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死都不道歉-残王毒妃-赛车比赛游戏网
残王毒妃

第25章死都不道歉

    第25章 死都不道歉

    “楚倾瑶,你敢打我?”王子魏缓过神来,大有打回来的架势。

    楚倾瑶冷笑,“打你怎么了?你耽误了本王妃给王爷治病的时间,要是误了王爷的病情,你承担得起吗?”

    “简直是强言狡辩,胡搅蛮缠。”王子魏伸手指着楚倾瑶。

    “将军要是不服,那我们就推着王爷到外面,请全军的将士们给评评理。”

    王子魏咬了咬牙,虽然他再次接手了兵权,但真正向着他的人并不多。他阴阴的看向轩辕炙,咄咄逼人,“请王爷给下官做主,还下官一个公道。下官来找王爷,只是向王爷汇报一下军情。”

    楚倾瑶一愣,没想到他如此不要脸,这是在逼迫轩辕炙吗?

    “王爷,你不用怕他。”惹急了她,大不了把他毒死。

    “楚倾瑶,给王将军道歉。”轩辕炙的话令她大吃一惊,绝对的超出她的意外。轩辕炙,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明明是在为你打抱不平,你怎么可以如此是非不分,让我向这个狗东西道歉?

    对上她不愤的双眼,轩辕炙的心湖波动了一下,差点收回刚才的话。可他面色无波,用冰冷的目光逼视着她。

    我死都不会道歉的。

    楚倾瑶瞬间失望透顶,自嘲的笑着自己,楚倾瑶,你太把自己当回事了,人家根本不需要你多嘴。

    她吸了口气,“我凭什么给他道歉?我的身份比他高贵,是皇上钦点的王妃,能治我罪的只有皇家的人。”他还不够资格。

    对于她的回答,轩辕炙相当满意,却面上不显,愠怒的瞪着她,真到她气呼呼的回瞪过来,他才无奈的看向王子魏。

    王子魏觉得今日给轩辕炙的羞辱已经够了,假装大度的摆摆手,“炙王,下官还有事,先行告退。”

    说完也不等轩辕炙发话,大摇大摆的走了。

    轩辕炙眸深如潭,又寒如玄冰,等他再抬头时,已经一脸平静。楚倾瑶一直气鼓鼓的盯着他,见他望向自己,恼怒的道,“你凭什么让我给他道歉?我没有错。”

    轩辕炙冷冷看着她,“据本王所知,你好像并没有道歉。”根本没道歉,你叽歪什么。

    楚倾瑶被他噎得一愣,气乎乎的站在那里,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轩辕炙艰难的挪动了一下腿,眉心都蹙成了山丘,她心下不忍,上前为他把脉,同时让医疗系统再给他做了一次检查,结果依然是一切正常。她皱着眉心,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按说现代的医疗水平,不可能一点蛛丝马迹都诊不出来啊!问题到底是出在哪……

    “楚倾瑶,监军那边怎么样?”

    “疯了。”军权落到王子魏手上,已经变相的回到了皇上手里,监军的死活,已经没人关注。

    “轩辕炙,不如我们离开军营,去天下广求名医,也许就能医好你的腿。”连医疗系统都指望不上,楚倾瑶知道靠她更不行。

    “不急,等战事结束。”

    楚倾瑶呆了下,这是她第一次喊他名字,没被他吼耶!

    楚倾瑶跑去找李老,想问问他中医有没有什么方法,能医得了轩辕炙。到了那边,看到李老正在教徒弟,也跟着认真的听了一会。

    “王妃娘娘,让你见笑了。”李老有些不好意思,觉得自己是在班门弄斧。

    “李老,我擅长的只是给人医治外伤,对于这些基本根底怕是还没你这些学徒厉害呢!”在李老面前,楚倾瑶可不敢托大。

    两人回到李老的帐篷内,商量了一下午也没研究出来办法,楚倾瑶只好垂头丧气的回来。吃了晚饭,她来到营地不远处的小山。深吸了口气,迅捷的向上爬去。

    前世时,她虽然是名医者,其实也是名跑酷爱好者。虽然平时没时间运动,可每逢周末休息,她都会尽情的出去玩耍一回。

    最近几天,她憋屈得要命。王子魏像个狗一样,一有机会就羞辱她和轩辕炙。她原本以为轩辕炙会反抗会大怒,没想到他竟然学会了逆来顺受。

    哥!这不像你性格啊!

    远处有一双冷静的双眼,正盯着她的身姿蹙眉,她明明不会武功,怎么身手会如此利落?一直爬到山顶,迎着更远山巅处的落日,楚倾瑶觉得郁结之气散了不少。

    迎着山风传来的好像还有嗒嗒的马啼声,她举目四望,终于在古道边看到了一队人马。鲜红如血的斜阳下,五匹纯白如雪的俊马拉着一辆外表奢华的马车走在前方,后面还跟着几十名护卫。

    楚倾瑶暗自猜测着马车里坐的是什么人,单单这五匹白马就够让人瞩目了。可能是她看得太专注,脚下一滑,直接踏空。

    还来不及惊叫,便落进一个黑衣蒙面人怀里。迟来的惊呼声刚一出口,便被一双温柔的唇封住。她顿时呆住,竟忘了挣扎。

    那人抱着他迅速的落到山腰的树上,直到下方的人马走远才放开她。而那人,也在瞬间消失不见。

    “喂……”她大叫,却没人回答。

    她用手背狠蹭了几下唇,怎么这么倒霉啊!又被人亲了。

    等她回到大营,见轩辕炙的大帐里正亮着灯。心里发虚,想到自己刚刚被人占了便宜,忽然有些不敢面对轩辕炙。

    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心虚个什么劲。也许那人只是为了不惊动下方的人,不得已才做出的举动呢!

