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3章 该恐惧的,是你--赛车比赛游戏网

第1893章 该恐惧的,是你

嘭的一下,地面溅起大股灰尘,旭武帝和两位冥族长老,同时一怔。

  什么情况!?

  天上掉人下来!?

  根本不等他们反应过来,天空上,又是一道人影直落而下,落在旭武帝他们面前。

  其中一只脚,还踩在地上那道人影的脸上。

  “楚炎!?”

  旭武帝、两名冥族长老,一抬眼,看到来人,齐齐一怔。

  “久违了!旭武帝!一别许久,没想到,今日能在这里再见面!”楚炎轻轻一笑。

  此时,他脚下的人影,猛然一颤,好象醒了过来。

  “三...三叔,救我!”

  颤抖的声音传来,旭武帝的双眼瞬间圆瞪,顺着楚炎的脚,往地面看去。

  可是才一眼扫过,整个人的身体猛然一摇,只感觉眼前一黑,差点没站稳。

  “文...文军!?”

  “圣子!?”

  “对子!?”

  三人异口同声,满脸惊愕之色,怎么也没想到,楚炎脚下踩的,竟然是圣子莫文军。

  “楚炎,你给我放了圣子!否则....我...我...”

  猛然一怔之后,旭武帝顿时惊醒过来,一抬头,再看向楚炎的眼睛中,全是血畿,直接开口吼道。

  只不过,一句话说到一半,却是怎么也说不下去。

  因为,此时楚炎脚下踩着的,不仅仅是冥族圣子,更是他旭武帝的侄子,一位刚刚晋升冥族圣子的侄子。

  如果不出意外,不用多少年,这个侄子还有可能,成为冥族的族长!

  所以,此时楚炎脚下踩着的,那里还是一个人,根本就是旭武帝的命。

  “放了他!?”

  闻言,楚炎却是笑了,轻轻摇了摇头。

  “你...你不要以为,你挟持着圣子,我就不敢动手!”

  旭武帝满脸紫青,厉声咆哮,全身帝威,冲涌八方,将四周的座椅,冲得七零八落。

  不过,嘴上说着,他还真不敢动手。

  因为,他很清楚,此时,侄子的命完全捏在楚炎手里。

  就算自己实力滔天,可是这几步的距离,就算能轰杀楚炎,那怕只要半息时间,楚炎一脚踏下,莫文军必死!
锦绣娘子
  “少废话!把耳皇给我送出来!”楚炎眉头一皱,冷声喝道。

  在城门前,楚炎只所以留莫文军一命,就是想拿他交换耳皇,要不然,早就一剑斩了,怎么可能让他活到现在。

  “好!好!好!不要冲动,万事好商量!”旭武帝听到,赶紧开口,一边回答楚炎,同时转头瞪向在场一位冥族长老,喝道

  “何长老,快,将耳皇带过来,要快!”

  “是!”何长老不敢怠慢,赶紧闪身而去。

  不到十息时间,去而复返的何长老手里,提着一个高大的身影,正是....耳皇!

  “楚...楚炎!?你....”

  被何长老制在抓下,耳皇满脸憔悴,看到楚炎,顿时眸光一颤。

  “耳皇,你没事吧!?”楚炎见到耳皇还活着,顿时脸色一喜,开口问道。

  可是,就在此时,楚炎脚下的莫文军,猛然一个狗爬前冲,就在挣脱楚炎的控制。

  “找死!”

  发现莫文军异动,楚炎抬手便是一拳轰出。

  “圣子,快跑!”

  另一名冥族长老,同时也是一拳轰出,砸向楚炎轰出我拳罡。

  轰!

  拳对拳,虚空爆裂,狂暴的力量瞬间炸开。

  只见那位冥族长老,口中鲜血狂喷,身体倒飞而出,撞向背后百步之外,一面青石墙上,瞬间昏了过去。

  而莫文军此时,刚刚爬出几步,正好处于爆炸的中心位置,被炸开的气浪,直接掀飞千步,落向旁边一个院落之中。

  “文军!”

  眼此一幕,旭武帝双眼欲裂,一个纵身,紧追莫文军,扑向另一个院落。

  甚至为了怕伤害到莫文军,连那面墙壁,都没有直接轰开,而是跃身而过。

  刚一落地,便看见,莫文军满脸血污,胸口一个脚印,深陷胸腔,胸骨尽裂,体内经脉齐断,气海被封,形同废人!

  “嘶...!”

  就算是旭武帝,见到莫文军的伤势,都是倒抽一口冷气。

  莫文军的实力,他最为清楚,没想到,遇到这个楚炎,竟然连丝毫还手之力都没有。

  而且,带着一个圣殿千人队,还被打得如此之惨。

  到了现在,旭武帝终于明白,以前自己完全低估了这个楚炎。盛世萌宠:搞定天帝大人

  十方神域中,轰杀两族圣子,看来,楚炎并没有外力帮助,完全是靠他自己的实力。

  下一刻,旭武帝的眼中,点点血光不断绽放,整张脸,瞬间狰狞了起来。

  猛然扭头,目光所过,帝威冲涌,直接将面前的石墙整个轰飞,狠狠瞪向楚炎。

  而此时,楚炎已经将另一名冥族长老,同样解决,将耳皇抢到了手中。

  “楚炎,没想到,你真的会来!”耳皇气息不稳,显然也是受了重创。

  不过,他看向楚炎的目光中,全是感激之色。

  虽然他也知道,楚炎实力惊人,可是,以一人之力,独闯幽影城,面对昔日,将他们两人追的满大陆逃命的旭武帝,耳皇根本没想到,楚炎真的来了。

  “楚炎,你快逃,不要管我!”耳皇吼道。

  就在此时,旁边的旭武帝,却是一步步重踏而来,全身帝威如潮,双眼中满是杀意。

  “逃!?”

  旭武帝冷哼一声,满脸铁青,看着楚炎和耳皇道

  “今日,你们两个,一个也别想走!而且,我会慢慢的,将你们折磨死,将用生魂祭炼之法,让你们的神魂,永受折磨,才能泄去我心头之恨!”

  “到时候,你们就会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恐怖和后悔!”

  旭武帝每一步踏出,身上的帝威,便会强大一分,眼中的怒火,也会狂暴一分。

  要知道,侄子莫文军,是他的全部希望,现在却被楚炎打得,生死不知。

  所以,旭武帝十分后悔,当初在九重山,为什么不直接杀了楚炎。

  “既然你都开口了,那么等一下,就按你说的办吧!”楚炎缓缓起身,嘴角轻扬,笑道。

  “什么!?”旭武帝一愣。

  就按自己说的办!?

  这个楚炎,什么意思!?

  难道,他准备投降,或者自杀!?

  就在旭武帝一愣神的功夫,楚炎下一句话出口,几乎让旭武帝整个气炸。

  “不过,应恐怖和后悔的,是你!”

  楚炎说着,手中长剑一抖,身周剑气冲涌。

  “你...找死!”

  暴怒的旭武帝,那里还忍得住,双手举拳,一个暴冲,双拳齐出,直直轰向楚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