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除夕夜家宴-残王毒妃-赛车比赛游戏网
残王毒妃

第93章除夕夜家宴

    第93章 除夕夜家宴

    第93章 除夕夜家宴

    她灼热的唇正在啃咬她的锁骨,大手也不老实的在她身上游移。“轩辕炙。”她试着叫他。

    男人没反应,只是吻得更加激烈。唇滑过锁骨继续向下,她身子一颤,轩辕炙,你个浑蛋,手腕一动,银针已经刺进他小腹。然后顺手一推,将他推开。

    她不敢再睡,睁眼到天亮。轩辕炙醒来时,先懵了一下,昨天是他娘亲的祭日,他一个人喝了好多久,醉得不醒人事。到后来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来了碧落院。

    见他望过来,楚倾瑶脸一红,不知道昨晚的事他记得多少。轩辕炙像个没事人般,从床上起来,“今日过年,晚上宫里有家宴,等回来本王陪你一起守岁。”

    看来他什么都不记得了,楚倾瑶心里一松。

    因为今天是过年,楚倾瑶早早就把铺子关门,让大家回家过年。青倚安顿好李叔,便回到王府。“主子,新年大吉大利。”青倚一脸笑容,能和主子一起过年真好。

    “大吉大利。”楚倾瑶拿出早就准备好的银票塞到她手里,“赏你的。”

    青倚笑嘻嘻的收起来,“主子晚上是要进宫吗?”

    “嗯,你和红檀在家里包饺子,等我回来一起煮。”过年嘛,大家就是要一起热闹热闹。

    青倚喊着红檀,两人去帮王妃挑选晚上要穿的衣服。掌灯时分,轩辕炙进了碧落院,问青倚,“你主子呢?”

    “王爷,主子在换衣服。”

    轩辕炙坐在外间等了一会,就见楚倾瑶一身素雅粉衣出现在自己面前,玉容天颜,秀气精致。往日里经常披散的秀发今日挽了个简单的髻,一只玲珑玉簪将她衬得出尘脱俗。只看一眼,便再也移不开。

    见他盯着自己,楚倾瑶的脸不争气的红起来。

    “走吧!”轩辕炙收了眉眼,当先往外走。

    两人上了马车,楚倾瑶才发现轩辕炙今天穿了一身紫衣,与黑衣相比,少了一抹肃杀却多了一分贵气。他目色平淡,面容俊朗,身上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龙延香。

    他平日里好像从来不用香料。

    家宴设在长乐宫,他们两人到时,其他人都已经到了。三皇子七皇子并肩走过来,对着轩辕炙行礼,“澈儿(衍儿)见过十四皇叔,十四皇婶。”

    “平身吧!今日是家宴,没那么多礼数。”轩辕炙一脸平和。

    楚倾瑶看了一圈,竟然没看到夕微公主。心里疑惑,她毒都已经解了,怎么没来?

    跟着轩辕炙走到他们的位置坐下,六皇叔就一脸醉意的道,“十四弟,你和弟妹可来了,我都喝了一壶酒了!”

    轩辕炙眼色漠然,“六皇兄府上要是缺酒,改日十四弟送你几坛。”

    楚倾瑶忽然觉得有一束目光看得她极不舒服,她望过去,一眼就看到太子阴冷的眼神。她不屑的移开目光,她就喜欢太子看不惯她,又干不掉她的样子。

    轩辕炙冷眼看向太子,吓得他赶紧移开目光,装作欣赏一旁的宫女。

    没过多久,皇上皇后陪着太后一起从房里出来。一番跪拜之后,大家重新入坐。太后扫了一眼众人,不悦的问道,“皇后,夕微公主怎么没来?”

    “母后,夕微……”

    “夕微怎么了?”太后把夹起的菜又放了回去。

    “夕微一直闷闷不乐,家宴之前,臣妾亲自去微蓝殿叫她,她说身子不舒服,就不来了。”皇后看了眼楚倾瑶,“依臣妾看,家宴之后,应该让炙王妃再去一趟微蓝殿,看看是不是夕微体内还有剧毒未解?”

    轩辕炙脸色变了变,今日的家宴他只是准备走个过场,在这里出现一会就回去。皇后的话明显是在挑事。宫里那么多太医,夕微的毒解没解,他们会不知道?

    太后眼神锐利,看向楚倾瑶,“炙王妃,你说实话,公主身上的毒你到底解没解?”

    楚倾瑶想要起身回话,却被轩辕炙拉住,她只好坐着道,“太后,夕微公主所中的一品红颜,臣妾解得非常彻底,绝不会再有余毒。”

    太后哼了一声,随便看向众人,故作惊讶的道,“吃啊!都看着哀家干什么?今日可是除夕夜,得合合乐乐的吃了这顿饭,为来年讨个吉利。”

    六皇叔带头道,“母后说得对,新的一年天琼一定五谷丰登,国泰民安。”他起身举起酒杯,对着皇上拜了一拜,“皇兄,六皇弟敬你。”

    皇上撩了一眼轩辕炙,满意的喝了一口,“六皇弟放心,有朕在,天琼定会风调雨顺,国运昌隆。”

    楚倾瑶在心内冷笑!皇上你以为自己是神仙啊?还有你就能风调雨顺,真是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六皇叔坐下来,皇上的目光落过来,他在等炙王给他敬酒。楚倾瑶偷看了眼轩辕炙,见他拿了桌上的酒壶,正在给自己满上。皇上特意挺了挺腰板,他已经想好了轩辕炙给他敬酒时,怎么拒绝了。

    待轩辕炙放下酒壶,他已经松开酒杯,想好的说辞就要脱口而出。没想到轩辕炙的举动却大出他的意料,只见他举起刚倒的酒,优雅的一仰头,酒液顺着喉咙滑入口腔,喝完还舔了舔嘴巴,明显没喝够。

    皇上的脸当时就青了,轩辕炙,你敢如此扫朕的面子!朕拿你没办法,还修理不了楚倾瑶吗?

