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0章 上天宗?--赛车比赛游戏网

第1120章 上天宗?

虽然楚炎心中已经猜测,这个妖夜与自己的母亲有关,但是,一直以来,因为各种原因,根本没有好好和这个小男孩询问过。

  因为,三次见面,每一次,这个妖夜,似乎都处于某种特殊的情况,根本无法沟通。

  “小....主....人,我叫....妖...夜,是你母亲的本命灵兽!”

  跪伏于地的妖夜,已经泣不成声,小脸之上,全是泪水,抓着楚炎,声音哽咽,道

  “小...主人,救救主人,她快坚持不住了.....”

  一句话,仿佛一道霹雳,在楚炎识海猛然炸开.....

  轰...!

  一道狂暴无比的气息,从楚炎身上猛然炸开,仿佛排山倒海一般,冲涌向四面八方。

  “你....说什么!?”

  楚炎一把将妖夜从地上拎起来,双眸满是血红,整张脸完全扭曲在了一起,狠狠瞪向妖夜厉声咆哮道。

  这可是自己的.....母亲!

  从小到大,自己一面都没有见过!

  而且,自己答应过父亲,要将母亲带回去,可是....

  可是现在,妖夜的话,让楚炎完全爆发,几乎要炸开一样!

  如果,母亲在天宗真的出了事,楚炎甚至准备将整个天宗,夷为平地!

  “小主人,你要尽快去一趟天宗,主人遗留在天宗之内的本命灵纹,越来越弱,随时都可能熄灭....都怪我!都怪我....”

  妖夜很认真的说道,随即,跪伏在地上,满脸的愧疚之色....

  “要是我能突破到武皇境,就能延续主人的生命神魂.....都怪我!呜呜呜....”

  妖夜跪在地上,泣不成声,满脸泪痕....

  “生命神魂!?是什么!?快说....”楚炎吼道。

  楚炎心急如焚,特别是听到母亲处于危险之中,而眼前这个家伙,每次出现在自己面前,说不了两句话,就会发疯,自己那有时间听他哭,当然趁他现在清醒,赶紧问清楚,才是关键,否则,等他失心疯了,想说都说不了啦。

  听到楚炎的吼声,妖夜赶紧止住哭声,开口解释道

  “十五年前,主人从极北洲回到中天大陆,被关在居殿里整整半年时间,之后,天宗宗主找过主人一次,从那之后,主人就再没有出现过,只是留下一块生命灵纹,在她的居殿之中.....”

  “三年前,我突然发现,主人留下的生命灵纹,开始变得不稳定,极为暗淡,情急之下,我以自己的神魂灌注其中,才能维持主人的生命灵纹....”

  “但是,两个月之前,主人的生命灵纹又出现了问题,就算我灌注再多的神魂进去,都无法让它恢复正常的样子!我估计,这一次,主人真的遇到麻烦了....所以,我才来找你!”九天战帝

  妖夜说完,直直的看着楚炎,接着说道

  “我只是主人的本命灵兽,虽然部分血脉契合,但不可能和小主人相比,你是主人的血脉之亲,可能,也有你的神魂,才能救主人.....”

  “神魂!?灌注神魂!?”

  听到这,楚炎满脸惊诧,一脸不敢置信之色,他终于明白,为什么这个小男孩,见到自己三次,却总是在关键时候,突然发疯....

  原来,他竟然以自身神魂,来维持母亲的生息!

  什么是神魂!?

  就是神识和灵魂,一名武者体内,最为根基的本源,蕴含神识和灵魂的代表,就是精血!

  大陆上,所有的灵兽师,都是以自身精血,长时间滋养灵兽,就是通过自身精血,将自己的神识和灵魂气息,融入灵兽体内,以达到灵契相合的目的。

  但是,损失大量精血,可能造成任何重大损伤,而这种损伤,没有特殊手段,极难恢复。

  可是,自己的母亲又遭受了什么!?

  竟然会生命气息黯淡!?

  代表她生息的生命灵纹,如果真的一直黯淡下去,或者直接崩灭消散,那也就代表着......永远逝去!

