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终于逃回国-残王毒妃-赛车比赛游戏网
残王毒妃

第90章终于逃回国

    第90章 终于逃回国

    第90章 终于逃回国

    楚倾瑶难以置信的抬起头,早就猜到会是这样不是吗?为什么她还会难过?第一次,绵姨为了素如一打了她一耳光,她尊敬她是长辈忍了,凭什么第二次还要让她忍?

    她没有逆来顺受的习惯!

    “王爷的意思是要我被打了左脸还要再送上右脸吗?”她讥讽又失望。

    轩辕炙盯着她,目光极冷,楚倾瑶倔强的与他对视,她不觉得自己有错,如果再来一次,她依然会反击。“楚倾瑶,下不为例。”轩辕炙的眼睛移到一旁。

    她觉得身上一轻,转身要走,就听他道,“过来。”

    她后退了一步,警惕的望着他。

    “楚倾瑶,本王让你过来。”轩辕炙的目光冰冷冷的,只看一眼就让楚倾瑶心寒。也不知道她是哪来的勇气,忽然大步冲过来,扯着脖子不屑的道,“轩辕炙,我就对绵姨动手了,你想杀就杀,别以为我楚倾瑶会怕你!”

    轩辕炙一愣,这女人是傻了吗?他什么时候说要杀她了。

    他将她扯到面前,将手掌贴到她胸前,缓缓向她体内输入内力帮她平复刚刚翻涌的气血。刚才事发突然,他用力有些大了。

    楚倾瑶只觉得胸前有温热的力量钻进来,全身都酥酥的发麻,整张脸像被火烧般变得粉红粉红,偏偏轩辕炙还在一本正经的继续,她想逃开,却偏偏失了力气。

    好不容易等他收手,她身子一软就向他栽去。轩辕炙手快的扶住她,诧异的道,“怎么还没好?你还难受吗?”

    “没,我好了。”楚倾瑶觉得自己好丢脸,推开他就跑了出去。等她跑到外面,才发现这里是碧落院,该跑的人是轩辕炙好不。

    呼吸了半天外面的冷空气,她转身进屋,见轩辕炙还在。没好气的道,“你未婚妻受伤了,你怎么不去看?”

    轩辕炙神情淡淡,“楚倾瑶,你在吃醋?”

    要说一点不嫉妒是假的,不过楚倾瑶绝不会承认。她抿抿唇,“王爷该走了,免得一会绵姨再冲过来向我兴师问罪,怪我拐跑了别人的未婚夫。”

    轩辕炙挑眉,他怎么听出了浓浓的酸味。心情没来由的大好,决定不和这女人一般见识,起身回天寂阁。不管怎么说,素如一受伤,他总该去看看。

    宇文景瑞受伤逃走,牵连出苍隼国在很多年以前派到天琼的一批细作,最近几天皇上一直在忙着调查这件事,根本没时间来找炙王麻烦。

    还有半个月就过年了,宇文天香终于来到医门。

    “站住,什么人?”医门弟子直接将她拦下。

    “苍隼国宇文天香求见医门大长老。”宇文天香咬牙说出这句话,上次的事,大长老肯定恨死她了。

    医门弟子不怀好意的笑起来,“你等着,我马上去通报。”

    上次大长老和天香公主的事,医门私下里也有好多人在偷偷议论,此时见天香公主竟然指名要见大长老,不得不让他想太多。

    弟子回来说大长老让她独自上去,既然来了就没有回头路,宇文天香神情一肃,很快到了大长老院中。到了这里,她却犹豫了。

    心慌得跟什么似的,手心里全是冷汗。她好害怕,万一大长老怀恨在心,偷偷把她杀了怎么办?没等她思考太多,房里就走出来一名年轻的弟子,“师父请你进去。”

    前方是万丈深渊还是地狱呢?

    可是这两者又有什么区别?此时的宇文天香已经被嫉妒冲昏了头脑,如果她还有一丝理智,都不会来找大长老。

    大长老是什么身份?是夜染大陆上数一数二的人物,有人让他吃了闷亏,他不报复你才怪。

    可她就是放不下炙王,他卓越的身姿,冷峻的容颜都让她魂牵梦绕,那样的男子,唯有一国的公主才能与之相配。

    弟子在身后把房门关上,屋内的气氛顿时压抑起来。

    “宇文天香见过大长老。”她愧疚的不敢抬头。

    大长老阴着双眼,“宇文天香,你还敢来见我?”

    “大长老恕罪,上次的事根本不是天香本意,天香一直敬重大长老,怎么会做出那种事情来。”宇文天香觉得自己没有退路了,必须要取得大长老的信任。

    回苍隼国的下场还是会被送到这里,既然结局一样,为何她就不能采取主动?

    大长老冷哼一声,“天香公主的敬重,本长老倒是领教过了,怎么,这次就是你一个人来的?宇文景瑞不会又等在暗处想陷害本长老吧?”

