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牵连到韩家-残王毒妃-赛车比赛游戏网
残王毒妃

第103章牵连到韩家

    第103章 牵连到韩家

    第103章 牵连到韩家

    就算没看到,楚倾瑶也明显感到他的目光。暗暗观察了一会,便知道他是有事瞒着自己。她喝了最后一口汤,“惜陌,饭也吃完了,你有什么事赶紧说。”

    花惜陌如此为难,肯定是关于自己的。可她左思右想,不知道这世上还有什么事是与自己有关的?

    楚家散了,再说那里也没有她在乎的人。忽然,她惊住,努力平息自己的惊慌,又自嘲的笑起来,自己在那男人的心里还没那么重要。她离开也有些日子了,也没见他有什么行动。

    “真的没什么。”花惜陌移开双眼,装作没什么事。他想等她武艺大成,到时候不管她做什么,他都义无反顾的支持。

    楚倾瑶起身,眼色冷下来,“和我有关的,只有韩家,告诉我,韩家到底怎么了?”

    “韩家没了。”花惜陌的嗓子像被人掐住,艰难的说出这四个字。

    自从楚倾瑶来了之后,他已经知道天琼京城韩家是她的至亲。所以他这次路过天琼时,才特意拐去韩家,想替她看看老夫人是否安好。

    等他到了韩府,却只看到一片烧焦的断木残垣。为了弄清楚韩家到底怎么了,他特意在那多留了三天。

    查到的消息竟然是炙王因为炙王妃失踪责难于韩家,而在当晚韩府就在一片大火中灰飞烟灭,消失殆尽。

    楚倾瑶如遭雷击,皎好的脸上顿时血色尽失。她努力让自己站直身子,却还是凄惨的晃了几晃,死咬住下唇,鲜血一滴一滴的淌下来。

    韩家,轩辕炙你怎么敢……

    “姐姐,你怎么了?”妍儿不知道韩家和姐姐的关系,吓得赶紧扶住楚倾瑶。

    “倾瑶,对不起,是我去晚了。”花惜陌看着女子极痛无声的样子,心揪了起来。如果他早去几日,说不定就能使韩家幸免于难。就算救不出全府,哪怕救出一人她也会好受些。

    听说炙王曾经外出了一段时间,才回京城没几天。可他一回来就对韩家发难,责令韩家三日内必须交出王妃。

    楚倾瑶抬头,面上已是一片冰冷,可她努力挤出一丝笑容,“谢谢你告诉我这个消息。”古武门与韩家相隔甚远,如果没有花惜陌,她哪里会知道韩家的变故。

    她放开妍儿,“妍儿,今晚姐姐想自己睡。”

    妍儿想说什么,张张嘴见哥哥对自己使眼色,将姐姐送回屋就出来了。她大概也猜到了一些,跑回来问哥哥,当她听到韩家和姐姐的关系时,恨得直咬牙,那个炙王也太不是东西了。

    姐姐明明不喜欢他,他还想用杀人来挽留不成!

    楚倾瑶倚在墙上,身子无力的滑下去,双手捂脸,压抑的悲伤奔涌而出,泪就那么无声无息的流下来,怎么也止不住。

    轩辕炙,你怎么可以如此绝情?

    韩家是她在这世界上唯一的温暖,却被他无情的毁了。她眼前划过两人在床上颠鸾倒凤的画面,心都在泣血,那晚,她怎么就喝成了那样,稀里糊涂把自己送给了他。

    轩辕炙,韩尚书一身正气,你怎么下得去手?你怎么就那么狠呢?

    她早就想好了,等有了武艺防身后,她就离开古武门,找个地方开家医馆,安稳自在的度过这一生。可是就连这小小的愿望,她都无法实现,轩辕炙,我恨你,此生我与你誓不两立。

    泪水似决堤的江水纷涌不绝,压抑的哭声听得外面的妍儿也跟着掉泪。

    花惜陌心疼的望着房门,替妍儿擦掉眼泪,使眼色让她回去。妍儿担心姐姐,本不想走,见哥哥一脸愠怒,只好乖乖离去。

    花惜陌一个人留在这里,眼中的担忧那么分明,有好几次,差点就想推门进去安慰房中的女子。他紧抿着唇,眼中是一波一波滔天的怒意。

    楚倾瑶坐到地上哭到嗓子都哑了,到最后连一滴泪都没了,只是愣愣的坐着,像个没了灵魂的布娃娃。

    当晨曦的光线透过门缝射进屋里时,花惜陌推开房门,心不由的一疼。只是短短的一夜,地上的女子就憔悴得没了颜色。苍白如雪的脸,红肿如桃的眼,还有那干裂的唇,让他从心底升出一种保护欲。

    这个女子,他想护在自己的羽翼下,这辈子都不会再让她哭。

    伸手轻轻扶起她,“倾瑶,我扶你上床睡一会。”

