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被扯进桶里-残王毒妃-赛车比赛游戏网
残王毒妃

第23章被扯进桶里

    第23章 被扯进桶里

    三个时辰之后,七杀带着楚倾瑶见到了轩辕炙。只见他静静躺在那里,气若游丝,脸上是不正常的青灰色。

    她立刻开启医疗系统,同时将手放到他的腕间。脉搏很弱,似有似无的,好像他随时都会咽气一样。

    “王妃,王爷被毒箭伤到了腿,老朽无能,根本查不出来是什么毒。”李老从外面进来,眼中闪着泪花,一脸不安。

    “李老,不怪你。”

    此时,正好医疗系统诊断完毕,没想到轩辕炙竟然中了隐毒,这毒很难解,过热或过冷才会彻底激发毒性。

    现在已经是春天,根本找不到低温的地方,所以系统给出的治疗方案是用药浴来激发他体内的毒素。这种毒只有全面暴发,吃下解药才管用。好在解药系统里就有。

    她低头检查他受伤的左腿,箭头虽然取出去了,却因为伤口太深,血肉糊涂看起来很吓人。

    一番细致的查检,竟然发现断了一根筋脉,看来必须马上动手术。好在,她来了,要不然,她不敢想像。

    “七杀,你去守在外面,不准任何人过来打扰。”

    “属下遵命。”

    当屋里只剩下自己时,楚倾瑶马上拿出需要用到的手术工具,还有消毒药水和药物绷带。最后见帐篷里光线不好,又拿出一台蓄电池无影灯照明。这是她来到这里之后,第一次动用手术专用灯。

    准备就绪后,她开始在帐篷里消毒,然后戴上医用手套和口罩,想了想,又给轩辕炙打了一支麻醉剂,让他感觉不到疼。

    给伤口外部消毒后,开始动手衔接断掉的筋脉。对于她这样的资深外科大夫来说,这样的手术做起来完全没压力。很快她就完成了这台手术。

    剩下的,只能等他伤好之后再说。

    这时,外面传来杂乱的脚步声。

    “七杀,王爷呢?我要见他。”男子的声音带着兴灾乐祸,一听就是来找茬的。

    “王子魏,等王爷醒了,自然会见你,请回吧!”

    “七杀,你是个什么东西?王爷都没说不见我,你给我让开。”

    “你敢!”外面传来七杀抽剑的声音。

    “呦呵,敢对主帅动剑?来人,将七杀给我拿下,格杀勿论。”王子魏早就想除去七杀等人。

    房门在此时被人打开,楚倾瑶冷着脸从里面走出来,目光落到王子魏身上。冷哼一声,“王子魏,谁给你的胆子来本王妃的帐子大闹?”

    王子魏打量着楚倾瑶,眼中的不屑一闪而过,“王妃误会下官了,我只是忧心王爷,想要面见王爷。”

    “王爷正在休养,你还是回去等着王爷传唤。”

    “王妃娘娘,王爷可是一军的主帅,他这一倒下,总得给为臣个交代啊!”王子魏上前一步,七杀过来将他又推了回去。

    楚倾瑶嘴角带着冷笑,“你要王爷给你什么交代?你有何资格让王爷给你交代?”你够资格吗?

    王子魏这才正眼看向楚倾瑶,没想到京城有名的楚家白痴竟然还长了点脑子。陪笑道,“王妃冤枉为臣了,为臣不是这个意思。”

    楚倾瑶根本不想看到他的嘴脸,冷声打断,“既然不是这个意思,那王大人,你可以滚了。”

    王子魏一愣,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被骂了。怒瞪着双眼,“楚倾瑶,你敢骂本将?”

    “王大人,谁给你的胆子,竟敢直呼本王妃名讳。”楚倾瑶说完,就觉得这话好耳熟。

    她进王府当晚,就因为喊了轩辕炙名字,被他无情的挥到了地上。还有为他解毒时,他为了早日赶到北域,逼她交出解药,她也喊了一次,而他说的也是这句话。

    王子魏怒哼一声,讪讪的一挥手,“我们走。”

    “七杀,跟我进来。”人走之后,楚倾瑶把七杀叫进帐篷。

    “王妃,王爷如何了?”

    “腿上的筋断了,我刚给他接上,只是他身上的毒,需要做药浴,只能等伤好之后再说。如果有信得过的亲兵侍卫,多调一点过来,这里要日夜守着。”经过王子魏这一闹,楚倾瑶已经知道轩辕炙此时的处境很不乐观。

    七杀面色沉重,“王妃放心,七绝他们已经过来了,我马上去叫人。”

    “嗯,王子魏是皇上原先指定的北域主帅?”楚倾瑶想弄明白王子魏的身份。

    “他算什么主帅?短短时日内就连丢了天琼十城。”提到王子魏,七杀就火大。可谁让人家是皇上亲点的守将,就算是头畜生,有皇上罩着,别人也不敢动。

    “他敢过来耀武扬威,看来是料准了王爷短时间内醒不过来,想要抢回军中的大权了。”楚倾瑶冷眸微眯,轩辕炙,你身上的伤可要快点好。

    七杀刚调来一队人,李老又来了。担忧的问了问王爷的情况,又叮嘱楚倾瑶要小心王子魏。

    “敢问王妃,可看出王爷是中了什么毒?”

    “隐毒。”楚倾瑶看出李老是真的关心轩辕炙,便没瞒他。

    李老脸色一变,当年他在医门当学徒时,听人提过这种毒,此毒无色无味,一入人体,便致人昏迷。至于如何解毒,他根本不知道。

    “王妃娘娘,此毒怕是不好解。”他忧心忡忡,此时的军营,王子魏可是在虎视眈眈着军权呢!