    她在附近转了一圈又一圈,最后感觉全营的人都睡了,才像鸵鸟一般的钻进帐篷。此时,帐内的灯火已经熄了,轩辕炙合衣躺着,听呼吸声似乎睡了。

    她松了口气爬上床,上床之后又想到轩辕炙的腿,一骨碌坐起来。柔软的双手直接按到腿上,一下一下按着。

    轩辕炙的眉毛都立了起来,这个女人,她到底知不知道她在做什么?他第一次尝到了生不如死。

    他猛地睁眼,额头上已经见了汗珠。冷声道,“楚倾瑶,你到底睡不睡觉?”

    楚倾瑶被他突来的一嗓子吓得一抖,以为自己吵醒他了。讪笑着道,“睡睡,马上就睡。你吼什么啊?大半夜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把你怎么样了呢!”

    轩辕炙一脸通红,这个女人都要把他摸遍了,是真以为他不行是不是?总有一天,要让她知道他的厉害。

    楚倾瑶确实累了,所以很快睡熟。轩辕炙的情况正好与她相反,到了最后干脆点了楚倾瑶的睡穴,跑到外面给自己浇了两桶凉水才好。

    当金色的朝阳升到半空中时,楚倾瑶才醒来。一摸身边是空的,便知道轩辕炙出去了。不悦的嘀咕了一句,不知道你为什么不走,非要留在这里受气。

    中军大帐内,主位上坐着一位发了福的老者,只见王子魏正一脸陪笑的立在一旁。这是轩辕炙被七杀推进来时,所看到的情景。

    看到王国丈竟然到了北域,轩辕炙眼中闪过一抹冷光,狐狸尾巴这么快就要露出来了吗?

    他面色不变,抬眼与老者的目光撞到一起。老者并没有起身,而是笑了起来,“哎呀王爷,听说你的腿病又犯了,真是可惜。”

    轩辕炙嘴角扬起一抹冷冽的弧度,“国丈大夫不用为本王难过,本王已经习惯了。”

    老者眼中精光闪烁,看向王子魏,“可请了大夫给王爷医治?”

    王子魏脸上带着幸灾乐祸的表情,“已经请了,只是军中最好的大夫也查不出是什么毛病。”

    王国丈一听,顿时坐直了身板。

    “来人呀!”国丈大人一声大叫,立刻涌进来十几个人。他一指轩辕炙,“你们以后就留在王爷身边保护他,待回京之时,本国丈要亲自护送王爷。”

    说完又看向轩辕炙,“我这么做王爷没什么意见吧?我可是听说王爷来时,连番被人劫杀。”

    轩辕炙面沉如水,顺从的说了声,“本王自然不会有意见。”

    见这些人还站在面前,国丈大人脸色一冷,“还不把王爷送回去,你们都死了吗?”

    楚倾瑶在外面转了一会,远远的就看到了昨天那五匹白马,正要过去,就听有人叫她,“楚姑娘,没想到在这碰到你了。”

    “许烈?”她嘴角扬起一丝浅笑,有些日子没看到他了。

    “不对,我应该叫你王妃娘娘才对。”许烈掩去眼中的失落。他被王子魏关了这么多天,昨天才被七杀放出来。

    他还记得昨晚自己和七杀打听楚攸的近况时,七杀眼中的冷意,“许烈,别怪我没告诉你,楚攸是王爷的女人。”

    明知道她是王爷的女人,自己应该有多远躲多远,可他就是放不下,就是想再见一见她。

    “还是叫我楚攸吧!”楚倾瑶对王爷的女人这几个字不感冒。她是独立的个体,她永远不会依附一个男人而活。

    许烈嘴角一僵,还是顺从的唤了一声楚攸。

    “许烈,你可知道那几匹白马是谁的?”楚倾瑶还是头一次见到纯白如雪的马,很想上去亲自摸一摸。

    许烈看向白马,眼神冷下来,“那是当朝国丈王何厚的座驾,举国上下,只有他才敢如此独行特立。”

    看许烈的态度,看来对王国丈有很大意见。“他和王爷的关系如何?”

    “王国丈是皇上那边的人。”

    楚倾瑶自嘲一笑,是她愚笨了。自己的女儿能坐上皇后宝座,这位国丈大人与皇上的关系可是比其他人更进一步呢!

    打听到白马的主人与轩辕炙不对付,楚倾瑶也没了去欣赏的念头。军营最近没打仗,也没伤员要医治,她起步又往小山那边走。

    “王……楚攸,你怎么往军营外面走?”许烈追过来。

    “去爬山啊!反正闲着也是闲着,顺便看看山上有没有草药。”

    “我陪你。”许烈不加思索的就把话说了出来,说完自己都一愣,他这是怎么了?

    “好啊!我们比赛,看谁爬得快。”楚倾瑶等许烈跟上来,一起往前走。

    轩辕炙被人‘护送’回来之后,发现楚倾瑶竟然不在。左等右等也没见她回来,不由烦躁起来。用手推了推床,床板向里一翻,他人就消失了。

    楚倾瑶和许烈已经爬到了山顶,满山的春色映着她如花的笑颜,许烈不自觉的看痴了。见她鼻尖上带着细密的汗珠,手不自觉的伸出来,又徒然惊醒,自嘲的收回手。

    暗处那双如旋涡般的黑眸,冷冷盯着许烈,却一动不动,仿佛他已经与山石融为一体。

《残王毒妃》最新章节《 第25章死都不道歉》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46/146861/401978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