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章 一拳败双杰--赛车比赛游戏网

第222章 一拳败双杰

    当着陈严两家众多长老执事的面,只要自己比陈烈更快杀死楚炎,那可是大出风头,而且是名声上压过陈烈的绝好机会。

    与严通的张狂不同,陈烈却是一脸冷笑,望向楚炎的眼神之中,全是不屑和蔑视。

    在他看来,溶洞地宫之中,若不是那个小孩子的突然出现,楚炎早就变成了一具尸体。

    “楚炎,看来,你还是不明白,你不过是个强壮一些的蝼蚁,在我面前,还如此嚣张”

    陈烈的话,令所有人脸上,同时现出讥笑之色,望向楚炎,满脸戏虐。

    “废话就不要说了,我就问你们,敢…不敢!?”

    楚炎摇了摇头,冷笑着,直接质问道。

    “笑话!杀你一个渺小如蚁的楚炎,有何不敢!”

    “楚炎,不用三招,就能取你性命!”

    严通和陈烈在各自家主的目光示意下,争先恐后的朝着门外冲去。

    在二人穿过家族防御大阵的光幕之后,身上的气势瞬间释放,一拳一掌朝着楚炎猛然攻出。

    陈烈和严通自然明白家主的意思,谁能最先击杀楚炎,在事后分配天级妖晶时,所属的家族,自然会占上不少便宜。

    因此,二人的拳掌攻出,自然是毫无保留,绝招尽出。

    楚炎挺身而立,眼见陈烈和严通的拳、掌呼啸而至,如江河奔腾,气势喧天。

    陈烈的掌印,冷厉似冰,一掌拍出,四周的温度骤然直降。

    严通的拳劲,暴烈如火,拳风灼热,如热浪般焚天灼地。

    陈家两家,数百人见此,均是面露得色,微笑点头,对代表着两家的天才子弟,露出敬畏得傲然之色。

    下一刻,楚炎动了,双拳轻抬,稍一蓄力,便猛然齐齐轰出,迎向同时攻来的拳掌。

    轰!轰!

    两声暴响炸开,陈烈和严通的身体同时向后一翻,落回了原地,第一时间望向收拳冷笑的楚炎,四目之中,全是震惊。

    “这…这不可能!”

    两人对视一眼,眉头轻皱,同时露出疑惑之色。

    “楚炎,你突破了?”

    陈烈目光扫向楚炎,上下打量着,脸色阴冷的问道。

    “不错,先天境一重天!”楚炎道。

    “果然…哼!看来我们要认真一些了!”陈烈看向严通,缓缓抽刀在手,目中尽是杀意。

    “笑话,先天境一重算个屁,接我这一枪!”

    严通说完,手中闪出一根银色粗重长枪,枪体之上,两条金色流光不断流转,枪气逼人。

    这柄长枪,是严通借着灵宝被楚炎斩断的机会,从家族里讨要来的镇族之宝。

    真武阶灵宝,双龙夺天枪!

    此时,严通手中的长枪化为一抹银色流星划过长空,瞬间跃过几十步,刺向楚炎。

    一点银雪寒光在眼前绽放,快速放大,耀眼如飞星破月,锋芒之抛,霸道无双。

    空气中,一道银色轨迹划过,技惊四座。

    就在那点寒光破空杀至,距离楚炎不到十步的瞬间,却是猛然一震,一道枪芒化为百十道。

    近百道银色流光好似百颗银色流星,汇集成一场银色流星雨,罩向楚炎。

    楚炎双眼微眯,十步之外,便能感受到枪芒之中蕴含的惊人威势,阵阵锋锐之气,仿若能刺穿一切,无可阻挡。

    死!死!死!

    这一枪,用尽了严通九成实力,全身真气!

    亮剑式!

    楚炎右脚踏出,一剑如急流冲涌,又如万江归海,剑光夺目,剑啸穿耳!

    刹那间,一道剑芒斩破虚空,忽明忽暗之间,所向披靡,一路穿过枪影流星雨,直捣严通胸口。

    严通面色骤然一变,楚炎的这一剑,完全出乎他的意料。

    苍促间,双手抽枪,如流龙翻身,身体猛然凌空旋转,借力一下,大枪横扫千军,带出一道恐怖枪风。

    “银龙爆八方!”

    一声低喝,严通手中大枪骤然爆发出一团绚烂光华,光华涌向枪尖,喷吐出可怕的锋锐之气,瞬间爆炸而出,如一道半牙弯月,掠向楚炎。

    与此同时,在严通扫出惊天一枪时,旁边一直伺机而动的陈烈,眼中闪过一道阴冷精光,猛然抽刀出手。

    “三千狂浪斩!”

    陈烈一身先天境四重天的气息,如同要沸腾一般,轰然爆发,手中弯刀,化为一道红光撕裂虚空,从侧面斩向楚炎。

    强横的刀气如一头疯兽,带着丝丝赤红真气,激荡四面八方。

    这一刀,人刀合一,刀意纵横。

    就在所有人忍不住,就要为这惊天一刀,惊呼出声之时,异象突生。

    一道剑光出现…破空!

    二道剑光出现…惊雷!

    剑如惊鸿,快到极致,仿若刚刚亮起,便已经隐没….

    楚炎身周无数道剑意龙卷,席卷呼啸,手中昊天剑上,一白一暗,两道灵光骤然亮起。

    剑体微颤,剑呤之声,如龙行九天,洞宵苍穹…

    碰!碰!

    剑芒撞上刀芒,碎!

    陈烈倒飞而出,如一块破布般被轰飞百步,摔落地面,喷出大口血污。

    剑芒斩过枪劲,碎!

    严通倒飞而出,发一块石头撞在院墙之上,弹落地面,连喷血雾。

    仅仅是眨眼之间,楚炎的剑已经收回剑鞘,满脸不屑的望着陈烈和严通。

    二人的脸色惨白如纸,双目之中,全是惊骇…

    可怕…!

    太可怕了…!

    上一次与楚炎对战之时,二人中任何一人还能与楚炎平分秋色,而现在,仅仅两天不到,楚炎手里的剑,就完全变了。

    刚刚那两道剑芒,快…无比的快!

    二人甚至都没有看清楚,但被轰飞,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败的。

    心中生起一种无力感,令他们很清楚,那一剑,如果再次闪现在他们面前,结果仍然一样。

    “这…这是什么剑法?”

    最先反应过来的陈烈,挣扎着从地上站起来,眼神颤抖,全身颤抖,惊惧的问道。

    “你…不配知道!”

    楚炎扫向陈烈,眼神中满是轻视,冷声道。

    “不….我怎么会输!他…不过是个普通人,蝼蚁一般的普通人,而我…是天才,是名震王城的四公子之一,我怎么会输?杀…杀了你!”

    严通从地上爬起来,双眼布满血丝,脸色憋的紫红,青筋暴起,瞪向楚炎,眼神中,全是疯狂和暴戾。

    “啊~~~!夺天棍!”

    噗…

    下一息,严通以受伤之躯,强运真气,结果,一棍挥出到一半,张嘴喷出大口血雾,直接晕死过去。

    “啊!来人,快,将他救回来…”

    见到严通倒下的一幕,家主严诚脸色大变,转身对着身后人连连喝道。

    同时,严诚身侧的陈恢,也是一脸铁青的挥了挥手。

    接着,几个人冲出来,将晕倒的严通和受伤的陈烈带回了院中。

    楚炎静静的看着这些人将二人救走,紧咬着牙齿,持剑的双手颤动不已,双眸中杀气如芒。

    可是,就算他再想斩杀这两人,却根本不能动手。

    因为,父亲楚江还在他们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