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王爷不开心-残王毒妃-赛车比赛游戏网
残王毒妃

第26章王爷不开心

    第26章 王爷不开心

    “许烈,怎么了?”见许烈有些不自然,楚倾瑶不解的看过来。

    “时间不早了,我们该下山了。”许烈觉得此时的时光都是偷来的。能与楚攸共处这么久,他已经足矣!

    楚倾瑶回到大帐时,轩辕炙正冷着脸坐在床上。

    “舍得回来了?”轩辕炙的话里十足的火药味。

    楚倾瑶愣住,爬完山了自然要回来,难道他允许自己私自离开?“王爷这是什么意思?”

    “楚倾瑶,请守好你的妇道。”轩辕炙冷冰冰的看着她,那表情就像她跑出去勾引男人了一样。

    楚倾瑶受不了别人用这样的眼神看她,愤怒的反驳,“要不是王爷非把我逼到军营来,我相信我在王府一定会守好妇道,一个男人都见不到。”

    轩辕炙的脸蓦地沉下来,“楚倾瑶,本王胸前的淤青是怎么来的?”

    “什么?”楚倾瑶已经忘了自己曾经掐过轩辕炙。

    “你给本王做药浴时,本王的胸前怎么会有被人掐过的痕迹?”轩辕炙好心提醒。

    电光火石之间,楚倾瑶已经记起来了,不过这种时候,打死也不能承认。她挺着脖了迎上轩辕炙的目光,“我不懂王爷在说什么,当日抬王爷进出木桶的是七杀和七绝。”

    她直接把罪名扣在了忠心耿耿还武功高强的这两名暗卫身上,当然,轩辕炙更不可能相信。

    轩辕炙冷笑连连,真是嘴硬的女人。

    “本王现在就叫七杀七绝进来,和你当面对质。”

    楚倾瑶当即傻了!她能在背后冤枉七杀七绝已经够良心难安了,要是再当面诬陷,打死她……她也做不出来。

    所以她干脆一扯脖子,抱着破罐子破摔的态度,“就算是我掐的又怎样,要不是你死抱着我不放,我会掐你吗?”

    听着楚倾瑶吼出来的这句,轩辕炙明显一愣。当时他可是一点意识都没有,自己到底做了什么根本不知道。

    他就这么盯着楚倾瑶,一直盯着,直到楚倾瑶受不了了,本着早死早托生的原则,怒气冲冲的质问,“你想怎么处理我?赶紧的,给个痛快。”

    “粗俗。”轩辕炙收回目光,拿起旁边的书,专注的看起来。

    楚倾瑶因为前面冤枉了七杀七绝,觉得理亏,不敢出去面对他们,只好上床把自己蒙到被子里。

    王国丈到军营的第二天,直接将左翼营指为先锋队伍去攻城。左翼营现在折损的只剩下不到二万人,刚走到路上,就遇到苍隼国军队的埋伏。

    厮杀之际,忽然从远处突现一股精锐骑兵,足足有近万人,这些人一过来就和左翼营形成夹击之势,将苍隼国设伏的人包了饺子。

    “杀,一个不准放过。”左翼营大将刘翊一挥战刀,直接下了死命令。那么多的兄弟死在了苍隼狗手上,今日绝不能放过一个。

    两个时辰之后,苍隼国太子宇文景瑞大开城门,带人向着天琼国大营奔来。

    王国丈接到消息后,立马带着王子魏出营,兴高彩烈的拱手,“太子殿下。”

    “轩辕炙呢?”宇文景瑞最关心的就是轩辕炙,这个人不除,就会后患无穷。

    “殿下放心,他已经被我控制住。”

    宇文景瑞脸上现出一抹狡诈,对着身后一挥手,“儿郎们,给我上,杀光天琼大营的所有人,鸡犬不留。”

    王国丈一惊,急忙大叫,“宇文景瑞,你想干什么?”

    多谢国丈大人给我这个机会,等我杀了轩辕炙,占了天琼都城,一定对你重重有赏。宇文影瑞狞笑着,手起剑落,已经砍掉了王国丈的一条右臂。

    “啊!宇文景瑞,我和你拼了。”王子魏持枪还没攻过来,已经被宇文景瑞的隐卫一剑毙命。

    “国丈大人,带我去见轩辕炙。”虽然轩辕炙残了,可一日不杀他,宇文景瑞的心就一日不落地。

    “宇文景瑞!”一个阴鸷的声音,从头顶贯穿而来。宇文景瑞脸色剧变,轩辕炙?

    愣神之际,一支厉箭已经射中了他的胸膛,他闷哼一声,连看一眼轩辕炙的勇气都没有,死死扯住缰绳,手掌一翻,一柄匕首被他狠狠刺在马屁股上,“驾!”

    马儿吃痛,前蹄立起,嘶吼一声,横冲直撞的冲出了大营。

    王国丈听到轩辕炙那一声吼,回头就看到轩辕炙如同煞神一般端坐在马背,眼中是冰冷的杀意。完了!他扑通坐到地上。

    筹谋了这么久,到头来不但被宇文景瑞耍了,此时,怕是连命都保不住。

    宇文景瑞一走,他带来的人马立刻成了没头苍蝇,纷纷掉头想要往回跑。轩辕炙目光冷冽,“不留活口。”

    在王国丈心里已经死在攻城路上的左翼营众人突然出现,与这边的将士形成一个完美的包围圈,将苍隼国这些落水狗完全歼灭,一个不剩。

    大战过后,轩辕炙命人将王国丈看押起来,一个人来到伤兵营,远远的看着楚倾瑶救人。忽然,他神色一冷,在附近竟然又看见了许烈。

    “七杀,把许烈叫来。”大帐内,轩辕炙脸色冰冷。

    当七杀在伤兵营找到许烈时,隐隐知道王爷为啥不高兴了,心里对许烈也有几分不满。他明明都警告过他了,他竟然还不知道收敛。

    “许烈,王爷找你。”

    “七杀大哥,可知道王爷找我什么事?”

