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四章 就要阻止-携美向仙-赛车比赛游戏网
携美向仙

第六百一十四章 就要阻止

  瞿梦和瞿颖二人打的畅快淋漓,从来没有这样痛痛快快的打过,这种无忧无虑的攻击方式让人心情舒爽。

  旁边张文和孔雀更是惬意,两人坐下之后开始看戏,似乎根本不在意室内的大战。

  此时钱掌柜哪里还不知道张文二人的靠山就是这三位,暗暗叫苦不堪,还是自己太极端了,不够圆滑,幸好自己没有真正的出手,不然自己今天绝对是在劫难逃。

  徐长老可就太憋屈了,打也不敢打,逃也无处逃。只能是磕磕碰碰的东躲西藏,身上此时已经见了伤势,不少皮肤都有划破的痕迹。

  “两位仙子请听我一言,我们乃是本城丹堂的长老,来此执行公事,还请仙子给在下一个薄面,暂且住手如何?”

  徐长老为了不受到更大的伤害,赶紧把自己的身份抬了出来,希望对方可以手下留情,最好是化干戈为玉帛,那样最好。

  可是瞿梦姐妹可没心思听这些,这种战斗机会太难得了,正好自己二人可以好好练练手,草草结束算什么?再了如今恩公还没有话呢?

  “别废话!敢对我朋友图谋不轨,现在求饶未免也太晚了吧?什么丹堂不丹堂的,本姑娘我没听过!别再套什么近乎。”

  徐长老一听这两位竟然不买账,气的火冒三丈,世上竟然还有人没听过丹堂,这两位不会是在条框自己吧!

  “现在且先住手,或许这件事情有什么误会,咱们还是坐下来慢慢聊吧?”

  “做梦!除非是我朋友头答应,不然你什么都没用的。”瞿颖二人根本不理会什么丹堂,为的就是报答恩公,虽然自己出不出手都无所谓,可是这毕竟是一片心意呀!恩公应该能够接受。

  徐长老赶紧把目光看向了张文,希望能够得到缓解的答案。

  可是张文现在正在低着头品尝茶水,根本就没有在意这边的打闹。徐长老比较心急,赶紧对着张文道:“这位兄弟,快快让你的朋友停下来吧!之前都是误会,都是误会!”

  张文才不会去管这一套,连抬头都没抬。自己的气如今尚未消散出去,所以必须要给两名长老挂彩自己才能顺心。

  徐长老心中大急,知道今天不能善解了,抖擞了抖擞精神,再次大声道:“我乃是东华丹山的修士,道友莫非真的要撕破脸皮吗?”

  听了这道嘶吼的声音之后,瞿梦和瞿颖都是微微一愣,就连不远处稳坐钓鱼台的金丹后期修士也是猛然扭头,这个东华丹山实在是太厉害了,在整个西域州可以是主宰般的存在,下面数十上百个宗门全部和他有关系。

  就连魔宗的修士也不敢过分排斥东华丹山的人,因为任何修士都需要丹药,这个丹山就相当于北龙州的丹城,虽然他们不参与各个宗门的争斗,可是也没有人能动的了他。

  张文对这个丹山倒是没有听过,不过见到众人的反应,也能够猜得到,这个地方应该是有些来历,似乎是个炼丹的大宗门。

  不过这和自己有什么关系?爱谁是谁!

  徐长老见到两位的停顿,顿时心里踏实了很多,真怕对方不知道东华丹山的存在,万一是那样,自己可就真是秀才遇上兵有理不清了。

  “你真是东华丹山的长老?”瞿梦看了看徐长老问道,这件事情确实是有棘手,弄不好会对宗门带来不好的影响,自己要心处理。

  “不错!老夫正是东华丹山的人,在这座城市负责丹堂的生意。”徐长老精神抖擞,此时连话的声音都硬气了几分,有一种如释负重的样子。

  两女知道此时不能再打了,万一有什么问题,自己恐怕兜不住,瞿梦赶紧看了看张文,相信张文会给自己一个正确的答案。

  张文见到瞿梦的眼神后知道她有些难做,在征求自己的建议,开口道:“东华丹山是什么地方?”

  瞿梦不明白张文为何这样问,作为一个尖的大能修士,不可能不知道东华丹山,所以瞿梦以为张文故意拿这个人找乐子。

  赶紧道:“东华丹山是西域州的炼丹圣地,整个西域州的丹药来源几乎全部都是东华丹山而来,如果这位没有谎的话,他应该在东华丹山是一名外门的执事,所以才派来这个城市丹堂坐镇!”

  瞿梦解释的够清楚了,相信张文已经有了答案。

  “炼丹圣地?”张文疑问道。

  “是,就是炼丹圣地!”

  闻言张文心中已经完全明了,怪不得连天魁宗的修士都为之一振,原来这家伙背后有个炼丹圣地在作祟。

  不过那又如何?要论炼丹的话虽然自己不敢已经是天下无敌,可是自己的炼丹水平也没有几人能赶得上,这老不死的拿炼丹来威胁,可惜他是找错人了。

  徐长老看着张文差异的眼神,心中暗自高兴,开始盘算接下来怎么收拾这家伙,今日让自己吃了这么大的亏,总得要留下什么吧!

  张文开口道:“既然如此”

  见到张文终于有了退步的打算,周围不少人紧绷的心悬放松下来,那些正在猜测张文有强大后台的人顿时没有了看热闹的心情,心,这家伙也是个欺软怕硬的主儿啊!

  这段乐子没什么意思了!

  “既然如此就将他二人各段一臂,放他们回去吧!”张文终于下了结论。

  “啊?”

  “什么?”

  众人都不可思议张文的回答,这子莫不是疯了吧!如今人家连东华丹山都报了出来,这厮居然还敢这般放肆,莫非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

  瞿梦和瞿颖也是为之一顿,很难接受张文的意见,不过稍稍思量之后就动其手来。自己的命都是张文捡回来的,伤人断臂又算什么,虽然断对方一臂肯定会遭到宗门的惩罚,甚至逐出宗门,可是比起自己的性命什么都不算。

  “你可真有种!”徐长老也无语了,今天碰上这样的年轻人自己也算是长了见识,大不了有机会自己再找回场子,为今之计先逃命再。

  瞿梦的师叔也傻了,这个年轻人是谁?为何这般脑热,人家都报出了是东华丹山的人你还敢放肆,这不是找死吗?

  可恨这厮还鼓动自己的两位后辈去行凶,真是岂有此理!

  想到这里这位天魁宗的修士就要阻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