    眼看着他就要发怒,太子一脸兴灾乐祸,巴不得父皇把炙王干掉,没了炙王的保护,看他怎么修理楚倾瑶。他不要的女人,绝不能比他过得好。

    七皇子端起酒杯给皇上打圆场,“父皇,儿臣敬你,祝我天琼国运昌盛,世代繁荣。”

    “七皇子有心了。”皇上向征性的抿了一口,觉得心头的火气小了些。有了七皇子带头,其他几位皇子也纷纷效仿,一人敬了父皇一杯酒。

    最后一个起来敬酒的是太子轩辕睿,只见他先是不满的扫了眼炙王,才冷声道,“儿臣敬父皇,愿父皇福寿安康。”

    太子的话取悦了皇上,只要他活着,皇位就会永远是他的。炙王再厉害,也只是臣子。他笑着举杯,“太子这一年表现可圈可点,明年继续努力。”

    “儿臣谢过父皇。”得到父皇的肯定,太子激动得满脸通红。

    皇上再次看向轩辕炙,见他还是没起身的意思,心下大恼,正捉摸着怎么难为楚倾瑶。太后已经开口,“今日是我们轩辕家的家宴,各位皇子和六皇叔都已经向皇上敬过酒,只差炙王,不如炙王也敬你皇兄一杯,咱们也图个吉利。”

    太后开口,皇上立马端上了架子。

    轩辕炙站了起来,皇上就等着他一开口,自己好狠狠的羞辱他一番。却听他道,“母后,儿臣身子不适,已经不能再喝,不如等来年再敬皇兄。”

    太后张张嘴,这完全超出她的意料。在她还没反应过来前,皇后已经发怒,“炙王,本宫看你一直在喝,怎么轮到给皇上敬酒,就不能喝了?你这明显是在对皇上不敬!”

    轩辕炙在心内冷笑,“就因为本王一直在喝,此时才喝不下了。”

    “炙王!”皇上终于怒了,“你这是在挑衅朕的威严。”

    轩辕炙忽然笑了,“臣弟处处为天琼考虑,事事以皇兄为重,皇兄如此紧逼臣弟,无非是怕自己皇位不稳,臣弟今日把话撂在这,本王对那个位置从来没兴趣。皇兄与臣弟,还是各自安好。”

    “你放肆!”皇上一摔酒杯,轩辕炙已经起身,“臣弟府中还有事,先走一步。”在楚倾瑶还没反应过来时,已经被他拽着走出长乐宫。

    一路上,楚倾瑶都提心吊胆,生怕皇上会派人来追。一直到他们进了炙王府,她才一把抱住他,“轩辕炙,你都要吓死我了,你是不是疯了?”

    他难道就不担心惹怒皇上的后果?

    轩辕炙抚上她脑袋,“有本王在,你怕什么?”他已经收到消息,苍隼国频频调兵,怕是随时都会攻打天琼。今年雪大,苍隼国的牛羊冻死大半,那些人没东西裹腹,定会大举进攻北域。

    在这种时候,皇上根本不敢动他。

    “轩辕炙,他是皇上,手里握着你的生杀大权,我不准你下次再去挑衅他!”楚倾瑶气得推了他一把。

    轩辕炙揉揉她的头,“今天是除夕夜,谈些开心的。”

    楚倾瑶一阵无力,闷闷的往回走,身后是轩辕炙渐行渐远的脚步,他是去陪绵姨和素如一了吧?心里涌起深深的失落。今天本该是一家团圆的日子,如果不是宫中有宴会,她今晚怕是都看不到他。

    意兴阑珊的走进碧落院,见高挂着的红灯笼,将小院照得火彤彤的,倒也喜气。青倚和红檀正在院中堆雪人,雪人已经快堆完了,胖胖的身子圆圆的脑袋好可爱!

    “主子,你回来了?”青倚最先看到她,扔下铁锹奔过来。

    “王妃,奴婢没想到你回来得这么早,我马上进屋去烧水。”红檀望了眼大门,没看到王爷不禁有些失望。

    “雪人堆得不错,堆完我们再进屋。”楚倾瑶情绪一振,有红檀和青倚在,她也不孤单。

    红檀跑去厨房拿了胡萝卜,给雪人当鼻子,青倚从屋里拿出两枚纽扣当眼睛,红檀想了想又从屋里拿出一块红萝卜扣到雪人脑袋下方当嘴巴。

    青倚拍拍手,“大功告成。”红檀绕着雪人转了几圈,“王妃,你看雪人多好看。”楚倾瑶从脖子上摘下丝巾围到雪人脖子上,看着淡紫色的丝巾在夜风中飞扬,她明眸一转,豁然浅笑,不管是在哪一个时空,大家堆出来的雪人都是一样的。

《残王毒妃》最新章节《 第93章除夕夜家宴》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46/146861/401979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