍生相救?

  “月不可!”

  张文可不想让这样一名风华正茂的姑娘为自己去死,虽然自己身上背负的生命很多,可是自己不能这样自私,人家根本就不欠自己半分。

  张文情急之下赶紧调动自己有限的力量,身体更是忍住了万般疼痛,去推开花向月的身体。

  一掌定乾坤,这一招有暂时禁锢的作用,虽然对方超长的强大,可是面对万般危机的情况,自己必须去试上一试。

  呼!

  张文一掌对准了老东西的方向,一股真气顺着自己的掌心发出,自己不敢保证这一招能够奏效,所以身体也没有半分停顿,一把推向了花向月。

  只要自己让她脱身,自己这一招就算是成功,至于自己,实在不行就进入空间药园,自己不怕别人发现,只要自己不死,别人就无法炼化此物,到时自己在里面进阶更高的层次后再出其不意的回来报仇。

  花向月见到老者近在咫尺的真元大手,眼看就要拍到自己,运足了剩余的真气,两眼轻轻一闭,就要等死。

  心中并没有太大的遗憾,此生能够为自己心爱的人做些什么这已经是很高兴的事情,自己不求更多的东西,此生足矣!

  只盼望张文哥哥能够活下去,自己将来轮回之后还能见到他,到时自己仍然会继续跟随他的脚步。

  张文发出这一招之后,感觉到了老东西的停顿,一把将花向月推出了十几丈远,心中大定,知道自己成功了一半。

  而后不顾一切的用手中灵宝去攻击老者,希望这次能够奏效。

  张文的剑气尚未成型时,老者已经满脸惊骇的活动了身躯,刚刚的一幕是老者平生最害怕的一幕,心中暗自庆幸,如故张文现在是元婴修士的话,估计自己已经完蛋。

  此子身上定有天大的秘密,今天无论如何都不能放过他,不然将来自己绝对要栽在这厮手中,这可是生命的威胁。

  回过神来,见到张文的灵宝又要偷袭自己,老者愤怒的一掌猛然压下,犹如泰山压一般拍了下去。

  啪!嗖!

  咚!

  张文的身体犹如流星一般,从空中快速掉落,毫无悬念的落在了山脚下,顿时一声闷响发出,再见张文已经在山脚下砸出了一个一米多深的大坑,骨段劲折。

  花向月本以为把自己推出去的是老家伙的掌力,自己已经抱着必死的决心面对,根本就没有想过生还。

  等待着自己粉身碎骨,就此了却一生。

  可是这个感觉迟迟不来,当自己睁开眼睛之时,张文已经掉落山脚下生死不明。此时自己就算是再傻也知道,这是张文哥哥把自己推开,独自又承受了老者的一招攻势。

  花向月眼角的泪水不由自主的滑落下来,估计这一招之下,张文哥哥生还的机会不多了,就是这个老东西害了张文哥哥,自己无论如何也要找这个老东西拼命。

  花向月急匆匆飞到山崖下,落到张文身边。

  “张文哥哥!张文哥哥!”

  “咳咳咳!”

  当看到张文还有神智时,花向月心中狂喜。

  赶紧站了起来,迎风面对头上的老者,一股拼命的气势猛然发出,今天自己要自爆金丹,就算是不能阻拦对方也不能让他好过。

  就连老者也惊奇的发现张文竟没有事,按理应该是粉身碎骨才是呀?

  嗡嗡!

  花向月体内金丹急速运转,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疯长,而花向月两眼则是死死的盯着头上的老者,愤怒的眼神似乎要吃人一般。

  “月儿!不要办傻事,一切交给为师。区区刚刚接触化神的蝼蚁也敢这般猖狂,为师今日就算是牺牲几年的元气,也要阻止他!

  刚才为师也看出来了,你二人都是十分在意对方的生死,反而对自己的安危并不在意,我也很感动,之所以为师一直没有出手,就是因为我不知道自己出手值不值?如今看来我们月儿果真没有看错人。

  你那名心上人绝对不简单呀!刚刚他用的招式绝对不是这修真界所应该存在的东西,想必他还有后手,不过这些为师也不多想,现在你通知你的心上人,让他赶紧离开,为师愿意牺牲几年的元气去阻止此人。”

  花向月听到师傅的话一下子又精神起来,赶紧泄了自己的真气,放弃了自保的念头,自己最相信的人就是师傅,既然师傅了可以脱身,那就一定可以。

  倒是自己感觉太对不起师傅了,方才自己根本就没有顾忌师傅的生死,一味的自己去寻死,却忘记了师傅也会因此烟消云散。

  “谢谢师傅!方才徒儿没有考虑到师傅的处境,还望师傅惩罚!”

  “罢了!罢了!我也是过来之人,自然能够理解你的心情,赶紧通知你哪位心上人吧!晚了可就真的没命了。”

  “好好!”

  花向月赶紧对着张文大声喊道:“张文哥哥你赶紧走,这里有我就行!快走!”

  张文此时确实是还有一口气,听到花向月这样,脸上苦笑了一下,自己很清楚花向月的意图,想要让自己脱身,而她却自己去送死。

  不行这样绝对不行。

  张文用力的摇了摇头,心中越来越觉得对不起花向月,如果不是因为自己,她怎么会牵连进来呢?

  此时老者已经拿出了一柄拐杖,这把拐杖散发着灵宝的气息,十分浓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