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9章 南天神帝--赛车比赛游戏网

第1929章 南天神帝

    随着楚炎和月玲珑的越走越深,通道尽头传来的乐曲,更加的清楚起来。!



    这乐曲之声,给人一种极为朦胧优美的感觉,让人心情完全放松,不由自主的微笑,但渐渐的,乐曲之一股哀伤感滋生而出。



    “好好听的曲子!”月玲珑满眼失神,小嘴轻扬,缓步前进。



    “怪!真气和神识,都无法隔绝这乐曲!”



    而此时,楚炎的心神,却猛然一沉,心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



    以楚炎现在的武道意志,普通的乐曲,那怕再是优美绝妙,只要楚炎想无视,便可以完全听不见。



    但是,现在这首,不论楚炎如何,都无法从那乐曲,置身物外。



    终于,再次走了千步之后,乐曲声变得微弱了起来



    而楚炎和月玲珑两人,也终于走到了通道尽头,到达了古墓的核心之地。



    只不过,当两人驻足,抬头看向眼前时,却同时一愣,眼全是惊愕之色。



    只见,出现在两人面前的场景,不是石殿,也不是石窟,而是



    一片绿树成荫,花团绵秀,小桥流水,木屋菜地,到处都是青山绿水,春意盎然。



    几只灵兽奔走在远处的树林,大朵的鲜花盛开的满山遍野。



    而最为显眼和醒目的,便是那棵宛如遮蔽了半边天空的樱花之树。



    山坡的木屋前,一株过十丈高的樱花树耸立,一阵微风吹过,带起漫天的粉色花瓣飞扬,宛如下起了一场花雨。



    “这这是世外桃源吗!?”楚炎双眼圆瞪,满脸的不敢置信。



    楚炎怎么也想不到,在这神魔大战的古武战场,令人闻之色变的噬神湖底,古墓之,竟然是这样一付景色。



    墓外是魔煞喧天,阴物肆虐,而这墓,却是一片世外桃源之景。



    这落差,也太大了吧!?



    “咦!?那边有人!?”目光一扫,楚炎猛然发现,远处的半山坡,那边木屋前的樱花树下,秋千旁,两道人影缓缓浮现。



    轻轻高扬的秋千,一袭白裙的女子,笑声如铃。



    她的身边,一位身形挺拔,面容俊朗的白袍男子,身背灵刀,满脸宠溺笑容的看着秋千的女子。



    这一刻,樱花漫天,白裙如雪,飞扬半空,浓浓的缠绵和温情,充斥整片天地。我的篮球进行时



    仿佛没有了全世界,只有这沉浸在幸福之的白袍男女。



    “这两个,好象”



    楚炎看着眼前的景象,识海想起,在古堡壁画看到的那一对青年男子,不由的失神。



    可是,在此时,异变骤生。



    “好好美啊!”



    站在楚炎身边的月玲珑,见到如此美景,一双灵动的大眼睛,精光闪烁,那里还忍得住,一声惊呼,娇小的身形,如一阵风般,冲了出去。



    “不要!”楚炎一怔,急声大喝。



    只可惜,还是晚了一步



    随着月玲珑飞掠的身影,眼前的绝美之影,宛如沙尘风拂,不断消散。



    所有的美丽景色,犹如风卷残云,不到几息时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连刚刚还一脸兴奋的月玲珑,此时,也满脸惊愕的停了下来,站在那里,看着远处,山坡,那株高大的樱花树,缓缓消散。



    而随之消散的,还有树下的秋千,和秋千白裙如雪的女子。



    唯有那身负长刀的男子,身处在漫天星光之,脸的笑容,渐渐凝固。



    十息之后,眼前的所有景色,全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昏暗的石殿,到处都是黑暗和冰冷。



    唰!



    负刀白袍男子的身体一颤,猛然扭头,看向楚炎和月玲珑,眼的红光闪过,却是满眼的血丝。



    “哼!”



    一声重哼响起,狂暴的杀意和帝威,宛如潮水般冲涌,席卷整间石殿。



    被这股杀气和帝威扫过,楚炎和月玲珑的脸色,齐齐一变。



    这股气息,实力极为恐怖,恐怕那尊白袍男子的修为,怕是超过了位武帝之境。



    “见过前辈,我等不是故意”



    楚炎一抬手,拱手为礼,刚要为月玲珑刚刚的鲁莽之举解释一下,可是,一句话没说完,却只见那尊白袍男子的身影,猛然一闪,原地消失。



    等白袍男子再出现时,却是已经到了楚炎面前,手凭空出现一个酒瓶,直直递到楚炎面前。



    “喝了它!”回到明朝当海盗



    不容抗拒的威严之声,带着神识冲击,一双满是血丝的眼睛,紧紧盯着楚炎。



    “前辈,这是?”楚炎一愣,接过酒瓶,低头看去。



    酒瓶之的液体,晶莹清亮,灵气充沛,却没有一丝酒的香气,明显不是灵酒。



    “小楚炎,不要喝,那是绝情水!”



    在楚炎看着手酒瓶,犹豫之时,月玲珑冲到楚炎身边,急声提醒道。



    “绝情水!?”楚炎一怔。



    “嗯!?你竟然认识!?”白袍男子扭头,看向月玲珑,一眼扫过,却是脸色猛然一愣。



    满是血丝的眼睛,在看到月玲珑的脸,还有那一袭白裙之时,眼的血丝缓缓消失,连身的帝威和杀气,也瞬间消失不见。



    “馨儿!”



    一声呢喃,仿佛带着万般柔情,蕴含着无尽相思,让人心神轻轻一颤。



    可是,仅仅凝视了几息时间,白袍男子的目光,由激动到失落,最终还是变得无力了起来。



    两行清泪落下,白袍男子轻轻摇了摇头,缓缓转身,仰头看向天空。



    “你不是馨儿!我欧阳南天,再也不可能见到馨儿!我不配!”



    最后三个字说出,仿佛用尽了白袍男子全身的力气,刹那间,一身白袍的欧阳南天,身的白袍开始不断消融



    甚至连着身的皮肤血肉,也随着白袍,仿佛沙砾般,随风轻扬。



    不到几息时间,原本身形挺拔,面容俊朗的白袍男子,再出现在楚炎和月玲珑面前时,只余下一尊金色骨架。



    “欧阳南天!?”月玲珑看着金色骷髅,灵眸一颤,失声道



    “你你是南天神帝!?欧阳南天!?百万年前,苍穹第一刀,南天半神的欧阳南天!?”



    苍穹第一刀!



    南天半神的欧阳南天!?



    楚炎瞳孔猛缩,看向身边的月玲珑,又看向面前的金色骷髅,满脸惊诧。



    半神!?



    这世,真有半神境武者存在!?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