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棺材药鼎--赛车比赛游戏网

第66章 棺材药鼎

    “公子,这里就是我天方阁的仓库,你随意挑选吧,我在此等你!”

    老者十分客气的对楚炎说道。

    楚炎点了点头,便踏步入内。

    进入库内,放眼看去,无数百木架上,放着各种大小形状的药鼎,而且,在墙角地面,也堆的到处都是,令楚炎有些错愕。

    “看来这天方阁还真是赚钱!”

    楚炎喃喃自语着,沿着空着的地面,小心前行,眼神四处扫视着,查看着各种药鼎。

    “虽然只是普通的药鼎,但还是认真选一个好的吧!”

    楚炎暗暗寻思着,却是越走越远,不经意间,竟然穿到了里间的一具只有数百平方的房间内。

    这里比外面的上千平方面积,要小的多,给我一种拥挤的感觉,特别是堆置数不清的布满灰尘的各式药鼎。

    楚炎沉心挑选,基本上都是一扫而过。

    “咦!?”

    突然,楚炎的识海中,那团黄色武魂光团,却是猛的惊醒过来,在楚炎的识海中翻飞着。

    楚炎身体一怔,停住了脚步。

    这种感觉,就象当初火焰武魂遇到那三星妖火时一样。

    “难道…”

    楚天略一沉吟,但双眸精光闪过。

    抬手摸向身边的一尊白色药鼎,这是一个六方体型的药鼎,上下双圆,周边为六个等长的边,看起来,形状极为奇特。

    慢慢伸出手,楚炎刚要触摸到它时,识海内的黄色武魂光团,却突然停了下来。

    “不对,不是它!?”

    楚炎一怔,随即伸手将它推开,在它后面,一尊灰色的长方形药鼎出现。

    “长方形!?”

    楚炎一阵错愕。

    药鼎的形状多为圆形,少量的方形和多边形,这种长方形的极为少见。

    这尊药鼎太奇怪了,怎么看,都感觉象口棺材,六个面上隐约有些模糊的纹路。

    拿在手里,识海中的黄色武魂立即狂暴起来,四处乱冲着,想要脱体而出。

    “就是它了!”

    楚炎强压住黄色武魂的光团,抱着这尊有近一米长度的药鼎朝外走去。

    经验!

    武魂暴动时,极有可能遇到珍稀之物。

    将这尊药鼎搬到门口,老者看到,神情猛然一怔。

    “公子,你怎么选了这尊药鼎,这尊药鼎放在这里不知多少年了,因为外观象…棺材,所以,从来没人看上,公子,你确定选它?”

    老者抚了抚胡须,善意的劝说着。

    “就它了!”楚炎越看越感觉不错,决意道。

    老者又劝说了两句,看到楚炎态度坚定,但不再说什么,将楚天恭送到店门口。

    将棺材药鼎收入契约空间,楚炎离开方天阁,又在集市上淘了一份常见的炼气丹的丹方,采购了十几份炼制炼气丹所需的灵药,便离开了黑市。

    回到大统领府,楚天进入房间,关好房间。

    将几样东西召出,整齐的摆放在面前。

    罗铜丹炉、炼气丹的丹方、一小堆灵药,全部准备齐全。

    拿起自己购买的那些草药,放在手中仔细的观察,每一株看看的极为认真。

    虽然他不是药师,但从小看着父亲做灵药生意,时间久了,渐渐对灵药也有了一些经验。

    “天地间草木灵植众多,有的可以直接服用,但如果炼面丹药,效果将成倍提升。”

    楚炎沉呤中,将所有灵药检查了一次,却又眉头轻皱了起来。

    “还是不稳当,炼丹的重点,是成丹机率,虽然是最简单的黄级二星灵药,可依旧极容易失败。”

    盘腿坐下后,楚炎深吸口气,目光落在罗铜丹炉上,真气催动之下,火焰武魂腾起,手掌里出现一株火红色丹火。

    这株淡黄色三星妖火,被火焰武魂炼化之后,颜色变为了火红色,虽然不知道是几星等阶,但绝对要比原来的三星要高。

    而且随着上次火焰武魂吞噬了黑衣人尸体后,这株丹火的颜色好象发生了一些变化。

    挥手将丹火扔进丹炉内,整时火焰在丹炉内猛燃,整个房间内容热度攀升,丹炉更是肉眼可见的微红起来。

    “炼气丹,普通二品丹药,适合先天境以下。”楚炎极为认真,脑海中将炼气丹的药方细想了几次后。

    开始炼丹…!

    拿起一株灵药,体内真气散出,形成一股劲气狠狠一搓,顿时那灵药化为无数粉末,落入丹炉之中。

    碰的一声,丹炉立即升起阵阵浓烟。

    楚炎面色一紧,在雾气出现的刹那,双手如飞的将准备出的灵药全部搓成粉末,一一撒入丹炉内。

    探出神识,小心的控制着炉内丹火的温度,使得药雾越来越浓。

    楚炎眉头紧皱,神识控制到极限,双眸闪出明亮的光芒,死死盯着丹炉,操控着火焰缓缓改变温度。

    额头上的汗水在高度精神集中下,大颗的滚落。

    轰!

    一个时辰后,一声音闷响从炉内容轰开。

    与此同时,焦黑雾气四散,楚炎只感觉一股浓烈的刺激气味传来,连连咳嗽之下,赶紧朝炉内看去。

    一堆黑色的残渣!

    “失败了…”楚炎眉头紧皱,目露思索之色,回忆着刚才炼丹的所有细节。

    没有失望,也没有泄气,而是全神沉入反思之中。

    整整一个晚上的时间,楚炎的脑海中,将第一次炼丹的过程反思了千百次。

    温度、时机、比例等等,这些关系着成丹机率的条件,差之毫厘,便会有天地之别。

    第二天,天刚亮之时,楚炎开始了第二炉。

    轰!

    丹炉再次爆鸣,大团的浓烟散开,炉内仍然是一团残渣。

    楚炎双眸一紧,性子中的执着,在心中腾腾的升腾而起,伸手捞起那些残渣,仔细检查,又反复比对丹方,楚炎完全陷入了痴狂之中。

    又是一天时间过去….

    第三次开炉,看着炉中的灵药粉末缓缓融合成团,楚炎眼中刚刚升起希望之色。

    轰!

    失败的丹炉发出轰爆之声,楚炎双目圆瞪,死死的瞪着那个罗铜丹炉。

    良久,楚炎轻轻坐下,凝神闭目,再次陷入识海,仔细沉思了起来。

    日出日落,月亮日辉,一天一夜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