    宇文天香赶紧道,“大长老,小女独自来医门,就是诚心想给大长老道歉的。”

    大长老怀疑的看着她,他现在对苍隼国的太子和公主可是恨得要死,哪里还肯再信他们的鬼话。“宇文天香,本长老不接受你的歉意,不过你既然自己送上门来,本长老也不会对你客气。”

    宇文天香脸色一变,“大长老,请你帮帮天香,只要你帮我这一次,以后天香……”

    大长老冷笑,一步一步逼过来,“鬼话连篇,原来是有所求才来的,那你告诉本长老,帮过你这次之后,你要如何?”

    “以后天香就是你的人。”宇文天香说完自己都懵了,恨不得打自己两巴掌,她还要嫁给炙王,怎么可以对大长老许出这样的条件?

    大长老听完不屑的大笑,“你以为本长老会缺女人?就凭你上次对本长老做的事,死一百次都不够赎罪。”

    大长老在宇文天香面前站定,忽然伸手掐住她的脖子,“宇文天香,你去死吧!”随着手上力道的不断加大,宇文天香已经翻了白眼,可她就是不敢反抗。

    等她彻底晕厥,大长老才狠狠的将她甩了出去,任由她躺在冰冷的地上。他眼中怒意涛天,敢诬陷他的人,他一个都不会放过。

    “行舟,把她关进地牢。”

    房门打开,前面的男子进来将宇文天香拖了出去。

    考虑了两天,大长老修书一封,命人送往苍隼国,他只提了一个要求,要宇文景瑞从医门山下一步一叩首的上来给他赔礼道歉,另外再出十万两黄金把宇文天香赎回去。

    此时的宇文景瑞正一身落魄的躲在天琼北部野外的一处山洞里,他没想到这次会被轩辕炙逼成这样,不但有国难回,还被困在了野外吃了上顿没下顿。可他试了多少次都无法冲出设在边境处的关卡,被炙王制得死死的。

    连日的逃逸,连件换洗的衣服都没有,现在的他就像是一个叫花子,衣衫褴褛,浑身脏臭。不过一想到夕微公主,他又觉得筹码扔握在自己手上,只要他逃回苍隼国,就可以用一品红颜的解药要挟炙王。

    他要娶夕微公主!

    他不怕天琼不同意,反正夕微的人都已经是他的了。只要他把事情传出去,天琼丢不起这个人。

    天太冷了,他望了眼身上露棉花的破袄子,赶紧走出山洞,得趁天没黑赶紧打只兔子当晚餐。等他回来时,手里拎着一只兔子,腋下还夹了一捆柴火。

    他迅速的升火,将兔子架起来烤,当兔肉的香味溢出来时,他顾不得还没熟透,急急的撕了一只兔腿就开啃。

    等兔肉金黄,他已经啃完了这条腿,刚把兔子从火堆上拿下来,就听到外面有脚步声。他心一凛,迅速的冲向洞口。

    “主子,是我。”来人在洞外停住。

    “越泽,怎么是你?”当看清来人,宇文景瑞长出了一口气。越泽是他的一名得力属下,这次他来天琼并没有带上他。

    “主子,我听说你在天琼出事了,便找了过来。”越泽担心的道,“主子,你没事吧?”

    宇文景瑞脸一沉,“怎么会没事?炙王已经封锁了这一带,对了越泽,你是怎么过来的?”两人又折回洞里,宇文景瑞狼吞虎咽的啃完整只兔子。

    “属下是混进了一个商队,所以没费什么力气就过来了。”

    “妈的轩辕炙,总有一日,老子要让你好看。”宇文景瑞狠狠摔了手上的骨头,“越泽,那商队要多久才回苍隼国?”

    越泽摇头,“那个商队里都是天琼的人,是回家过年的,所以年前他们不会再走了。”

    宇文景瑞一指洞外,“你马上进城,不管用什么代价一定要联系到商队,本太子绝不能缺席大年夜的晚宴。”

    “属下马上就去。”

    经过几天几夜的奔走,越泽终于联系上一个在大年夜前三天出境的商队,在进入苍隼国的那一刻,宇文景瑞差点哭出来,谢天谢地,他终于逃出生天了。

    楚倾瑶在外面奔走了一天,终于采买了一车礼物,命车夫替她送去韩府,年前,她手上的事比较多,根本没时间再去探望祖母。

    “王妃,我先送你回府吧?”

    “不用,我雇车回去。你直接去韩家,帮我转告老夫人,就说等年后我就去看她。”楚倾瑶催促车夫快走,再过一会天就黑了。

    等马车一离开,她就听到有人在叫她,“姐姐,楚攸姐姐!”这声音好耳熟!

    她惊喜的转身,看到花千妍张开双臂向她跑来,“妍儿?”她大喜,上前几步将妍儿抱住。见她小脸冻得通红,心疼的问道,“妍儿是和哥哥来的吗?”

    “嗯!哥哥在那里。”花千妍指了指身后。十几步外,花惜陌正一脸微笑的望着她,脸上是久别重逢的喜悦。

    他走过来,“楚姑娘,别来无恙?”

《残王毒妃》最新章节《 第90章终于逃回国》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46/146861/401979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