    “我只负责传令。”

    许烈被他呛得一愣,快步去见轩辕炙。进帐后,规矩的给王爷行礼,轩辕炙盯着他看了足足有三分钟,就在他觉得腰都要弯断时,轩辕炙才让他起来。

    “许烈,北域战事已了,本王明日起程回京,你留在这里辅助刘诩。”

    说实话,许烈不想留在这,可王爷下令,他又不敢不从,只好低声领了命令,心里却郁闷得要死。

    本以为回京的路上,还能和楚姑娘再相处一段时日,没想到王爷竟然不许他回去。想到这里,心下一惊,难道是王爷看出什么了?

    这个念头一兴起,冷汗就湿透了全身,砰一声跪下,“请王爷放心,末将回京之日,必是立功之时。”

    因为楚倾瑶的极力要求,轩辕炙又在边关多呆了二日,在这两日中,楚倾瑶将别人救不了的人,都优先安排做了手术。

    第三日,她跟着轩辕炙回京。

    与来时不同,回程一切顺利,半个月后,他们就回到了京城。

    马车在王府外停下,楚倾瑶眼中有一丝波动,如果她在路上逃跑,会不会成功?她挪了下身子,刚要下车,轩辕炙来了一句,“你随我进宫。”

    楚倾瑶一愣,她才不想进宫呢!她对皇上那种人讨厌得紧,如果可能,真希望一辈子都不碰面。

    “你无旨出京,必须进宫请罪。”

    “我在军营救了那么多人,得不到嘉奖也就罢了,怎么还有罪了?”她难以接受这个说法。

    “有没有功得皇上说了算。”轩辕炙面露不悦,“如果你不和我去,你就等着降罪的圣旨到了,一个人去面圣。”

    啊?还能这样?

    “我去我去。”一想到要一个人面对卑鄙阴险的皇上,她立刻妥协了,有轩辕炙陪着,要是皇上想杀自己,他总不会见死不救。

    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觉得轩辕炙一定不会丢下自己。

    炙王的马车一直来到御书房附近才停,轩辕炙抬腿下车,眼含深意的望着御书房的方向,直到楚倾瑶下来,两人才一起前行。

    得了皇上的允许,两人进了御书房。

    “臣弟见过皇兄,给皇兄请安。”轩辕炙轻轻行礼。

    见楚倾瑶还杵在那里,扯了下她的手。楚倾瑶只好依样画葫芦,“臣妾见过皇上,皇上吉祥。”

    轩辕啸根本没看轩辕炙,目光冷冷落在楚倾瑶脸上,意味深长的道,“听说,炙王妃的医术很高明?”

    “臣妾惶恐,只会些包扎之术。”楚倾瑶从他脸上看到了深深的厌恶。

    皇上明显不相信她的话,冷声道,“炙王妃,皇弟进宫是有事向朕禀报,你进宫又是为何?”

    不等楚倾瑶说话,轩辕炙已经开口,“臣弟是携同王妃来向皇兄请罪的。”

    轩辕啸冷笑,“皇弟替朕驱除外敌,收复失地,已是立下了天大的功劳,何来请罪一说?”

    轩辕炙就知道他会这么问,不紧不慢的道,“臣弟无旨擅自带王妃离京,实在是臣弟有难言之瘾,才会让王妃跟去服侍,还请皇兄恕罪。”

    一提这事,轩辕啸的脸就一沉。

    本来他还想过些时日,再拿这事出来降轩辕炙一个大不敬之罪。没想到他倒是聪明,将了他一军。

    他沉吟了一会,“皇弟为我天琼立下汗马功劳,朕心里自然有数,就功过相抵吧!”

    “谢皇兄。”轩辕炙面色清冷,看不出喜怒。

    “平身吧!”轩辕啸大手一挥,心里有了几分得意。

    “臣妾谢过皇上不罪之恩。”楚倾瑶觉得腰都要断了,起身之前还得谢恩,妈的,没天理了。

    她奔赴北域,就算没有功劳也有苦功吧!他轻飘飘一句功过相抵就全给抹杀了。

    “皇兄,王何厚通敌叛国,已经押解回京,已经交由刑部,如果没有什么事,臣弟想先行回府。”

    轩辕啸看了眼楚倾瑶,“皇弟可以走了,只是炙王妃怕是不行。母后最后一直念叨着炙王妃,既然今日她进宫,不如去探望一下母后。”

    楚倾瑶的眼睛顿时瞪圆了,进个宫怎么这么多事?她不想去。

    求助似的看向轩辕炙,见他根本没看自己,心里涌起一股失落,他又不是自己的谁,凭什么要替自己出头。

    “母后那边,改日我再带王妃同去,臣弟告退。”

    轩辕啸铁青着脸,却没阻拦。轩辕炙已经转身迈步,走了好几步,见楚倾瑶还站在那发愣。“楚倾瑶,你走还是不走?”

    “啊?走走走。”不走才傻呢!

    不用猜都知道那个老太婆找自己肯定没好事,轩辕炙,我爱死你了!

《残王毒妃》最新章节《 第26章王爷不开心》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46/146861/40197853.html