  “神武啸天宗!你们给我等着.....”

  楚炎猛然间发出一声仰天怒吼,全身气息如怒海网易般翻滚汹涌.....

  “小主人,我立即赶回天宗,打点一切,三日之内,请你一定要到天宗来找我.....”

  妖夜从地上爬起来,无比认真的对楚炎说道。

  “好!三日之内,我必到天宗!”

  楚炎重重一点头,脸色决然的回答道。

  见到楚炎答应下来,妖夜一直紧绷的身体,猛然一松,长长的出了口气,随即,他小手一挥,收了笼罩书房的气息,凝重的看了楚炎一眼,便转身离去...

  妖夜的目光,有担忧、有希望、有溺爱,有自责,等等各种复杂无比的情绪,让楚炎脸色微微一怔!

  虽然他只与妖夜见过三面,每一次,他都是在救自己,就好象一直守在自己身边一样,时刻保护着自己。

  这个妖夜,令楚炎心中微微一暖!

  如果没有猜错,一定是母亲,让他这样做的.....

  “母亲.....你等我!”

  一语回荡,各种情绪涌上心头,楚炎双眼顿时一阵湿润模糊!

  “楚炎!”

  就在此时,宫云天走入书房之中,见到楚炎独身而立,身形落莫,不由的出声唤道。王妃凶猛:王爷跪下唱征服

  “呃....宗主!”

  身体一颤,楚炎立即从千万思绪中惊醒过来,赶紧拱手行礼道。

  “宗主!?”

  听到楚炎的话,宫云天却是眉头微拧,双眼直愣愣的看着楚炎,双目炯炯.....

  “呃.....师尊!”

  自己现在名义上,已经是宫云天的亲传弟子,而且,再加上月儿这层关系,再叫宫云天“宗主”的话,还真有些不太合适,所以,楚炎只是一愣,便立即明白了宫云天的意思,赶紧改口。

  “嗯,臭小子,算你识相,说说吧,什么情况?”

  宫云天轻笑着,慢步走到座位上,缓缓坐下,看着楚炎,一脸慈爱笑容....

  “呃,....”

  见此一幕,楚炎顿时有些反应不过来....

  这还是自己认识的那个宫云天吗!?

  这那是那个上古八宗之一的药宗宗主吗!?

  楚炎对宫云天的印象,一直停留在九灵玄天宗,与叶枫惊天一战的那一幕....

  当时,宫云天高坐于八方看台的主席台主位上,一脸傲然天下的气势,仅这份气度,就镇压全场.....

  “楚炎,你要记住,我是一宗之主不错,但我也是一个父亲....”

  见到楚炎的错愕之色,宫云天怎么可能猜不到楚炎所疑,顿时目光一闪,语气柔和的说道。

  “父....父亲!?”

  这一刻,楚炎识海猛然一颤,无数道灵光在他脑海中猛然闪过,看着宫云天此时的和谐面容,顿时让楚炎心中不断升起一丝丝明悟!

  不错!

  在外那怕执掌天下,纵横大地,只要放下刀剑,我就是父亲孩子和家人!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

  杀戮不可怕,可怕是不知道为什么杀戮,在杀戮之中,被血腥和疯狂迷失双眼,失去自我,变成一个只知道嗜血的怪物.......

  “原来.....这就是杀戮之道!”

  突然间,楚炎在青莲秘境中,所领悟的杀戮之道,仿佛太阳高升,驱散所有黑幕,整个世界,陡然间全部亮了!

  “嗯!?”

  宫云天见到楚炎神情突变,神识一扫,发现楚炎竟然参悟了,不由得脸色一怔,满脸愕然之色。

  “好可怕的天赋,随便一句话,都能成长!”

  宫云天看着楚炎,心中无比惊诧,脸上满是喜色,也不打扰楚炎,只是将神识散出,涌向四面八方,为楚炎护法。

  过了良久,楚炎失神的双眸,猛然一亮,瞬间从明悟中清醒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