    她咧了下嘴,发出沙哑难听的声音,“我想回天琼。”她一定要亲自去看一眼韩府,也许花惜陌只是看错了,老夫人还好好的呆在那,像以前一样等着她去看她。还有舅舅舅母和表哥,他们一定还活着,一定是花惜陌看错了。

    眼角有泪又落了下来,顺着脸颊滑进嘴角,咸咸的,花惜陌伸出手,想帮她擦一擦。又觉得于理不合,只好又收回去。

    “收拾一下,我陪你去。”他放开她,走了出去。

    楚倾瑶对着镜子看了一下境中狼狈的自己,觉得心都在滴血。攥起的手中指甲狠狠刺进掌心,那里早已殷红一片。

    快速的洗漱后,随便带了两件衣服,她就来到外面。

    见她出来,花惜陌从怀里掏出一张薄如蝉翼的面具,“去把这个戴上,然后我们下山。”等她接过后,又怕她自己戴不好,跟到屋里,“还是我帮你,如果贴不好,就容易被人发现。”

    楚倾瑶坐下,在他的提醒下闭眼,只觉得他在自己的脸上抹了层什么,然后就有一个薄薄的几乎是没有重量的东西贴了上来。不一会,就听他道,“好了,你睁眼看看。”

    铜境里是一张完全陌生的脸,肌肤白皙,圆圆的脸盘,她端详了半天,转身和花惜陌下山。

    到了山下,已经有人牵了两匹马等在一旁。她心一痛,想到了曾经和轩辕炙同乘一骑的往事。深吸一口气,当先上马,“走吧!”

    两人披星戴月的赶路,恨不得插上双翅直接飞到天琼。在一个清风习习的傍晚两人终于进了天琼京城。

    京城和她离开时没什么两样,因为天马上要黑了,摊贩们一边往回收拾东西一边说笑,炊烟四起的天空有艳丽的晚霞,随着夕阳的下沉,到最后什么都看不见了。

    两人选了离韩府较近的客栈住下,等到月亮升起来后才过去。

    对着眼前的焦土残垣,楚倾瑶直直的跪了下去。泪再也控制不住,韩家因她而灭,她是罪人,她对不起娘更对不起老夫人。闭上眼睛,仿佛还能听见老夫的笑声。

    她对着正屋的方向砰砰砰磕了三个响头,她有很多话想对外祖说,可她没脸说。她甚至想以死谢罪,可她不能,韩家的大仇未报,她没资格去死。

    她这一跪就是一宿,当四周的府邸人声喧闹起来时,花惜陌把她拉起来。再跪下去,她的腿就残了。楚倾瑶的两腿早就没了知觉,花惜陌抱着她离开韩府。

    他们又在京城留了两天,不管怎么打听,结果都是一样的,都说因为炙王妃的失踪,轩辕炙曾经牵怒于韩家,而在当晚韩家就在一场突来的大火中消失了。据说那场大火烧了三天三夜,韩府从主子到下人,全都死在了大火里。

    楚倾瑶目眦欲裂,眼中寒光粼粼,轩辕炙,总有一天,我要让你血债血偿。

    “我已经安排好人手,只要炙王一离开京城,暗杀他的人就会出手。”花惜陌眼中带着担忧,他不想她活在仇恨里,这个仇他替她报。

    他经历过的,不想她也承受。

    当年,娘亲被人杀害,不只是给妍儿造成了不可磨灭的伤痛,对他也一样。他恨他无能,没保护好娘亲。

    楚倾瑶的双眼渐渐有了温度,他的话让她很感动,可她还是摇头,“这个仇我一定要亲自去报。”

    古武门远在玖月国,本来与炙王府毫无恩怨,她已经害了韩家,不能再连累他。他不是一个人,他还有妍儿,还有古武山上的老老少少。

    花惜陌一愣,“为什么?”

    他是真心想帮她分忧,炙王势大,可他花惜陌还不惧,想杀他虽然难了点,也不是没有可能。再说她一个弱女子想要杀了炙王,要等到何年何月。

    “因为只有那样,祖母才能安息。”

    她向前走了几条街,远远的注视着炙王府,从苍白的唇里吐出一句话,“轩辕炙,你别死,等我回来。”

    轻轻的低喃似情人间的低语,又似恋人之间的告白,只有身侧的花惜陌知道,她是真的恨透了轩辕炙。

    她只想亲手杀他。

    “去水润斋看看,我怕青倚会一时冲动,搭上性命。”很久之后,她淡然开口。有些仇恨,只需要铭记在心。

    到了水润斋,两人以采买饰口的借口被伙计带到了后院。

    “花公子?”青倚一眼认出花惜陌。

    “青倚姑娘,你看谁来了?”花惜陌指了指楚倾瑶。

    青倚看了几眼楚倾瑶,根本不认识,“花公子,小女子与她不相识。”

    “青倚。”楚倾瑶喊出这两个字时,眼圈早就红了。

    青倚愣住,这个声音……这是主子的声音。她快速的走上前,不确信的道,“你是主子?”

《残王毒妃》最新章节《 第103章牵连到韩家》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46/146861/401979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