    “放心,我能解。”李老顿进激动的看过来,“王妃娘娘的医术,老朽甘拜下风。”

    李老走后,楚倾瑶揉着眉心,以后的日子怕是不能安生了。

    她的目光落到轩辕炙脸上,心中升出一股无所畏惧的情绪。

    轩辕炙,不管遇到什么困难,我都不会放弃自己的病人。一如来北域的路上,那么艰难,我们都坚持过来了。

    轩辕炙昏迷的第二天,王子魏就拿出皇上早先对他委于重任的圣旨,以炙王重伤,军中不可无主帅夺去了军中大权。楚倾瑶听说后,依然面无表情的看着轩辕炙。

    军权本就是身外之物,只要人活着,她相信属于轩辕炙的东西,谁都夺不走。

    她每天按时给轩辕炙换药,十天之后,伤口已经变成了一条深紫的疤,已经可以做药浴了。

    “七杀,你马上去烧热水,我要给王爷泡药浴,好加速隐毒的爆发时间。”

    “属下马上去办。”七杀转头就走。

    很快,七杀就提着两桶热水进来,在他后面还跟着面容清瘦的七绝。七绝和七杀一样,都是轩辕炙的暗卫。

    七绝放好木桶,过来给她行礼,“属下七绝见过王妃。”

    “七杀七绝,赶紧把王爷衣服脱了,抱到桶里。”她走过去,用手试了试温度,才把药粉撒到里面。她怕轩辕炙身子太虚弱,一会经不住隐毒的折腾,特意放了些补血养血的药。

    七杀七绝很快就将脱得一丝不挂的轩辕炙抱进了木桶,“王妃,我们就守在外面。”临出去前,七杀道。

    叮嘱他们随时备着热水,楚倾瑶紧张的站在一旁。回为水温太高,本来很安静的轩辕炙忽然低吼了一声,她立马扑到木桶边缘。

    氤氲的热气扑面而来,只能看到轩辕炙露在水面上的脸。只见他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双手在里面胡乱抓着。

    “轩辕炙,你忍一忍。”她伸手进去想要安抚他,哪知道两人的手才一挨上,他就猛的一握,直接将他扯了进去。

    “啊!”她惊叫一声,直接跌到了他身上,溅起一地的水花。

    房门被人迅速打开,七杀扫了一眼木桶,又麻溜关上。七绝在一旁问道,“怎么了?”

    “没事。”七杀暗自嘀咕,其实王妃挺好的,经过此事,估计王爷和王妃的好事将近了。

    楚倾瑶呛了一口水之后,攀着轩辕炙的肩膀想要站起来。妈蛋,轩辕炙,被你泡过的水让本姑娘喝,你这是安的什么心?很脏好吗?

    只要她一动,轩辕炙就会胡乱挥手,最后干脆将她抱在怀里不放。

    时间开始变得凝固,楚倾瑶羞得满脸通红,轩辕炙,你特么耍流氓是不是?别以为没了意识,就可以调戏本姑娘……

    恼怒的抬起手指,正好碰到他肌理分明的胸膛,好结实好有弹性。这么好的手感,不摸白不摸,她做贼似的在他脸前摸了好几把。

    呆在水里全身都湿透了,还坐在一个光溜溜的男人身上,哪怕楚倾瑶的心理素质再强大,时间一长也享受不了这么挑战心里防线的待遇。

    她试了几次都站不起来,只好抬头观察着轩辕炙的俊颜。

    平日里冷峻狭长的丹凤眸此时正紧紧闭着,脸上没了生人勿近的表情,倒是让人不再害怕。她的手抚上他的眼睑,顺着鼻梁划到温热的薄唇,他的唇很好看,因为温度太高,所以颜色淡淡的如同樱花一般。

    看着看着,她忽然吻了上去,只是一个轻吻,心却慌得差点跳出来。轩辕炙,你太优秀了,我想撩你怎么办?

    好久,她才收回心思给他诊脉,发现情况好转了不少,这才有心思考虑自己的处境,要是被七杀看到他们此时暧昧不清的样子,她的脸还往哪放!

    “轩辕炙,你快放手。”她一脸无奈,气恼的在他胸前掐了一把。

    见轩辕炙一直没反应,只好狠心拿出银针,在他身上连扎了几下,等他的手臂无力垂下时,她马上狼狈的逃出木桶。

    看见自己身上不住的往下滴水,楚倾瑶差点哭出来,她可是一件衣服也没拿过来。她害羞的捂了把脸,这玲珑有致的小身板,一会她怎么见人啊!

    感觉到桶里的水温度不够了,她急中生智,抓起轩辕炙的外袍披到自己身上。对着门外道,“七杀,进来加热水。”

    滚热的水被加进木桶,见桶里的药量不够,她赶紧又撒进去一包。整整二天,轩辕炙一直被泡在热水里,楚倾瑶寸步不离的守着。

    到第三天头上,轩辕炙身上的隐毒开始爆发,只见被泡得发白的身子全身变红,身体里的温度也快速飙升,楚倾瑶拿出体温计一测,已经烧到了四十二度。

    她心里一紧,这已经是人体的极限温度。赶紧从系统里拿出两片强效退烧药,塞进轩辕炙嘴里,如果再让他这样烧下去,就会有生命危险。

    见轩辕炙身上已经起了一层吓人的红疹,而她刚喂他的退烧药,根本没吃下去,已经被吐出来了。她大声叫着,“七杀,赶紧进来,把人扶出来。”

《残王毒妃》最新章节《 第23章被扯进桶里》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46/146861/401978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